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四十四章 你特娘的以为自己是张无忌啊?
炎黄书院主楼前。
  
  听到程处默这怂货的话,李泽轩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道:“让你攻你就攻,你小子还想不想突破了?”
  
  程处默依旧梗着脖子,拒绝道:“俺俺虽然想要突破,但是俺可不想平白无故地挨打!”
  
  李泽轩气极,“没出息!你放心,我就用炼体境的真气来接你的招,快别特娘的墨迹了,攻过来!记得认真看我的动作!”
  
  程处默一听,顿时大喜,搁在平常,他可是没有机会跟李泽轩“平等对战”啊!
  
  “哈哈!这个行~!小轩,看招~!”
  
  程处默说罢,直接双手握拳,气沉丹田,一声暴喝之后,整个身体便朝着李泽轩扑了过去,一拳直接朝李泽轩的胸口飞去。
  
  速度!力度!角度!
  
  三者齐备,合三为一。
  
  话说程处默除了境界低了一些,在力气上面,他在同等实力的人中,还是属于佼佼者的。
  
  呼
  
  拳风凌厉,裹带着一丝劲风,直接朝着李泽轩的胸口奔去!
  
  旁边的铁蛋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李泽轩,他想要看看自家师父怎么应对这气势汹汹地一拳!
  
  当然,他是一点也不曾担心自己师父会受伤,因为在他的眼中,自家师父是不可战胜的,谁来了也不行!
  
  在程处默的拳头距离李泽轩胸口三寸的地方,就见李泽轩伸手一探,然后手掌伸开轻轻一挑,这一探外加一挑,李泽轩甚至连真气都没有用,而程处默竟然好似不受控制一般,原地转了一个圈后,随后,他攻来的那一拳就落空了
  
  “哎?这是咋回事儿?俺明明没感觉到小轩你用真气啊!怎么可能接下我这一招?”
  
  程处默稳住身形后,挠了挠头,一脸纳闷地喃喃道。
  
  “怎么?忘记了吗?”
  
  李泽轩问道。
  
  程处默皱着眉头想了想,郁闷道:“忘记了。”
  
  “再来。”
  
  李泽轩说道。
  
  于是,程处默再次气运丹田,双手握拳,以更快的速度,更重的力度,更刁钻的角度向李泽轩奔袭而来。
  
  李泽轩笑了笑,等到程处默冲到他面前时,他的右手伸了出去。同样是一探、一挑,程处默的一往无前的一拳,就好像陷入了沼泽地理一样,身体也被连带着飞了出去。
  
  砰!
  
  苦逼的程处默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忘记了吗?”
  
  李泽轩再次出声问道。
  
  程处默皱着眉头,仔仔细细地回忆着李泽轩刚刚的动作,片刻后仍旧回道:“忘记了。”
  
  “再来。”
  
  李泽轩说道。
  
  如此这般来了三四次,程处默摔的一次比一次恨,而李泽轩每次都像是在过家家一样,根本都没有费多少力气,旁边的铁蛋看得眼睛都直了,他用尽全部心神,仔仔细细地盯着李泽轩的一举一动,想要将之烙印在心底。
  
  “忘记了吗?”
  
  不知过了多少次,李泽轩看着趴在地上的程处默,又一次问道。
  
  程处默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跟头发上沾染了不少灰尘,很是狼狈地说道:“忘记了。”
  
  李泽轩这次没有跟程处默说再来,此刻他的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呃小轩,要不再来一次?俺肯定能记住!”
  
  见李泽轩脸色不好看,程处默心中有些发虚,弱弱地问道。
  
  “再来你妹!你特娘的以为自己是张无忌啊!”
  
  李泽轩再也忍不住,脱口大骂道。
  
  他前世的时候看过《倚天屠龙记》,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法的时候,张三丰一路剑法使完,问道:“孩儿,你看清楚了没有?”
  
  张无忌道:“看清楚了。”
  
  张三丰道:“都记得了没有?”
  
  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小半。”
  
  张三丰道:“好,那也难为了你,你自己去想想罢。”
  
  张元忌低头默想。过了一会,张三丰问道:“现下怎样了?”
  
  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大半。”
  
  后来张三丰又演示了一遍,张无忌道:“还有三招没忘记。”
  
  张三丰并没有生气,过了一会儿,张无忌竟然说道:“这下我可全忘了,忘得乾乾净净的了!”
  
  众人闻言都担心坏了,心想这孩子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大师父教你功夫,你全忘记了可怎么好?
  
  没想到的是,张三丰的老脸却笑开了花,直夸自己的外孙有天赋。
  
  李泽轩犹记当时看到这一幕时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可是现在事情轮到他身上,他才知道电影里的张三丰是在故意装逼。因为现在他可不止给程处默演示了三次,程处默的回答自然也是全忘记了,可是特么的他感觉程处默是根本没记住,而不是忘了啊!
  
  “张无忌?张无忌是谁?”
  
  听到李泽轩嘴里吐出这句无厘头的话,程处默感觉脑子更加不好使了。
  
  “是你妹!我再示范最后一次,你若是不能记住我的动作,就更加没法感悟太极拳的意境了,感受不到意境,你小子就别想突破了!”
  
  李泽轩十分恼火地说道。
  
  “是我妹?我没有妹妹啊?再说我妹妹为啥不姓程,要姓张啊!草!原来小轩你是在骂我娘!太过分了!”
  
  程处默喃喃自语一句,这货的脑回路也是够特别,居然把这件事情牵扯到了他老爹老娘头上了。
  
  旁边的铁蛋忍着笑意,忍得很是辛苦。
  
  李泽轩真想将这货的天灵盖给掀开,看看里面有没有屎壳郎。
  
  “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快过来进攻我!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李泽轩强忍住骂娘的冲动,铁青着脸,说道。
  
  程处默一听,连忙凝聚全部的心神,积聚了全部的力量后,一往无前地朝李泽轩冲去。
  
  李泽轩的动作仍然是那几招,但程处默这次好像开窍了一样,他从地上爬起来后,大叫道:“哈哈!我记住了,我记住了!这次我没忘!”
  
  这模样,笑的跟个两百斤的孩子一样!
  
  “哦?你记住了?那你说说,我刚刚几次用的是什么动作?是怎么化解你的攻击的?”
  
  李泽轩瞅了这夯货一眼,没好气地问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