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五十四章 五部争锋~!

      “咳咳~!初尘,你怎么来了?”
  
      炎黄书院大门前。
  
      听见红拂女询问“三哥”称号的来历,虬髯客面上浮现些许尴尬,他干咳两声,岔开话题问道。
  
      “哼~!大哥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来了?昨晚我和靖哥等了半天也不见你回来,今日一早,靖哥连早朝都没有上,就带着人四处找你,我想着你有可能再来炎黄书院,便过来寻你了~!大哥,你在这边到底在做什么?是不是在府上过得不开心,所以才来这里的?”
  
      红拂女听虬髯客这么问,顿时恼怒道。
  
      “呃……”
  
      面对这番狂轰滥炸,虬髯客有些后悔刚刚故意岔开话题,红拂女的这些问题,明显比之前更难回答呀!
  
      “没,没有住的不开心,我与药师和你,久别重逢,开心着呢~!初尘,那个,我以后就住在炎黄书院了!我在这边有些事情,你跟药师若是想与大哥叙旧,便直接来书院找大哥就成~!平日里若无要事,你们就各忙各的吧~!”
  
      虬髯客不想让红拂女知道他在书院当护卫的事情,只能含糊其辞道。
  
      但红拂女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什么?大哥你要住在这书院?为什么?是不是李泽轩不愿意给你海图,以此要挟你的?”
  
      心思敏捷的红拂女,一语道破了天机,她的这个猜测已经非常接近正确答案了。
  
      显然,先前虬髯客在他们家的时候,已经将海图的事情,告知他们夫妇俩了。
  
      虬髯客明显地错愕了一下,他想了想后,否认道:“当然不是,大哥虽然需要海图,但绝对不会接受他人的要挟,而且初尘你想想,普天之下有谁能够要挟到你大哥?”
  
      红拂女闻言也觉有理,对于虬髯客的个人实力,她是非常有信心的,一般来说,只要不陷入正规军队的包围,这世上绝对没有多少人能够威胁到虬髯客的。
  
      “那大哥你为何要留在这地方?”
  
      红拂女捋了捋额前秀发,问道。
  
      拖延了这么久,虬髯客此时已经想好了借口,只听他故作神秘地低声说道:“初尘,这炎黄书院有能让大哥武功精进的东西,所以大哥必须留在这儿,具体的你就别再问了,当心被别人听了去,知道吗?”
  
      今年一直在痴迷《凡人修仙传》的红拂女,听虬髯客这么说,下意识地就以为炎黄书院里面有类似于《凡人》里面的真魂丹、参天造化丹之类的能提升人功力的灵丹妙药了,她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用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看向虬髯客,道:
  
      “大哥不必多说,小妹都知道了~!只是没想到云山这种荒凉之地,竟然会产出此等仙家丹药,李泽轩的手段果然通天啊~!”
  
      虬髯客听得一脸懵逼,什么灵丹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不过红拂女能将他话语中的漏洞给补的天衣无缝,他自然是乐见其成。
  
      “嗯嗯,既然初尘你明白这些,那就且先回去吧!顺便跟药师说一声,让他别再找大哥了,当以前程为重,当今圣上是个难得的明君,让他好生辅佐~!”
  
      虬髯客摆出一副兄长姿态,语重心长地说道。
  
      “……好吧!那小妹走了,大哥您保重!我和靖哥会经常来看你的~!”
  
      红拂女犹豫片刻,便欲依言离去。
  
      “嗯,你跟药师也保重~!”
  
      ……………………
  
      贞观元年十月十九,炎黄书院历,周五,天气阴。
  
      今天是个好日子,至少对于炎黄书院的学生来说是这样的。因为今天书院几乎所有的先生都要参加考试或者当监考,如此一来,他们就是真正的没有老师管了。
  
      虽然还有教官在他们身侧,但相比以前,少了李泽轩、李纲、颜思鲁等人经常来操场巡视,他们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小了好多。
  
      “嘿~!过完今天,就正式脱离苦海喽,这场军训可把我给折磨坏了~!”
  
      孙子凡躺在草地上,长出一口气,说道。
  
      “呵呵~!想得美~!之前我可是听山长说过,军训最后一天,所有班级可是要放在一起做一次成果检验的。可今日赶上了书院先生考试,估计这场成果检验,要推迟到下周一吧~!”
  
      李泰毫不留情地就朝孙子凡头上泼了一盆凉水,后者的心,顿时就凉透了。
  
      “窝草,要不要这么狠?”
  
      这个到底狠不狠暂且不说,炎黄书院的先生们,此刻却都是在吐槽李泽轩出题好狠~!
  
      这次考试,涉及炎黄书院五大学部,总共七十多名教师,连马周、徐宏志、墨槐、萧德言等各大学部的组长都亲自参加了考试。
  
      (王绩这个化学部组长在前天便已经考完了)
  
      在考前,几乎每个学部的组长都对本学部的先生做了一次动员,虽然李泽轩没有说这次考得最差的学部会受到何种惩罚,但没有一个学部愿意当最差的。
  
      而且最近炎黄书院军训,他们这些当老师的,或多或少都见到过在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学生们,许多人都受到了感染。试想一下,学生们都这么辛苦,这么努力,他们这些做老师的,又怎么能自甘堕落当倒数第一呢?必须得争取第一才行~!
  
      只是,等试卷发下来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这次的题目是何等变态,他们才明白前天王绩为什么只是考了一场试,就直接昏睡了一整天!因为这些题目太难了啊!
  
      物理,化学,地理,这三门学科的试卷中,都或多或少地混杂了一些新式算学的知识,你要是只顾看本学科的教科书,没有看算学,那你绝对考不了高分。那这么说,是不是算学部的老师最为占便宜?
  
      当然不是!
  
      算学部的试题都是一些比较刁钻的算学题,更加地贴合实际,但解算起来,自然更加地麻烦。
  
      那经学是不是更加有优势一点?显然也不是!
  
      这次的经学试题,一改往日的惯例,将经义文章跟生活结合了起来,许多题目,你不认真多看几遍,根本抓不住它所要表达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所以,五个学部的老师们,这次是一起掉到了李泽轩挖的大坑里,谁能从坑中爬起来,谁就是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