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四十九章 考试 下 !
“第一题:将一定量的无水酒精和氧气置于一个完全封闭的容器中引燃,反应生成二氧化碳、水蒸气和一种未知物X。测得反应前后的物质质量,无水乙醇为4.6g和0g,氧气为8g和0g,二氧化碳为0g和4.4g,水为0g和5.4g,物质X为0g和mg,请问m的值为______,物质X的分子式为______。”
  
  (注,为了方便以后的教学,李泽轩在四门教材的最前面都对单位进行了统一,不过这只是书面上的统一,实际上的统一还要靠以后炎黄书院师生的共同努力了)
  
  虽然对于考试的难度早有准备,但第一题就是这么一道实际应用外加计算题,还是让王绩感到有些意外,难道不应该先考基础概念吗?
  
  但这道题主要还是在考化学反应过程中的质量守恒定律,他稍微推算一番,便得出了正确答案。
  
  这个时候,他不由在心底庆幸,还好他对于新式算学也有钻研,不然哪能算的这么快呢?
  
  “第二题,天平两盘上,放上A、B两个琉璃杯,琉璃杯内均盛有质量不同但都含有硫酸9.8g的稀硫酸,已知A琉璃杯比B琉璃杯重,现在A、B两琉璃杯中分别投入等质量的铁和锌反应结束后,天平保持平衡,则反应前A、B琉璃最大质量差为或。”
  
  (注,天平这种东西,在古代已有之,它的产生较早,到春秋晚期,天平和砝码的制造技术已经相当精密。以竹片做横梁,丝线为提纽,两端葛悬一铜盘。后因天平秤重物比较麻烦,改为“铨”,称量小物时才用天平)
  
  虽然硫酸和锌这些东西王绩根本没见过,但是关于它们的化学反应,他还是背得滚瓜烂熟的,不过这道题看起来怎么比上一题更加变态?应该还用到了新式算学里面的方程知识吧?
  
  王绩心中顿时开始了万马奔腾,也得亏他对新式算学有些研究,不然即便他《化学》教材背得再熟、理解的再透彻,遇到这张试卷也必须得跪啊!
  
  不过虽然王绩对于新式算学有些研究,但远远还算不上是精通,一道题解下来,他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就跟跑了十里路一样。
  
  做完第二题,王绩忍不住抬起头,用他那带着几分幽怨的眼神,看了李泽轩一眼,心道:老夫难道跟你小子有仇吗?出题而已,有必要出得这么难吗?
  
  这倒不是他矫情,而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李泽轩出的这题,多少都有些“超纲”。而且所有的试题,都是偏向于实际应用,光靠看书本,基本上很难考得好成绩!
  
  “唉,就算再难,也得拼了!这场赌局不能输啊!”
  
  虽然在炎黄书院里只呆了一个多月,但是王绩觉得,自己已经彻底喜欢上了这里,不仅仅是喜欢这里的环境设施和美酒佳肴,他还喜欢炎黄书院的氛围,那种积极向上,团结奋进的氛围!
  
  他不想离开!
  
  求生欲,这也算是另一种求生欲吧!
  
  强烈的求生欲,让王绩的头脑空前清醒,他的思路也变得活跃起来,虽然试卷上大多都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题型,但他总能从中找到解题思路,就这样一路破关斩将,在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时辰的时候,王绩终于来到了最后一道题。
  
  这是一道问答题,“碳酸钠、碳酸氢钠、氧化钙和氢氧化钠组成的混合物37.2g,溶于足量水并充分反应后,溶液中钙离子、碳酸根离子、碳酸氢根离子全部转化为沉淀,将反应容器内水分蒸干,最后得到白色固体39.0g,则原混合物中碳酸钠的质量是多少?”
  
  一路破关斩将、超常发挥的后遗症,就是脑仁疼,此刻见到这最后一道大题后,王绩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掉了!因为这道题目里面的许多物质都可以交互反应。
  
  其实对于李泽轩这个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人来说,这道题一点也不难,因为它无非是涉及到了多步反应以及多物质交叉反应(氧化钙跟水反应,生成氢氧化钙,氢氧化钙及能跟碳酸钠反应,也能跟碳酸氢钠反应)而已,只要将多个化学反应式合并成一个,并配平,得到一个总的化学反应式后,整道题将会迎刃而解,没有一点困难。
  
  但对于王绩这个《化学》初学者而言,他显然不会这种方法,那该怎么办呢?他必须拿下这道题啊!
  
  想了半天,王绩也没想出十分巧妙、简单的方法来,他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决定用最笨的方法来解这道题,就是用方程的方法。
  
  “不就是未知量多了些吗?没关系,解!老夫就不信,今天还解不出来了~!”
  
  王绩心中暗暗发狠道。
  
  同时他也在忍不住感慨,这到底是《化学》考试,还是《算学》考试呢?他为了演算,草稿纸都用了三张了!
  
  还好他用的是李泽轩给的铅笔,要是用毛笔的话,王绩感觉自己不用考了,光磨墨都得累死~!
  
  “铛铛铛~!”
  
  “好了,时间到,王先生请停笔~!”
  
  申时四刻,书院的锣鼓声响起,李泽轩立即起身说道。
  
  王绩此时正好写完最后一个字,他大出一口气,本来他以为一个半时辰的时间是绰绰有余的,但现在他可是连检查的时间都没有,就必须得交卷了。
  
  “呵呵~!王无功,考得如何?”
  
  王绩刚一交卷,颜思鲁就立马出声问道。
  
  那语气中也不知道是幸灾乐祸,还是关切担忧。
  
  “不行了,不行了!其他事情以后再说,老夫现在头疼的紧,得回去好生休息了~!山长,文纪,孔归,老朽先告辞了~!”
  
  王绩拧着眉头,棰着脑袋,站起身一脸痛苦地说道,这场考试,他有些用脑过度了。
  
  “王先生身体不适?要不要小子帮您叫大夫?”
  
  李泽轩一脸忧心地问道,他可不想因为一场考试,就把王绩这个“天才”给搞废了。
  
  “不必了,老夫只是觉得有些乏了,睡一觉后应该就无碍了~!”
  
  王绩摆了摆手道。
  
  ………………………
  
  第二更!
  
  第三更很晚,明早再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