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四十七章 三哥,橡皮,考核!
立场不同,看待事物的态度也会不同。
  
  当初虬髯客贸然闯入云山别院想要“杀李泽轩全家”,李泽轩觉得这个大胡子真的该死,他那时候也的确打算那么做的,即便不把虬髯客给打死,也要把他给打残。结果后来李靖跟红拂女来了,他才无奈收手,但是他对于虬髯客还是心存厌恶。
  
  昨日,虬髯客登门找李泽轩要海图,一改先前的嚣张跋扈,让李泽轩对于他的态度稍微有些改观。
  
  今日,虬髯客主动跑上门来要求当书院的护卫,书院从此有了一个半步大宗师的顶尖高手坐镇,让李泽轩心情很是不错。
  
  “哈哈!好!山长尽管放心,张某可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
  
  见李泽轩对自己的态度开始和善起来,虬髯客心情大好,笑着说的。
  
  李泽轩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虬髯客一边向光华楼走,一边聊了起来,主要是聊虬髯客在海上的见闻。在前世,李泽轩看过海贼动漫后,曾经也对海上生活产生了许多向往,现在能听中国最早的海盗头子讲述海上生活,感觉也不错!
  
  ……………………
  
  云山上多了一个实力高绝的大胡子护卫,这在学生群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不少人都见过这个大胡子,就是前些天被李泽轩胖揍的那个前来云山闹事的人,听说这个大胡子现在成了云山的护卫,而且还是武学教习。
  
  翌日。
  
  “张三先生,你真的就是风尘三侠吗?”
  
  “嗯,那当然,如假包换!”
  
  “张三先生,那您跟卫国公的交情如何?”
  
  “我与药师乃是八拜之交,你说还能如何?”
  
  “张三先生,你的功夫是不是很厉害?”
  
  “嘿嘿,还行吧!”
  
  “那您在江湖上能排第几?”
  
  “嗯,怎么说也能排到前五吧?”
  
  “哇,这么厉害!可是你那天为什么会被山长给揍了呢?”
  
  “----”
  
  “张三先生,你那天被山长打得爽不爽?”
  
  “—__—||”
  
  虬髯客本来觉得跟这些年轻的学生在一起说说话、唠唠嗑,还挺有意思的,可是不知道哪个熊学生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挖坑给他跳,让他一时陷入了尴尬无比的境地。
  
  还爽不爽?爽你特娘的臭嗨!他真想将那个熊学生给抓过来,边打边问一句,你特娘的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哎,算了,老子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跟你这个熊孩子一般计较了!老子去食堂吃饭去了!
  
  话说,炎黄书院的伙食,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相较而言,前两天在药师家里吃的那些,简直就如同吃糠咽菜!
  
  “哎,三哥,等等!中午咱哥儿几个凑一桌儿!好好聚聚~!”
  
  庞非基突然从后边窜了出来,朝虬髯客喊道。
  
  话说这才过了不到一日的时间,庞非基这夯货居然连三哥都叫上了,倒真是有些厚颜无耻,因为虬髯客这个年纪,给他当爹都快够了!
  
  “哈哈!好!叫兄弟们都过来,今日某家请客~!想吃什么尽管点!”
  
  虬髯客豪爽地大笑道。
  
  他一个海盗头子,当然不差钱,更何况,炎黄书院食堂里的东西一点也不贵,比外面便宜了太多太多,四五十号人加在一起也吃不了多少钱!
  
  “好嘞!俺老庞代兄弟们谢谢三哥~!”
  
  庞非基嘻嘻哈哈道。
  
  这倒不是他天生喜欢“跪舔”,主要是虬髯客一身实力值得他去尊敬,而且他还想让虬髯客抽空指点指点武艺呢!毕竟半步大宗师的高手,他庞非基这辈子都没怎么见到过,如今不仅见到了,而且还能与之共事,他若是不抓紧机会,跟虬髯客搞好关系,那岂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
  
  相比于庞非基跟虬髯客的悠闲,李泽轩这两日却忙得不可开交。当前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对炎黄书院所有的先生开展教学考试,当然,最先要考核的就是王绩了。
  
  这老小子当初为此还跟颜思鲁打了一个赌,说是在一月之期内若是能以满分的成绩通过李泽轩的考核,颜思鲁就要请他喝一个月的酒。当时颜思鲁本来不想接这个赌约的,但是王绩故意挖坑激将他,他心一横,就接下这个赌约了。
  
  不仅是颜思鲁,李泽轩也被王绩给拉下水了,按照赌约,王绩若是满分通过考核后,李泽轩每个月得给王绩一斗神仙醉外加五贯钱当做月俸。
  
  “嘿!也不知道这老头功课学得怎么样了!罢了罢了,为了保持公正,为了不让颜老头说闲话,得公事公办、不能讲情面啊~!”
  
  炎黄书院,“校长办公室”。
  
  李泽轩握着一支铅笔,在心里想道。
  
  仔细看的话,他那根铅笔的顶端,还有一小粒黄色的东西,不是橡皮还能是啥?
  
  工坊那边做橡胶硫化实验,因为比例的问题,第一次实验倒是失败了,不过李泽轩从他们要扔掉的废胶中,发现了几大块比较硬的橡胶,跟前世用的橡皮手感差不多,于是就捡回来当橡皮用了。
  
  (史书记载,1768年,法国人麦加用橡胶制成了医疗用品和软管。1770年,英国化学家J.普里斯特利发现橡胶可用来擦去铅笔字迹,当时将这种用途的材料称为rubber,此词一直沿用至今,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橡皮擦。李泽轩的每一天都是在创造历史)
  
  还别说,这玩意儿擦铅笔字擦的还真是非常干净,这让铅笔用起来可更加方便了。
  
  李泽轩已经让工坊那边组织生产铅笔了。
  
  低着头,认真地在脑中构建了几套化学试题,然后李泽轩从中挑了一些比较难得题,很快地便组成了一张试卷。
  
  “呵呵!希望王老头能满分过关吧!不然这一个月岂不是白白辛苦了吗?”
  
  李泽轩在心里暗笑道。
  
  话说这一个月来,书院里最刻苦、最努力的就属王绩了,这老家伙为了以后能天天喝上酒也是拼了,每天基本上都是两点一线——宿舍和食堂,在其他地方很难见到他的身影。
  
  当然,这一个月李泽轩也没少被王绩骚扰,他只要一来书院,王绩准会带着一堆早已准备好的问题过来问他。
  
  老头儿年纪这么大,却这么好学,放在前世,绝对是能够上新闻的,不过大伙儿都清楚,这老家伙之所以这么拼,完全是为了将来能混口酒喝!
  
  ………………………
  
  稍微解释下,刚进公司,很多东西需要学,碰巧我那个部门最近项目在赶进度,所以侠客刚进去就开始忙碌起来,白天在公司码代码,加班也是常有之事,晚上回来做饭后直接码字。你们也知道侠客的手一直都没好,这样搞的我就更加痛苦了。不是跟你们诉苦,你们既然花了钱,我准时更新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有时候偶尔会有些突发情况,望体谅!
  
  还有人说那你周六日放假咋不多写点呢?侠客当然会多写点,但不会太多,都存着给工作日应急用了。周六日侠客一般都是睡到下午才起来的,中间饿了就起来弄碗泡面,吃饱了继续睡,就是这么颓废,没办法,很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