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五十八章 飞来横祸!
在汉代的时候,蹴鞠就已经开始流行。
  
  当时人们踢的球有两种,一种制作简单,直接用毛发或毛线“纠结为之”,叫毛丸,耐用性要差一些,而且踢的也不太远;
  
  另一种就是唐人颜师古所说“以韦为之,实以物”,韦是经去毛加工制成的柔皮,缝成球包,里面塞满动物的毛,这种实心球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小时候踢过的用塑料袋包裹的废纸球,但比毛丸高端一些,东汉末许昌皇宫赛场上常用的就是这种球。
  
  体育史学家们认为,这种皮革外壳的实心球,至晚在殷商就出现了,因为当时的鞠字偏旁从革,而且祭祀时又有了鞠舞。
  
  到了唐朝,足球的制作有了一次质的提升,从实心球变成了能充气的球。唐代的诗文当中多有提及,比如归氏子在《答日休皮字诗》中说“八片尖裁浪作球,火中燖了水中揉”,仲无颇在《气球赋》中说“尽心规矩,初因方以致圆;假手弥缝,终使满而不溢”;唐玄宗时颇受重用的徐坚也在《初学记》描述,“今用皮,以胞为里,嘘气闭而蹴之”。
  
  综合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唐代的足球更多地称为球,而不是鞠,在皮革处理上要经过水揉火烤等多道工序,制球时,先把皮子裁成方块,再用八片皮子组合缝成外壳,当然,这种外壳肯定不会有今天用三十二片皮子做的足球那么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唐代的球已经有了“内胆”,是动物的尿脬。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早的内胆球,据世界体育史记载,英国发明吹气的球是在十一世纪,比我国晚了三四百年时间。唐代的球要用嘴吹气,之后扎起来,缝好外壳,就可以踢了。
  
  气球的弹性比实心球肯定好很多,能够踢得更高,更具娱乐性,也因此,这一器材的重大进步导致唐代的足球规则比之汉代发生了重大改变。民间的玩法有几人对踢的,叫做“白打”,“围而蹴之,不使堕地,以失蹴为耻,久不堕为乐”;
  
  也有纯粹比赛谁踢得高的,叫做“趯鞠”,王维的《寒食城东即事》中有“蹴鞠屡过飞鸟上”,说的就是这种玩法。
  
  进入到唐朝后,竞赛场上耐扛耐摔的力量型选手不再吃香,中国古代足球就此锁定“技术流”。
  
  球门从汉朝的一方六个变成了双方共用一个,从低球门改为高球门,以将球踢过网洞多者为胜,双方直接对抗变成了间接对抗。所以,从唐代开始,长途带球奔袭这样的场面就不再出现,选手们更在意停球、射门的技巧。
  
  当然,这些情况李泽轩自然是不了解的,他也不需要了解,他想做的事情就是将现代的足球以及足球规则带到唐朝。到时候这个天朝上国每四年再举行一次世界杯岂不美滋滋?谁敢不来就是不给大唐面子,不给大唐面子那就
  
  “呀~!相公,这球比长安城卖的那种空心球更轻,而且弹性也更加好,福伯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韩雨惜从李泽轩手中接过皮球,试了试,顿时惊讶道。
  
  李泽轩理所当然地笑道:“呵呵,这可是工坊用最新的技术、用最新的材料做的,整个大唐只有咱们家能做,其他人就算是知道方法他也做不了,哈哈~!”
  
  韩雨惜将球还给李泽轩,问道:“相公打算拿这球给学生们用吗?”
  
  身为李泽轩的枕边人,韩雨惜知道自家相公现在对赚钱不大感兴趣,所以她便猜测到这种轻盈、弹性好的球,应该是李泽轩专门弄来玩的。
  
  “嗯,没错!不给那帮小兔崽子们弄点娱乐项目,他们总会闲的蛋疼搞事情~!”
  
  李泽轩收起足球,带着韩雨惜走进屋子,顺便回道。
  
  其实足球倒不全是为学生们准备的,也有为他自己,他也想踢足球。
  
  在前世他是一个伪球迷,因为身体比较弱,跑一阵就吃不消了,所以他只是一个场下球迷,平常也就只看看足球比赛而已,很少亲自上场踢球。
  
  当然,看比赛他也只看别的国家的球赛,不是他不爱国,而是本国的足球……………
  
  这一世,他身强体壮、家财万贯而且身居高位,他想在大唐发展足球,从而打造一个足球强国,来弥补前世的遗憾。
  
  想要推广足球,当然要从书院开始推广了,毕竟这里可是汇聚了长安城半数以上的“官二代”。
  
  “可是相公,书院不是专门让学生学习的地方吗?”
  
  韩雨惜问道。
  
  “嘿,不知娘子有没有听过劳逸结合啊?而且为夫觉得,只有会玩的学生,学习成绩才会好,连玩儿都不会玩儿,那还谈什么学习?哈,为夫去给这球添些花纹,娘子你去忙吧!”
  
  翌日,周六。
  
  本该放假的学生们,仍然在学校苦逼地接受军训。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家长昨天见自家孩子没有回家,生怕出意外,昨晚还亲自跑到炎黄书院打探情况呢!得知是书院在调休后,他们这才安心离开。
  
  在他们的口口相传之下,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炎黄书院调休的事情,还未去炎黄书院打探消息的家长也省去了多跑一趟。
  
  “唉,无聊啊!要是搁往常,我这会儿应该还躺在床上睡大觉呢!万恶的军训,万恶的调休啊~!”
  
  课间休息时,孙子凡仰面躺在草地上,神情恹恹地叹气道。
  
  “是没意思,不过也就只剩这几天了,后面就能正式上课了,到时候应该就有意思多了~!”
  
  李泰揉了揉越来越干瘪的肚子,闷闷道。
  
  以前他那“引以为傲”的肚腩木有了,蓝廋呀!
  
  “靠,我去撒个尿,一会儿又该军训了~!”
  
  孙子凡一个鲤鱼打滚儿,突然从草地上站了起来。
  
  说巧不巧,正在此时,一个黑白相间的球状物体呼啸而来,眨眼之间,正好击中了孙子凡的面门。
  
  “嘭~!”
  
  小逗比刚起来,又华丽丽地倒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