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不速之客又来了!
“少爷,这便是我那侄儿福斌!”
  
  回到云山,福伯早已带着一个年轻人在别院外等候,李泽轩直接带他们来到一楼的书房,福伯笑着将身旁的年轻人,给李泽轩介绍道。
  
  “嗯!”
  
  李泽轩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打量着那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纪,面相清秀,高高的鼻梁,一双眼睛透着七分机灵,三分胆怯。都说相由心生,单看面相的话,这是一个有着几分小聪明,还有着几分怯弱的年轻人。
  
  还好!
  
  李泽轩不需要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觉得一个人要有敬畏之心,这样做起事来才不会逾越规矩。
  
  “臭小子,还不快跟少爷见礼~?”
  
  福伯一巴掌呼在了那年轻人的后脑勺上,呵斥道。
  
  那少年向前踉跄两步,连忙朝李泽轩弯腰道:“小的福斌,见过少爷!”
  
  李泽轩笑道:“嗯,不必多礼!我待福伯如长辈,你既然是福伯地侄儿,那就是一家人!”
  
  福斌低头道:“少爷抬爱,小的不敢!”
  
  李泽轩也不再勉强,他问道:“你懂武艺?”
  
  他是见福斌下盘很稳健,才有此一问。
  
  福斌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谈不上懂武艺,不过是会些拳脚功夫罢了!”
  
  福伯此刻忍不住插话道:“这小子从小不喜读书,舞文弄墨没学会,倒是学了一身的花拳绣腿!要不是少爷您抬举,这小子一辈子也混不出个名堂!”
  
  李泽轩摆手道:“呵呵!福伯,话可不能这么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人活一世,可不只有读书一条出路!福斌他只要脚踏实地,,肯定会有自己的前程!”
  
  福斌闻言,目光一闪,在心里不由对李泽轩好感大生。
  
  说到这儿,李泽轩从书架上拿出了一张地图,他朝福斌招了招手,待后者凑过来后,他说道:
  
  “福斌,交给你的这个任务,你只要能完成,以后我就会安排你在工厂做事,做得好的话,说不定以后工坊福伯的位置就是你的,到时候自然是前途无量!”
  
  福斌神色一喜,连忙道:“多谢少爷提拔!少爷您有事尽管吩咐,小的就算是赴汤蹈火,也一定会完成少爷交代的任务!”
  
  李泽轩笑了笑,说道:“也不需要你赴汤蹈火,我在这地图上标了四个位置,分别对应着四处矿产,他们距此也不远,全是在河东道内,你可以带一些人去往那边,在我标注的位置附近寻找矿脉,若是有地方的官府阻挠,你直接向他们出示我的手令即可!”
  
  (贞观元年二月,李二将全国分为十道,即关内道、河南道、河东道、河北道、山南道、陇右道、淮南道、江南道、剑南道、岭南道,废郡为州,每道各辖若干州。李泽轩在地图上标注的四处矿脉,全部位于山西省,也就是唐代的河东道)
  
  这四处矿脉有两座磁铁矿,和两座黄铁矿,其中磁铁矿的储量应该都在三千万吨级别以上,足够李泽轩的工坊挥霍几十年了,同时也可以缓解大唐朝廷极度缺铁的局面。
  
  福斌接过地图,顿时变成了一张苦瓜脸,“少爷,这地图……”
  
  李泽轩挑了挑眉,道:“怎么?你不会看地图?”
  
  福斌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福伯大怒,一个巴掌又打在了福斌的后脑勺上,“不学无术!平时让你多看点书,你就是不听!现在丢人都丢到这里来了!真是混账!”
  
  李泽轩笑了笑,正所谓关之切,责之深,从这里也能看出福伯对于他这个侄儿很是上心。
  
  “呵呵!福伯,我这地图用的是新式标注法标注的,小斌他看不懂也很正常,您老这两天多教教他就是了!不打紧,寻矿的事情并不是很着急!”
  
  福伯如何不知这是李泽轩故意给他面子,他感激道:“多谢少爷!少爷您放心,这两天这小子就算是不吃饭、不睡觉,也必须学会看地图!决不会耽误了少爷的事情!”
  
  “好了,没那么严重!对了,福伯,我这里还有几张图纸,详细的尺寸要求我都标在上面了,跟上次我在工坊里给你画的那样东西是配合在一起用的,您最近也帮我给做出来的吧!”
  
  李泽轩摆了摆手,然后转身从书架上又抽出了几张图纸,递给福伯说道。
  
  福伯接过,大致地扫了几眼,才说道:“少爷,这没问题,你放心好了!”
  
  “嗯!那福伯你们且去忙吧!”
  
  见没什么需要交代的了,李泽轩端茶送客道。
  
  这倒不是他不讲情面,而是最近他跟福伯都很忙。
  
  “那老朽告辞!”
  
  福伯拱了拱手,带着福斌告辞而去。
  
  李泽轩在书房沉思冥想了一会儿,便出门准备去书院,他得看看学生最近的军训情况,然后再教学生打太极拳,毕竟他前几天可是答应了程处默的。
  
  “是你?前辈又来寒舍,所为何事~?”
  
  令李泽轩没有想到的是,他刚一出门,就遇到了两日前的那个不速之客当时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虬髯客!
  
  也不知道是李靖家的伤药太有效,还是半步大宗师的回复能力太强,仅仅是过了两天的时间,虬髯客脸上的伤竟然好的差不多了。
  
  “怎么?永安侯不请老夫进去坐坐?难道还在生老夫的气不成?”
  
  虬髯客一身气势内敛,看上去就跟一个寻常的农家大汉一样,他今天也没有带刀,就这么空着两只手,朝李泽轩慢步走了过来,并笑道。
  
  “岂敢!前辈请进!”
  
  那天的云山之战,由李靖亲自出面说项,这个面子,李泽轩还是要给的,再说在那场战斗中,他临阵突破,算得上是收益颇丰,若是按照正常进度的话,他自己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突破,所以现在他虽然心里有几分怨言,但是对于虬髯客,倒没有最开始的时候那么恨了!
  
  “哈哈!永安侯你这要是寒舍,那世上便没有什么豪宅了!”
  
  见李泽轩对他的态度稍微有些好转,虬髯客哈哈大笑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