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四十二章 易有太极,始生两仪!
翌日。
  
  李泽轩终于起了个大早,在别院这边吃过早饭后,他便去炎黄书院了。
  
  话说最近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他这个当“校长”的,已经好久没在炎黄书院露过面了,李纲老先生不知道为此埋怨过多少回了,这货要是再不来,估计李纲都得亲自登门抓人了!
  
  “哈,李先生早啊!您老用过早饭了吗?”
  
  好巧不巧的,李泽轩这个经常喜欢偷懒的“校长”,正好遇到了一直在兢兢业业的“副校长”,见李纲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李泽轩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道。
  
  “嗯!”
  
  李纲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李泽轩一边向前走,一边闷声道:
  
  “眼看军训就快要结束了,山长你得尽快安排书院接下来的教学工作啊!书院这么多先生,可都在等着你发话呢!”
  
  李泽轩应声道:“先生说的是,小子会尽快安排好后续的教学工作的!”
  
  其实这货在心里却是在暗暗叫苦,因为他昨天刚从李二那儿又接了一个活,现在书院又马上要步入正轨,两边的事情凑在了一起,估计接下来一个月他又得忙成狗了。
  
  “哦,昨天颜先生跟王先生昨天还找过我,他们让老夫提醒你,可别忘了他们上个月的赌局!”
  
  见李泽轩满口答应,李纲心中稍安,忽然,他想起一事,顿时有些好笑地说道。
  
  李泽轩一怔,这才想起之前王绩跟颜思鲁“互怼”,最终演化成一场赌局的事儿,今日要不是李纲跟他提起,他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
  
  “先生放心,这件事小子一直记在心里呢!断不会给忘了的!”
  
  李泽轩睁着眼睛说瞎话道。
  
  李纲人老成精,如何看不出李泽轩是在口是心非?不过他也没拆穿,只是笑了笑,便独自离去了。
  
  …………………………
  
  “哔~哔~哔!”
  
  “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
  
  辰时四刻,伴随着三声急促的哨响,刚吃过早饭的炎黄书院学生,开始在操场集合。不同于以往,今天他们集合后并没有立刻就开始训练,各班的教官整理好队形后,就不再发号施令了,学生们无不在心中暗自奇怪,没过一会儿,就见李泽轩登上了运动场的“主席台”上。
  
  今天的李泽轩,倒是没有跟以前一样穿儒衫,而是穿着一身宽松的白色丝绸内衬,有点类似于现代的那种练功服,看上去很是飘逸潇洒。
  
  李泽轩站在“主席台”上,看着下方排的整整齐齐、一个个昂首挺胸、犹如一柄利剑直刺天空的学生们,他的心中忍不住有些感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一群“乌合之众”,就被他训练的有模有样了。
  
  “黑了,瘦了!”
  
  他在看着学生,学生们也在看着他,就这样你望我,我望你,足足过了大概两盏茶的时间,李泽轩忽然开口,说了这四个字,学生们瞬间被逗笑了。
  
  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在这个没有护肤品、防晒霜的时代,任谁这样在太阳下暴晒一个月都会变黑的!李泰在其中的变化真是最大的,以前那个又白又胖的小胖子,现在变成了一个,皮肤黝黑,中等身材的小青年。这一个月没有见到过他的人,突然见到他现在这个模样,估计都认不出来了!
  
  片刻之后,笑声渐歇,李泽轩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们这一个月来都辛苦了,但是你们所有人在这场军训中得到的提升,都是显而易见的。一个月的军训,让你们学会了坚强,也让你们学会了团结和忍耐!呵呵,好了,闲话就说这么多,今天可不是给你能做军训总结的,你们的军训还没有完呢!”
  
