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家里有矿,心里才不慌!

  
      “福伯你先别问,您以后自然会知道!后面的那样东西不过是用来供人娱乐消遣的玩物罢了!前面的那样东西用处会比较大,但现在很难看出来,需要将承载它的东西造出来才行!眼下的当务之急,是你们先得将这个粉碎机,和高温蒸汽发生器给造出来!”
  
      李泽轩见福伯一脸迷惑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开口解释道。
  
      “好!老夫这就去安排!这两种机器并不复杂,想必三天之内就能做好!”
  
      福伯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哦,对了!福伯!”
  
      李泽轩拍了拍脑袋,忽然叫道:“你们后面在高温蒸汽发生器里融化橡胶的时候,可以加入一定比例的硫磺,具体加入多少,福伯你得派人做个实验!据我所知,在橡胶里面加入不同比例的硫,会影响到最终的橡胶的硬度和耐磨度!我所要做的那两样东西都需要一定的硬度和耐磨度,福伯您到时候若是拿不准主意,可以将所有实验得到的硫化橡胶给我看看,我来选一种最合适的!”
  
      从橡胶原胶乳提炼得到的橡胶叫做生胶,生胶是一种比较软而且受热易融化的直链高分子聚合物,而加硫之后在高温下可以使橡胶硫化,生胶中的部分碳碳双键打开与硫形成二硫键,使得原本直链型的橡胶转化为网状分子结构的高分子化合物,并且硫化后的橡胶具有更好的物理特性。
  
      生胶受热会开裂,机械性能差,耐磨弱而且质软,硫化后的橡胶因为分子之间的交连,熔点提高而且强度增大,橡胶加硫是现代的橡胶制作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步。许多工业产品中的橡胶都是硫化橡胶,比如说轮胎!
  
      福伯没有问李泽轩是从哪儿知道的这些信息的,因为他知道问了也是白问,自家少爷仿佛是生而知之一样,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
  
      “少爷,是不是以后所有的橡胶都要经过这样的处理?”
  
      福伯斟酌半晌后,有些担忧地问道。
  
      李泽轩想了想,回道:“大部分应该都会这样处理,怎么了?”
  
      除了极个别工业产品中的橡胶不需要加硫外,大多数都需要加硫。
  
      福伯苦笑道:“少爷,如此一来,怕是需要不少硫磺啊!咱们上哪儿去买这么多?此次为了提炼橡胶胶乳,我们都快把长安城的醋坊给搬空了,弄得现在醋都涨价了,若是再这样买硫磺,怕是长安城各大药铺的硫磺也会涨价!那咱们这可就造孽了!”
  
      在古时候,硫磺最主要的作用还是药用,李泽轩先前造炸药炸蛇灵山的时候用到的硫磺,就是从药铺买的!硫磺用作药用,最早见于《神农本草经》,在这本书上,硫磺是作为一种中药来使用的,被列为中品药的第三位,能治十多种病。
  
      福伯就是害怕工坊的大肆收购引起硫磺涨价,毕竟药铺的硫磺都是为了治病的,哪里会准备那么多的存货?到时候需要买硫磺治病的病人买不起,还真是在造孽啊!
  
      李泽轩听完福伯的一番话,心底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怪异,他万万没想到提炼橡胶竟然会引起长安醋贵,当然,他更没想到橡胶投入实际应用所需要的一种必须的工业原料——硫磺,居然会如此难搞!
  
      “那咱们先小规模生产吧!反正我给福伯你画的那两样橡胶产品也不着急大批量生产!福伯,您有没有什么信得过的、肯吃苦耐劳的人?”
  
      李泽轩这时候才发现就算他有一肚子的好点子,没有资源照样得歇菜啊!先前的“别摸我”马车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实现大批量生产,为什么?不是因为工坊缺人手,也不是因为缺技术,而是缺铁!还有他之前弄的马蹄铁没有跟朝廷推广,也有缺铁的因素在里面!
  
      据史料记载,贞观年间大唐每年的钢铁产量只有几百吨,没听错,就是区区的几百吨!
  
      几百吨钢铁能干嘛?武装一支一万人的军队估计都够呛!
  
      所以这个时候的钢铁是一种极为重要的国家战略物资,大部分都是流向了朝廷,只有一少部分流落在民间,所以纵然李泽轩的工坊技术再先进,生产效率再高,也不可能说一个月造个几百上千辆“别摸我”马车!
  
      说到底还是家里没矿啊!
  
      李泽轩心里无奈地想到。
  
      “少爷你要做什么?”
  
      福伯一脸奇怪地问道。
  
      “找矿,挖矿!”
  
      李泽轩有些恶狠狠的说道。
  
      前世他是一个穷吊丝,这一世他是一个富二代,他要当矿主,正所谓家里有矿,心里才不慌啊!就是这么个道理!
  
      “找矿~?”
  
      福伯喃喃地嘀咕一声,然后问道:“少爷,这天大地大,该上哪儿找矿?就算是再能吃苦的人也扛不住啊!”
  
      李泽轩面色已经恢复正常,他微微笑道:“这个问题不大,我知道有几个矿的具体位置,只需要派人在那附近找找就成!”
  
      他刚刚回忆了下前世的地理书,知道在山西一带有几个比较大的黄铁矿,所谓黄铁矿,主要就是铁的硫化物,到时候想办法将其提炼,既能得到铁,又能得到硫,岂不是一举两得?
  
      福伯心又是一震,暗道自家少爷还真是啥都知道,他认真地想了想,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少爷想找人帮忙寻矿,老夫倒是想举荐一人!”
  
      “哦?福伯您快说!”
  
      福伯干咳两声,道:
  
      “咳咳!少爷,老夫有一侄儿,唤作福斌,他爹娘去世的早,由老夫一手抚养长大,这孩子…平时虽然贪玩了些,但只要是正事,他肯定会认真对待的!少爷若是……”
  
      “哈哈!那行!明日午后福伯您带那小子来云山找我,我顺便将这几个矿的大体位置跟他说说!”
  
      没等福伯说完,李泽轩直接笑着打断道。
  
      福伯惊道:“少爷,您,这……”
  
      “不必多说,福伯您推举的人,我还是信得过的!哦,对了,福伯你要是有门路能直接收购别人手中的硫矿,只要价格不是很离谱,你就跟我说一声,我去将它买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