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归家,朝会!

      确定好寻矿的人选后,李泽轩忽然又想起了两样新玩意儿,于是他走到桌旁提起笔三下五除二画了一张简易图纸,说道:
  
      “福伯,我这儿还有两样东西,到时候您帮我也给弄出来!这第一个就是用乳胶枕头,先做一个这样的模具,然后往里面直接注入乳胶,之后放进高温蒸汽发生器里面加热,拔出来洗洗就成了!”
  
      嗯,这货要做的就是乳胶枕头,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一直瞎折腾的目的,还不是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嘛!现在材料技术都有了,不先给自己造点好东西享受享受怎么能行?
  
      要说古代人的枕头,最开始的时候是用石头和草束做的,春秋时期出现了竹枕和藤枕,到秦汉的时候,人们开始用丝枕等软枕。唐朝就有点狠了,这个时代盛兴瓷枕,没错,用瓷器做的,那可真是梆硬!
  
      虽然瓷枕的花样繁多(孩儿状,虎形的,龙形等的瓷枕),看上去很好看,但这明显不是李泽轩的菜!他床上的枕头早就换成了木棉塞的布枕了!
  
      但布枕肯定没有天然乳胶枕头睡得舒服啊!
  
      “枕头?”
  
      福伯一听,忍不住大皱眉头,他知道工坊里的橡胶都是王家从南洋之地漂洋过海带回来的,很是珍贵,可是李泽轩却这样利用“职务之便”,大行“假公济私之事”,让他有点想要批评两句。可是他刚把自己的侄子举荐给了李泽轩,现在哪儿好意思开口?于是只能应道:
  
      “行!少爷您要做多少个?”
  
      李泽轩想了想,说道:“五个,哦,不,先做八个吧!其中一个稍微做小一点,给兰儿用的!”
  
      算算人数,他老爹、老娘、媳妇儿、妹妹,再加上小荷、小兮,然后再送他老丈人一个,加起来不就八个了吗?至于他的小舅子,这小子皮糙肉厚,而且大部分时间都住校,正好省了!
  
      (铁蛋哭晕在厕所)
  
      “好,老朽记下了!少爷刚刚说的还有一物,是什么?”
  
      福伯在心里默默记下,然后问道。
  
      “还有一个东西,结构比较简单,我就不给您老画图纸了!上次我给秦伯伯输血用的细管您应该还记得吧?这次我就是想用橡胶来做一批这样的细管,以备不时之需!”
  
      橡胶的作用有很多种,在李泽轩未来的工业帝国种,橡胶的作用绝对是不可或缺的,而乳胶胶管这种东西,做起来也简单,最主要的是,关键时候能救命!李泽轩不介意随手弄一批出来,以后万一用上了呢?
  
      福伯一听,眼睛顿时亮了,“少爷,这橡胶的性质若是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柔软而富有弹性,用来做输血的细管还真是非常适合!”
  
      “嘿,那当然了!”
  
      这都是前世的经验啊!
  
      ………………………………
  
      从工坊回到家里,却被老爹老娘告知说宫里来人传话了,让他明日参加大朝会!李泽轩心里不由很是郁闷!什么大朝会,跟他有个毛的关系啊?他去了能干啥?
  
      得,今晚肯定不能住云山了,在二老的催促下,李泽轩跟韩雨惜简单地收拾了下,便坐着马车回长安了!
  
      兰儿这个小可爱,住云山的现代风格房子住惯了,当然不愿意跟着回长安了,二老为了照看小丫头,只得跟着留下,当然说实话,云山这边的住宿生活环境,真的比长安城那边要好!
  
      傍晚时分,李泽轩跟韩雨惜总算是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长安城。
  
      “少爷,您回来了!三宝想死你了!”
  
      多日不见,甚是想念,站在门廊上的三宝、阿福,见到李泽轩可真是快哭了。
  
      李家整体搬到云山,除了带着小荷、小兮外,并没有带任何下人,主要是云山别院当初设计的时候,就只是设计成了一个迷你版庄园,三宝他们去了也没地方住,总不能跟小荷、小兮她们一样跟主人家住一起吧?话说庞非基他们都还住在书院呢!
  
      看来回头得让书院的施工队给他把云山别院扩建下啊!冬天还可以在那边泡温泉!
  
      “去去去!你小子又不是大姑娘,想少爷我干嘛?”
  
      李泽轩制止了想要扑过来的三宝,没好气地说道。
  
      “哎哟!”
  
      却是这有些不正经的话招惹到了旁边的美娇娘,“相公,你胡说什么呢?”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三宝,让厨房烧些热水,少爷我先沐浴,顺便让赵婶娘开始做饭!”
  
      李泽轩打了个哈哈,然后携着媳妇儿,进了府门。
  
      “哎,小的这就去!少爷、少夫人稍等!”
  
      三宝笑嘻嘻地应了一声,然后一溜烟儿就跑远了!
  
      “嘿嘿,走吧,娘子!咱们回房,一会儿洗鸳鸯浴去!”
  
      见下人们欢喜一阵儿就各忙各的去了,李泽轩忽然凑到韩雨惜的耳边,小声地坏笑道。
  
      “臭相公,你又不正经了!”
  
      韩雨惜的耳根上,立马升腾起了一抹红云。
  
      “嘿嘿,都老夫老妻了,娘子你还羞什么?”
  
      李泽轩臭不要脸地说道。
  
      话说鸳鸯浴这种事情,在他的撺掇下,二人可不是第一次干了。
  
      ……………………………
  
      翌日,钟鼓敲过四下,李府就已经亮起了灯火,仆役们忙着点火烧水,准备给主人洗漱,做早饭。马夫将大白洗刷干净,备好鞍鞯,今日朝会,李泽轩是要骑马的,可没有坐马车的道理。颇通人性的大白仿佛知道自己要派上用场了,十分兴奋地甩着脑袋,打着响鼻。
  
      李府的亲卫这会儿还在云山当教官,但庞非基这个亲卫头子昨日傍晚得知消息后,还是亲自带了两个人在城门关闭前赶了回来。
  
      西院的李泽轩,在韩雨惜的再三催促下,终于起了床。穿上朝服,草草地洗漱完毕,喝了点稀粥,李泽轩骑上大白,带着鸡哥出了府,奔北面的皇宫而去。
  
      “唉,咱这当公务员也真够辛苦的,大早上的就得上班了!”
  
      看着还冷冷清清的街道,李泽轩再一次感慨着坑爹的早朝制度,直到现在,这货也没明白李二今天把他叫过来干啥。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