  前面一半话还让学生们生出了不少感慨,但后面这半开玩笑的话语,又是让许多学生忍不住莞尔,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李泽轩这样用聊天的口吻说话,现在一听,均是感觉特别亲切,比他们以前见的那些古板的老先生好多了。
  
  “嗯,看在你们这么欢迎我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李泽轩神秘一笑,看着下方的学生,道:“接下来的几日,你们不必天天站队列跑步训练了,你们会轻松许多,因为我要教你们一套拳法,无论你们是懂武艺的,还是不懂武艺的,都可以跟着一起学!这套拳法的名字叫做太极拳,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学,因为它不只是一套拳法,它里面包含着天地大道!”
  
  “拳法?山长要教我们拳法?”
  
  李泽轩话音一落,学生们纷纷惊呼出声,不明白李泽轩为什么突然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当然程处默除外,这货老早就知道消息了。
  
  “学拳法好呀!总比天天站队列跑圈强!”
  
  “是啊是啊!这还真是个好消息!”
  
  学生们一想到这两天轩轩就不用苦逼训练了,均是开心至极。
  
  “好了!都安静!”
  
  过了半刻钟,李泽轩沉声喊了一句,然后他开始讲述道:
  
  “在教拳法之前,我想跟你们讲讲何为太极拳!所谓太极便是宇宙从无极而太极,以至万物化生的过程。其中的太极即为天地未开、混沌未分阴阳之前的状态。易经有云:“易有太极,是生两仪”。
  
  太极谓天地未分之前,元气混而为一,即是太初、太一也。这太极拳,其中就包含着天地至理,你们一定要好好体悟!接下来我先给你们演示一边,能记住多少,就是多少!”
  
  说罢,李泽轩开始闭目清心,凝神静气,片刻后待精、气、神达到最佳状态后,他睁开双眼,脚尖画圆,双手抱圆,他身上的衣袍,也随着身体气劲的鼓动而缓缓地舞动着,看起来颇有高人风范!
  
  “太极阴阳玄理明,万变千化不离宗。不偏不倚守中和,悟透松紧功始成。”
  
  李泽轩一边给学生们诵着歌诀,一边双手抱圆横推,他的身体和动作,也逐渐舒展开来!
  
  他如今一身实力,到达了宗师中期,再加上经历了这么多次生死搏斗后,他对于太极拳的感悟,远非当初所能比拟,最直观的体现是,他现在举手投足间都蕴含着一丝“道”的韵味,普通人和境界低的人自然看不出差别,但操场边上的秦琼跟墨槐,却是从中看出了端倪。
  
  “这!这!举手投足皆是道,道门千年以降,此等人物怕也是极为罕见吧?”
  
  秦琼看着主席台上“翩翩起舞”的李泽轩,震惊地差点把胡子给拽掉了,他低声喃喃自语道。
  
  墨槐也被震的不轻,他感觉眼前的这一幕,比他前天看到李泽轩突破宗师中期更令人吃惊,“道法自然,这才是道法自然啊!道门得此人物,乃是道家之大幸也!这太极拳若是往深了练,绝对能称得上是至高拳法,没想到山长却这样随意地将之公诸于众了!可惜啊可惜!”
  
  秦琼此时已经回过神来,他闻言笑道:“墨兄多虑了!这太极拳要想练到小轩这个境界,没有名师指导,简直是比登天还难,旁人纵然只是得了其形,也难以得到其神,就比如说老夫,练了这么久也及不上小轩在太极方面的三成造诣,知节他更不用说了!由此可见,这太极拳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好练!”
  
  秦琼这一言可谓是道破了天机,太极拳最为注重的就是拳意和自身的体悟,一百个人中,对太极拳有一百种不同的理解,但其中或许只有那么一两人才能在太极之路上走得稍微远些。
  
  “秦将军所言有理,墨某受教了!”
  
  墨槐听罢,心中释然,拱手笑道。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们俩看清了门道,运动场上的学生们却在看热闹,不过这个热闹可不一般,在他们看来,李泽轩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诗情画意,仿佛带着那么一种浑然天成的自然感觉,光看着就让人心里很是舒服,简单来说,就是赏心悦目!
  
  这一刻,所有的学生都深深地沉醉在了李泽轩所勾画的太极意境里,他们一个个地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心念随着李泽轩游动的双拳而动,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中。
  
  举手投足皆是道!
  
