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三十一章 狗屁的千古佳话!

      按照史书,戒日王在贞观十五年的时候,才开始派遣唐使访问唐朝,而且从始至终也不曾求取过大唐公主。
  
      现在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全因李泽轩这只蝴蝶,煽动了他那小小的翅膀,让历史的轨迹偏移了那么一点点。
  
      要不是他促使朝廷组织船队南下贸易,远在千里之外、正挖空心思想要统一整个印度半岛的戒日王,也不会看到大唐帝国强大的海运能力,更不会派出国之大相亲自来到长安求亲,说到底,他是想磅上李二这条大船,以此迅速统一整个印度!
  
      “荒谬!简直是一派胡言!西汉之时,有昭君出塞铸就汉人与匈奴的千古佳话,今日我大唐怎么就不能将公主嫁与戒日王朝,修两国百年之友好?”
  
      崔善福拂了拂袖子,指着李泽轩,怒声呵斥道。
  
      李泽轩瞪了瞪眼,扬起手就想揍人,崔善福见状,立马后退三步,与李泽轩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放你娘的狗屁!昭君出塞,是我汉人千百年来的奇耻大辱,竟被你说的多光荣似的!”
  
      李泽轩忍住将崔善福暴打一顿的冲动,指着后者,怒声骂道:“你只知道王昭君给西汉和匈奴带来了六七十年的和平,你却没听过《五更哀怨曲》(王昭君在出塞途中所作,满腔幽怨,无限感伤)吧?堂堂的大汉王朝,竟然需要用女人来换取和平,而你等鼠辈,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简直令人作呕!你不配位列朝堂!”
  
      “荒谬,荒谬,千古佳话,到了你嘴里竟然成了奇耻大辱!永安侯,你简直是一派胡言!”
  
      崔善福一张老脸气得发红,指着李泽轩哆嗦道。
  
      “千古佳话?狗屁的千古佳话,不过是被你们这些不知廉耻的文人用来掩盖你们心中的懦弱罢了!“昭君出塞”其时匈奴经历了“五单于争立”的窝里斗,国力早已江河日下;而汉元帝坐享“昭宣中兴”之成果,建昭三年(在西域又灭了郅支单于,西汉朝野可谓是如日中天,呼韩邪只是抱着“且喜且惧”的心态来的,哪有和亲的必要?
  
      就是因为当初某些懦夫贪得无厌,安于现状,想要所谓的万世太平,然后就将一个好姑娘的一生,给平白无故的葬送了!一个被打服了的匈奴首领,到宗主国朝谒,好吃好喝,全程免单不说,还抱得美人归,你说可不可笑?
  
      这也就罢了!更过分的是呼韩邪就去世后,昭君上疏汉成帝,要求回家,却遭到了拒绝,只能改嫁呼韩邪长子,最后了无生念,服毒而死!汉人的刀剑不对外敌,却拿来对付自己国家的女人,尔等不觉羞耻呼~?
  
      再说,和亲和亲,汉人最终求得和平了吗?西晋八王之乱,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大部落趁乱反晋,汉人衣冠险些被异族屠戮殆尽!事实证明,狼永远是狼,不可能变成忠犬!就因为你这样的人多了,才会有那所谓的千古佳话,哄骗百姓,愚弄世人!”
  
      李泽轩双眼发红、字字泣血,向崔善福怒声控诉道。
  
      面对这个被李泽轩揭开的血淋淋的历史伤疤,殿中群臣无不默然,连一贯喜欢挑刺儿的“正派卫道士”魏征,都没有出声反对,而是一脸的若有所思。
  
      不像明末,也不像满清,这个时候的朝臣,大多数都有很浓重的民族情怀的,只能说,所有人的民族脊梁都还在!
  
      崔善福有心想说些什么,但是见到满朝大臣,没有一个站出来帮他说话的,他立马就有点怂了,因为旁边的程咬金,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呢?要是再继续说下去的话,很可能又要挨揍了!
  
      由于鸿胪寺的翻译此时“卡机”了,各国的使者此时只能看到一个长相极为年轻的大臣,在朝堂上与带他们过来的鸿胪寺卿正在激烈辩论,但可悲的是,他们并听不懂二人是在辩论什么?只能在一旁连连给鸿胪寺的翻译打眼色,尤其是戒日王朝的阿罗那顺,这会儿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不得了!要不是崔善福先前叮嘱他们,朝堂上不能乱说话,阿罗那顺肯定就跳出来指责翻译不干事儿了!
  
      但收到李泽轩警告的鸿胪寺翻译,此刻就算被阿罗那顺指责,肯定也不敢给使团们翻译了!
  
      正所谓“剧透一时爽,全家HZC”,他们可不敢给阿罗那顺等人“剧透”!
  
      “好!说得好!俺老程没读过多少书,不懂多少大道理!但是俺老程只知道,用女人换和平的人,肯定是没有卵子的软蛋!咱大唐不需要用女人来换和平!公主不能嫁!小轩说的没错,要嫁也是戒日王朝的公主嫁到大唐来!”
  
      程咬金见崔善福没有继续跑出来跳,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站出来力挺李泽轩,说道。
  
      “老臣附议,永安侯一番言语,虽然含了许多意气成分,但当下的大唐的确无须和亲,况且公主殿下年纪还小,且身子娇弱,实在不宜外嫁!”
  
      文官阵营中,走出了一个略微有些佝偻的老者,正是以果决善断著称的杜如晦。不出意外,在明年,杜如晦就将取代李靖成为兵部尚书,一个文官,能做到兵部尚书的位置,足以见得老杜是一个很有血性的男人!
  
      “老臣也附议!且不说戒日王朝与我大唐素无恩怨,拒绝和亲也不会导致两国翻脸,就算是会翻脸。我大唐也无惧!要战便战,大唐的好男儿从来都不惧战争!况且公主殿下金枝玉叶,岂能远嫁蛮荒之地?”
  
      此次南海行动的“总司令”——李孝恭,也站出来发声道。
  
      “老臣附议!”
  
      尉迟敬德、牛进达、李靖等,武官阵营一致出声,力挺李泽轩。
  
      “老臣也附议!公主不宜远嫁!”
  
      房玄龄犹豫片刻后,随同长孙无忌一起表态道。
  
      至此,朝堂上下基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不和亲,不嫁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