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三十八章 悔教夫婿觅封侯!

      太极宫外的石拱桥上。
  
      李泽轩看着眼前这个明媚少女,想到刚刚在朝堂上要不是他据理力争,长乐就要被送到千里之外的北印度去和亲了,何其可悲与不公!
  
      在他的印象中,所谓的戒日王朝并不长久,因为在贞观之后的历史中,他并没有听说过戒日王朝,说明长乐纵然嫁过去,也只会落得一个可悲的结局。
  
      (事实也的确如此,据史书记载,贞观二十一年,戒日王于恒河溺水而亡,没有留下嗣子,其时国中大乱,宰相阿罗那顺篡位,靠武力维持的庞大帝国瞬间土崩瓦解)
  
      “呵呵,殿下客气!臣所做的,不过是一个汉人应该做的罢了!”
  
      李泽轩和善地笑道。
  
      这话,也对,也不对,前世的他有些愤青,穿越到古代后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国家拿女人换取和平了,今天的事情放到任何一个公主上,李泽轩都会仗义执言的。但是,如果不是长乐的话,他可能不会像今天这样紧张这样拼。
  
      之所以这样,不能说他是喜欢长乐,喜欢是喜欢的,但肯定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毕竟长乐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他这个现代人要是真对长乐有男女之情的话,那可真就太变态了。
  
      不可否认,长乐的确如同她的名字一样,长得天生丽质、明媚可人,小小年纪,就能看得出她长大了是个美人胚子。
  
      但一方面,李泽轩只把长乐当做妹妹来看待的,兰儿是属于活泼可爱型的,长乐则是属于温婉乖巧型的,李泽轩觉得要能同时有两个这样的亲妹妹,那可真是太完美了。
  
      另一方面,前世就对大唐王朝尤其钟爱的李泽轩,觉得贞观一朝最令人尊敬和惋惜的两个女子,一个是长孙皇后,另一个就是长乐了,这两个女人都是贤惠到极点的女人,但可惜的是,她们的生命都非常短暂。
  
      与长孙皇后相比,长乐是完全继承了她的贤惠,却没有继承她身为皇后的心计与手段,所以长乐是一个贤惠至极,但却没有“坚硬外壳”保护的温婉弱女子。李泽轩穿越千年,见到真人后,难免会起怜爱与呵护之心。但仅是当做自家小妹疼爱而已,绝无男女之情,他还没那么变态!
  
      不过是一个汉人应该做的罢了!可是为什么满朝的文武百官,就只有小轩哥哥你一个人仗义执言、据理力争呢?
  
      长乐心中喃喃念叨一句,然后用她那如水的眸子看着李泽轩,微微一笑道:“不论怎么说,长乐都应该谢谢小轩哥哥!好了!小轩哥哥且去忙吧,长乐该去找父皇了!”
  
      她也知道此处人多眼杂,跟李泽轩聊的时间长了,难免不会惹人闲话。
  
      “好,殿下慢走!”
  
      李泽轩笑呵呵地拱了拱手,道。
  
      李泽轩一直这么客气地以殿下相称,让长乐心中略微有些不满,她觉得这样很生分,但当下这种情况,她也无可奈何,只能点了点头,在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便转身而去。
  
      ………………………
  
      “少爷,您回来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李泽轩回到了李府,三宝连忙上前接过缰绳,并热情地冲李泽轩笑着招呼道。
  
      “嗯,雨惜呢?”
  
      李泽轩拍了拍手,随口问道。
  
      “少夫人这会儿在厨房呢!少爷您先去洗个手吧,过一会儿饭菜就好了!”
  
      三宝牵着大白,躬身回道。
  
      “嗯!”
  
      李泽轩点了点头,迈步进府,心想自己这个媳妇儿对自己可真是太好了点了,自从成亲后,韩雨惜每天是变着花样儿地给他弄好吃的了,简直是把他当“猪”养啊!要不是他这一世身怀武功,照韩雨惜这样养下去,肯定又成了一个肥宅了。
  
      一顿丰盛的午饭过后。
  
      小两口回到卧房,韩雨惜问道:
  
      “相公,今日早朝,一切都还安好吧!”
  
      对于朝堂上的事情,韩雨惜是向来不怎么过问和关心的,但她见李泽轩今日回来后,兴致不怎么高,她心中犹疑,这才问起。
  
      李泽轩想了想,回道:“今日主要是南洋小国向陛下进献贡礼,本来没什么大事,可后来戒日王朝的宰相竟向陛下求亲,他们的国王想要求娶长乐。”
  
      韩雨惜吃了一惊,掩嘴道:“啊?怎么会这样?相公,陛下答应了吗?”
  
      她对于长乐的印象,一直都是极好的,听到长乐有可能远嫁他国,她的心中忍不住生出了许多担忧。
  
      李泽轩摇了摇头,叹道:“没有,当今圣上又不糊涂,只不过为夫身上,如今又多了一件差事啊!”
  
      听到李二没有答应这门亲事,韩雨惜不由松了一口气,又听闻后半句话,她忍不住抬头问道:
  
      “相公,是陛下又给你安排其他职务了吗?”
  
      “嗯!”
  
      李泽轩点了点头,便把市舶司跟铁矿的事情跟韩雨惜大致讲述了一遍,韩雨惜听罢后,心情复杂地低声道:
  
      “相公,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陛下如此看重你,并赋予这么多重任,无论是为国,还是为民,相公都应该认真对待才是!家里有妾身在,相公不必担心!”
  
      从个人感情上讲,韩雨惜当然希望李泽轩能天天傻啥事也不干,陪在自己身边,但她知道这不可能,自己的相公注定不是一个平凡人!自从炎黄书院建起的那一刻,李泽轩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那时候,韩雨惜算是真真切切地尝到了什么叫做“悔教夫婿觅封侯”了。
  
      “多谢娘子体谅!”
  
      李泽轩笑道。
  
      韩雨惜摇了摇头,又问道:“相公,我们午后就回云山吗?”
  
      “嗯,休息一会儿便回云山!下午那边福伯找我还有事呢!”
  
      按照昨天的约定,今天午后福伯会带着他的侄儿来“面试”,他得告诉对方几处磁铁矿和硫铁矿的位置。
  
      未时左右,李泽轩便带着媳妇儿乘着马车出府,向云山而去了。
  
      咳咳,三宝、阿福自然是幽怨无比了,他们没想到自家少爷、少夫人只在府上呆了一天便离开了,这样的主家,整个长安也极是少见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