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四十六章 张三先生!
“出来吧!阁下偷看了这么久,还没看够吗?”
  
  铁蛋走后,李泽轩并没有立刻离开,他背着双手,就这么对着空气,淡淡地说道。
  
  静,一片安静!
  
  貌似是李泽轩听错了。
  
  三息过后,李泽轩还是没有走,就这么定定地站在原地。
  
  “哈哈!永安侯好敏锐的警觉!某家不过是刚来没一会儿,便被觉察到了,佩服!佩服~!”
  
  李泽轩身后的大树上,忽然跳下来一个人,不是虬髯客还能是谁?
  
  “呵!前辈去卫公家中做客,也是这般吗?”
  
  李泽轩转过身,看着虬髯客冷笑道。
  
  “呃……”
  
  虬髯客顿时无言以对,他是海盗不假,但他不是小偷啊!这种偷偷摸摸、“梁上君子”干的勾当,他怎么可能经常干呢?
  
  “哼!而且据我所知,前辈今日一早就来到书院了吧?”
  
  李泽轩毫不留情地就揭穿了虬髯客的谎言。
  
  其实他是在上午教学生太极拳的时候,就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好像被人窥视了一样。在现代,经常有人开玩笑说要是眼神能杀人,某某某肯定会死的很惨。
  
  这一世,此刻,李泽轩是真正地体会到了眼神的力量。
  
  “咳咳咳咳!”
  
  谎言被揭穿,虬髯客顿时尴尬无比,不过他的脸倒是红都没红一下,主要是因为脸黑,红了也不大容易看出来。
  
  “张某是见永安侯这套拳法颇为神奇,一时见猎心喜,这才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虬髯客尴尬地解释道。
  
  “呵呵~!那前辈有没有听说过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纵然本侯的太极拳再是精妙,前辈这样暗地偷师,怕是不太好吧?”
  
  李泽轩不依不挠,对于虬髯客的突然闯入,他心里很是气愤,炎黄书院是他的心血,他可不允许武功高强的人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永安侯你已经把太极拳传给那么多人了,某家……”
  
  任何时代,偷师学艺都是为江湖人士所不齿的,虬髯客可不愿意被扣上这么一个帽子,于是他瞪着眼睛、为自己辩解道。
  
  “哼!本侯传的都是炎黄书院的人,可有说过要将其传给外人?”
  
  李泽轩闻言冷笑道。
  
  虬髯客神色一滞,顿时哑口无言,不告而取是为偷,他这未经别人允许就私自学,跟偷师也没什么两样嘛!
  
  “嘿嘿,话也不能这么说!某家今日来找永安侯,就是为了过来跟你说一声,某家决定当炎黄书院的护卫了,如此说来,也算不上是外人了吧?”
  
  忽然,虬髯客眼睛一亮,笑着说道。
  
  李泽轩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吃了一惊,他怎么都想不到虬髯客居然会为了区区一张海图,而牺牲自己一年的自由,这真的值得吗?
  
  “前辈,你真的想好了吗?”
  
  李泽轩定定地看着虬髯客,沉声问道。
  
  “当然,某家向来说一不二!”
  
  虬髯客一脸肯定地答道。
  
  其实,李泽轩是想岔了,他虬髯客之所以答应如此苛刻的要求,除了海图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从炎黄书院、从太极拳、从李泽轩身上,看到了突破的希望,他在半步大宗师境界已经停留好几年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虬髯客的情况跟程处默有非常多的相像之处,他俩都是属于空有一身力,却不能用对地方的人。李泽轩刚刚对程处默说的那番太极阴阳理论,让本来对破境不抱走希望的虬髯客,忽然看到了那么丁点突破的希望,所以他这才答应李泽轩加入炎黄书院的。虽然当一个护卫有些委屈他七十二岛岛主的身份,但为了突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要觉得夸张,因为普通人永远无法理解一个顶尖高手对于破境的渴望,尤其是如今的中原武林,就只剩下一个大宗师了,虬髯客迫切地想要找点“存在感”。
  
  “前辈就不觉得在书院当护卫,有些委屈你的身份吗?”
  
  李泽轩淡淡地问道。
  
  “哈?委屈?那倒不一定吧?”
  
  若是搁在以前,虬髯客肯定会觉得去炎黄书院当护卫会弱了自己的威名,但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后,他才发现炎黄书院是真正的卧虎藏龙之地,一般人哪里会想到一座小小的云山,会有一个宗师巅峰、一个宗师中期(战力却直逼宗师巅峰)、外加三四十个化气境的高手?这份实力,放眼江湖也算得上是一个上等宗门的实力了!
  
  但不要忘了,云山可不是江湖宗门,它是一个搞学术的地方,这才是最坑人的地方!两天前虬髯客被打趴下的时候就曾在心里吐槽过,你说你特么一个教书的地方,藏那么多高手做什么?弄得他装逼不成反被x,直呼李泽轩好坑!
  
  “永安侯放心,某家既然答应了在炎黄书院当护卫,就肯定会尽职尽责,日后谁若是不开眼来云山闹事,不劳永安侯出手,某家自会教他做人!”
  
  虬髯客有些担心李泽轩不答应了,连忙郑重地表态道。
  
  话说在很多人看来,他虬髯客在炎黄学院当护卫很丢人,但虬髯客现在想的是他一个半步大宗师的顶尖高手,想给炎黄书院当护卫却被拒绝了,那岂不是更加丢人?
  
  “好!既然前辈执意如此,那我代表炎黄书院欢迎你的加入!前辈你以后像其他人一样叫我山长即可!”
  
  李泽轩认真地想了想,发现这件事情对他是百利无危害,便朝虬髯客笑着说道。
  
  “哈哈!那山长你以后直接叫某家张三即可!单论实力,你我也该平辈相交!”
  
  张仲坚姓张行三,赤髯如虬,故号“虬髯客”,张三这个称呼,只有极少的人会这么叫他。
  
  江湖上,向来讲究实力,而不是年龄,李泽轩小小年纪便已经是宗师中期高手,完全配得上跟他虬髯客平辈相交。
  
  “别,我还是叫你张三先生吧!你以后除了当书院的护卫外,我希望你也能担任书院的武学教习,日后若是有热衷武艺的学生想要找您讨教武艺的话,还望您不吝赐教!”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