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三十四章 蛮不讲理的任命,滚刀肉式的拒绝!
“朕欲在市舶司设立左右提举,统筹协调我大唐全国海运商贸之事,从三品,挂在民部,但不归民部管辖,遇事直接向朕汇报,有先斩后奏之权,众位爱卿以为谁可担此重任?”
  
  太极殿。
  
  崔善福带着南洋三十二国使者前往偏厅休息后,李二看着下方的群臣,问道。
  
  市舶司左右提举?
  
  大臣们听李二忽然说起这个,不由面面相觑,这个皇帝可真是太强势了!先前不跟他们商议,就宣布说要成立市舶司,现在又直接通知大伙儿市舶司的人员架构,简直是强势到了极点!
  
  但有些人心思却活络了起来,朝廷这次派大批船队南下贸易,所得的丰厚收益让所有人都明白海上的财富是多么的庞大,如果照李二所说的那样,市舶司提举这个位置的权利可就太大了,同时,这个位置的油水也会十分惊人,显然,这是个肥差啊!
  
  “陛下,市舶司提举干系重大,每日所经手的银钱将会成千上万,恕老臣直言,此位置极易滋生贪腐,陛下若真决定设立市舶司,那市舶司提举人选,老臣希望陛下慎之又慎,最好能挑选一个德才兼备、清正廉明之人!既能保证市舶司正常运行,又能为大唐国库开源增收!”
  
  房玄龄转身扫了一眼后面“嗡嗡”议论的大臣,然后越众而出,向李二拱手道。
  
  能说出这番话,证明老房是个真正一心为国、没有私心的人,为了国家的利益,他甚至不惜得罪小人!
  
  李泽轩在后面听到老房发言,忍不住暗暗点头,市舶司掌管着整个国家的海洋贸易,类似于现代的海关,仅税收一项,每日就能得到上千贯的银钱,这个是一点都不夸张,特别是在这个海贸初开的时代,朝廷垄断着所有的海洋贸易,市舶司简直比开银行还要赚钱,而市舶司的提举被李二赋予如此大的权利,简直就是在给贪污腐败提供温床啊!
  
  纵观明清两代的市舶司,与地方豪强互相勾结、贪污腐败之现象简直不胜枚举,造就了不知多少沿海巨富,有些人甚至富可敌国!
  
  这些人全部都是国之蛀虫,因为他们挣得都是原本属于国家的钱。
  
  “房爱卿所言极是,市舶司提举的人选朕会好好斟酌,不知房爱卿心中有无合适人选?”
  
  李二目光一敛,看向房玄龄和善地问道。
  
  “回陛下,老臣心中暂无理想人选!”
  
  房玄龄想了想,回道。
  
  清正廉明、不贪财、为人正派的官员他倒是知道不少,可是满足这些条件的同时,还要懂海贸、大局观强,这样的人就太难找了!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有谁能担此重任。
  
  “嗯,辅机呢?你心中可有合适人选?”
  
  李二点了点头,看向旁边犹如老僧入定般的长孙无忌,问道。
  
  听李二发问,长孙无忌整了整衣冠,不急不慢地上前答道:
  
  “回陛下,刚刚玄龄所虑,极为在理,因此臣认为这市舶司左右提举,应该有河间郡王的一席之地!河间郡王为人正直,断不会为了区区钱财而罔顾朝廷利益,而且河间郡王不久前带领船队南下贸易过,对于海贸之事,他最是了解,所以臣认为河间郡王乃是最合适人选!”
  
  意外!
  
  站在朝臣前方的李孝恭,听完长孙无忌的话后不由大感意外,讲道理,他跟长孙无忌并没有多深厚的交情,长孙无忌为什么要这样抬举他呢?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想当这个提举啊!
  
  因为他是李唐宗室,他要避嫌,他觉得他现在的地位已经够了,再往前就是万丈深渊了!他明白自己不能过多地参与到朝政中去,免得惹人嫌话,或者惹得李二猜忌!
  
  “回陛下,老臣也认为河间郡王乃是市舶司提举的合适人选~!”
  
  听到长孙无忌的建议,房玄龄眼前一亮,出声附和道。
  
  他之前是没想到李孝恭身上,长孙无忌这么一说,他瞬间就觉得李孝恭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嗯,不错!孝恭的确适合!”
  
  李二目光一转,又看向了李孝恭,正欲开口,就见李孝恭连忙上前拱手道:“陛下,市舶司提举干系重大,臣于海贸并无多少见地,只不过是多跑了几里海路罢了,实在难以担此重任,还望陛下另择贤明!”
  
  对别人来说,这个职位是美味的肥肉,可对于李孝恭来说,这个职位却是烫手的山芋,以他如今的地位,声望,真的没有必要再整这些幺蛾子,容易给自己添麻烦不说,每天忙来忙去也很累的啊。
  
  而且他是刚从海上回来的,可不想这么快又去沿海城市“出差”!呆在长安多好呀!
  
  “孝恭何必谦虚?你的能力朕最是清楚,呵呵,放心,朕不会让你这么快就去广州,你刚从海上归来,就好生歇息些时日,正好这市舶司是刚刚初建,需要配备不少官员,朕任命孝恭你为市舶司左提举,并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组建好成员,朝堂官员,三品以下,七品以上任你调动,市舶司组建完毕后,你再前往广州总管全国海运事宜!”
  
  李二笑了笑,不由分说地就将李孝恭给调到了刚刚成立的市舶司衙门。
  
  “”李孝恭彻底无语,李二这简直是在耍流氓啊!哪有别人不愿意当还非要硬塞给别人的,太蛮不讲理了!
  
  “老臣遵旨!”
  
  李孝恭知道自己无法去“感化”一个刻意耍流氓的人,只能接受这个任命。
  
  “至于市舶司右提举,朕决定让李泽轩来担任,众爱卿以为如何?”
  
  李二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故技重施,将“獠牙”伸向了正靠墙角半睡半醒的李泽轩。
  
  挖槽!老李你不要坑小爷啊!
  
  “陛下,小臣认为不可!臣今年才十五(上个月刚过的十五岁生日),能力有限,怕是难以服众,而且臣从小晕水晕船,去广州只怕会小命难保!更何况臣还得在云山教书育人、为我大唐培养人才,实在是走不开啊!陛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