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三十五章 依我看,你就从了吧!

      臭不要脸、睁着眼睛说瞎话、无耻之尤,听到李泽轩为了推脱市舶司右提举之职所编造的这些烂借口,李二的脑海中瞬间就充满了这些字眼。
  
      如果不是为了保持他君王的风度,此刻他的大脚丫子已经踹在李泽轩的屁股上了。
  
      还晕水?晕船?你特娘的一个堂堂的宗师高手,用轻功在天上飞半天都不会晕,怎么可能会晕这个?
  
      李二觉得他要是信了李泽轩的鬼话,那就真的成了弱智了!
  
      “混账!朕是看在你小子对于海贸颇有见解,才让你任市舶司右提举之职,你可莫要不识抬举!更何况这右提举之职,可不是常驻广州的,你只需要帮忙制定市舶司内部的管理制度就行了!”
  
      李二瞪着眼睛,怒视李泽轩,有些抓狂道。
  
      李泽轩暗自撇了撇嘴,老李说了这么多,还不是为了给他派活?还看在小爷对海贸颇有见解的份上,啧啧,李泽轩很想说,求求你看不起我,就当我是透明人得了!
  
      没错,这货现在就是这么的不求上进,如今他已经是开国侯,还能再要求什么呢?反正他的爵位是不大可能在李二当政期间再往上升了,至于实职,要那玩意儿干啥?他自己管着那么大一书院已经够忙的了,只求当个闲散侯爷就成!
  
      不够李二的后半句话倒是有些让他稍微感到意外,他没想到老李为了挖他到市舶司,居然做了这么大的让步。
  
      “陛下谬赞,臣才疏学浅,当不起陛下如此看重,还望陛下另择贤明!”
  
      不能答应,就算不用去广州,也坚决不能答应,不能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永安侯,凡事当以国事为重,你既有能力,为何不发挥所长、报效朝廷?陛下如此信任你,你可莫要辜负陛下的信任才是啊!”
  
      房玄龄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转身对李泽轩语重心长地说道。
  
      其实,老房自己也觉得李泽轩挺适合提举一职的,毕竟李泽轩是整个大唐第一个提出组织船队海贸的人,而且李泽轩家财万贯,应该不会经不住钱财诱惑做出贪腐之事,可以说,除了年龄之外,李泽轩是满朝文武最适合担此重任的人选了。
  
      面对老房语重心长地教诲,李泽轩心脏还是剧烈跳动了两下,但是他两世经历加在一起,已经过了那种头脑一热就要冲锋陷阵的阶段了,只见他一脸“郑重”地朝房玄龄拱了拱手,然后说道:
  
      “房相,并非小子推脱,实在是小子自认为自己那些微末学识,难以担此重任啊!”
  
      “哼!退朝!”
  
      坐在上首的李二,见李泽轩这副油盐不进的混不吝模样,不由大怒,直接宣布退朝了!
  
      “李泽轩你留下,其余人退朝!”
  
      末了,李二顿足,补充道。
  
      草!这是啥意思?哥们儿我这是要凉凉啊!
  
      李泽轩顿时傻眼了!
  
      他可以在朝堂上耍无赖,只要李二别揪住他的小辫子,他就可以相安无事,因为李二要顾忌君仪。可是现在老李不按套路出牌,要跟他一对一“面谈”,这尼玛他不是得凉透了?
  
      群臣见状,纷纷向李泽轩投过去一个同情外加可怜的眼神儿,然后笑呵呵地转身退出大殿了。
  
      “小轩,依我看你就从了我父皇吧!不然父皇生起气来……哎,算了,你自求多福吧!”
  
      李承乾路过李泽轩所在位置时,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便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从了你父皇?我从你妹啊!
  
      听到这么有歧义的一句话,李泽轩顿时感觉菊花一紧,他真想把李承乾给抓回来,好好问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这货这种紧要时刻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真是没谁了!
  
      “侯爷,陛下让您去甘露殿!”
  
      李二、李承乾以及吗,满朝文武都离开太极殿后,一个小太监从后殿走了出来,对李泽轩说道。
  
      “哦!
  
      李泽轩闷闷不乐地应了一声,然后便随着那小太监向甘露殿走去。
  
      话说,他这会儿真的想偷偷溜走啊!
  
      “咳咳,臣,见过陛下!”
  
      没过一会儿,就来到了甘露殿,李二正背着手看着墙上挂的舆图,领路的小太监早已不见,李泽轩只好干咳了两声,朝李二的背影行礼道。
  
      “你可知朕为何要设立市舶司~?”
  
      预料中的山呼海啸、拳脚相加并没有来,李二头也没回,就这样背对着李泽轩问道。
  
      李泽轩忍不住有些发懵,半晌后才答道:“海贸能给大唐带来极为丰厚的收入,陛下设立市舶司,应该是为了缓解国库压力!”
  
      这边话音一落,那边的李二就好像早已准备好问题一般,立刻又问道:“那你可知,朕为何要这么急着填充府库?”
  
      这还能为啥?还不是因为你想要钱呗?
  
      李泽轩在心里腹诽,嘴上却答道:“臣,不知!”
  
      确实,除了心里想的那个理由,他真的不知道李二为啥突然这么喜欢小钱钱了。
  
      “三个月前,原臣服突厥的薛延陀、回纥、拔野古等部落均起而叛突厥,颉利可汗派突利可汗前去讨伐,未能取胜。叛军更盛,突利可汗轻骑逃回。颉利可汗大怒,将他监禁。突利可汗因此生怨心。就在半个月前,突利纠结其部三万兵马,想要反叛突厥,归我大唐,颉利自然不允,他亲率剩余兵马,围剿突利!
  
      这个时候,颉利是四面对敌,突厥内战纷起,朕欲趁机尽快让朝廷从去年的渭水之盟的巨大损失中恢复过来,并积累反攻资本,待突厥内耗最严重的时候,发兵突厥,报当年兵临城下之仇!而市舶司,可以让大唐的府库迅速充盈起来,所以朕才如此重视!你明白吗?”
  
      李二看着墙上的舆图,缓缓道出了一些李泽轩所不知道的军情,然后他转过身,目光灼灼地看向了李泽轩。
  
      室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李泽轩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市舶司,居然还牵扯到突厥了,这是老李在套路他呢,还是在套路他呢?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