  秦琼说的没错,这就是李泽轩现在的太极之境!
  
  他现在不仅能将自己的心神,沉浸到物我两忘的境界中,他还能将周围武道境界较低的人的心神,给牵引到他的太极之境中,来感悟太极拳中所蕴含的天地大道!
  
  不过这一切,李泽轩本人是不知道的,此刻进入到物我两忘境界的他,根本就听不到也看不到周围的一切,他只是下意识地将他心目中的太极一招一式的演绎出来。
  
  李泽轩就是太极,太极就是李泽轩。继上次在秦家给秦琼演练完太极拳后,他终于再次和太极合二为一成为一个完整的圆球。他看不到太极的已经,已经融入到了他的身体,伴随着他心脏的跳动,甚至伴随着他的呼吸。
  
  李泽轩的身边有雾气,身体冒热气,热气和雾气凝结在一起。
  
  此时一群鸟儿从云山西面的山林中飞来,它们停留在“主席台”的上空,竟然随着李泽轩的动作,一起开始了“翩翩起舞”,过程中没有任何一只鸟儿发出叫声。
  
  道法自然,李泽轩是真的将自己融入到了大自然里。
  
  他将意念贯穿于动作至每一瞬间,轻而不浮,柔而不软,松沉兼备,如在水中身悬空,长江大河浮游中。腰如车轮精神涌,滔滔不断泅水行。
  
  短短一刻钟后,他就全身大汗淋漓,衣服也早已经被浸湿如洗。但是,他的脸色却更显红润,肤色更显白嫩,呈现出一种晶莹的透明状态。
  
  “臂撑膝撑意亦撑,不撑自撑撑撑撑!”
  
  随着最后一式拳法打出,李泽轩的脚尖正次在身前划了个圆圈,身体缓缓的收了起来。
  
  立正站定,这才轻轻地呼出一口浊气,这套太极拳,打的让他心里惬意至极!
  
  就在此时,天上的鸟儿仿佛刚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纷纷四散而飞。
  
  场下的学生们,却一个个地仍然处于沉醉状态中,李泽轩回过神、见状后,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出声打扰他们,他希望学生们能在他这场高水平的示范中感悟到一些东西。
  
  “太极,太极!轻而不浮,柔而不软,松沉兼备,好神奇的拳法!这小娃娃浑身都是秘密啊!为何老夫以前从未听说过江湖中有此等深奥的拳法呢?”
  
  操场外的一颗大树下,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看着操场“主席台”上的李泽轩,低声自语道。
  
  没错,这厮正是虬髯客。
  
  他这个险些成为炎黄书院“保安头子”的人,这会儿出现在这里,不用说,肯定是躲着书院的护卫,偷偷进来的。庞非基跟墨钟要是知道了,非得给气死。
  
  当然,任谁也想不到,这个在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男人,居然会到炎黄书院来偷师
  
  “哇!这太极拳看起来真的是太好看了!不行,我一定要好好学!”
  
  “不不不,我看应该主要是先生打得好,要是换一个人来,肯定打不到这种地步!”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我貌似这太极拳当中想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物!”
  
  半刻钟后,操场上的学生这才开始回过神来,顿时惊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程处默挠了挠头,他的心神刚刚也被李泽轩给带入到太极之境里面去了,随后他在太极之境中“溜了一圈儿”又回来了,他的心中有些感悟,但又说不出具体是什么感悟,他的境界有些松动,但还不足以突破,就是处在突破与未突破的临时交界中,说的通俗点,就跟想拉屎但是蹲了半天又拉不出来一样!
  
  不过程处默心里倒是没有多少气馁,因为他现在只是看李泽轩打了一遍太极拳就有这么大的收获,后面若是他自己完全学会了李泽轩的太极拳,那凭借这么多感悟,想要突破还不是轻而易举?
  
  二合一章节,字数跟两章的字数一样多,不要喷我偷懒,我只是觉得这一章没必要切成两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