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女大难嫁!
    紧张、热血、刺激!
  
      这场别开生面的球赛,给炎黄书院的师生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在场上的,还是在场外的,他们此刻的内心,都是汹涌澎湃的。相比于他们以前的那种无球门打法,如今李泽轩搞的这套玩儿法无疑更加地充满竞技性,更加地能够扣人心弦!
  
      “呼呼,这就完了?山长你再给一刻钟的时间,俺们队一定能扳平比分~!”
  
      程处默看了看场边李泽轩让人临时搞的记分牌,不甘心地大声叫道。
  
      “嘿!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就是再给你们两刻钟,你们也没机会扳平比分的,因为咱们有小恪跟怀仁,哈哈~!”
  
      身为胜者,当然有嘲讽的权利,李泰岂会放弃这么一个机会?
  
      “靠!那是俺刚刚没有尽全力!有本事再多给我们一刻钟试试~?”
  
      程处默梗着脖子、红着脸怒道。
  
      辛辛苦苦踢了半个多时辰,最终却以一球之差落败,他的心里当然非常不服气了。
  
      “都住口~!我说结束了就结束了,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都赶快滚去吃饭去~!”
  
      见这俩货又开始拌嘴了,李泽轩怒斥道。
  
      “哦”
  
      二人闷闷地应了一声,只能乖乖地退回到各自的队伍中。
  
      李泽轩从李承乾手中接过足球,从场外围观人群中挤了出来,然后便准备回家去了。
  
      “哎~!山长~!到底怎样才能得到一个足球~?”
  
      李泰眼睛一直盯着那足球滴溜溜地转,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追了上去,大声地问道。
  
      顿时,四周立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了李泽轩的身上,显然,大家都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李泽轩顿足,他想了想后,说道:“后面几日,书院会陆续引进一批足球,书院的学生,可以免费租用,但只限于在书院内部使用,目前所有的足球都是只租不售,想用钱买肯定是买不到的。不过书院未来的月考以及足球比赛中,对于月考的前三名以及足球比赛的前三名,都会奖励一个足球!想要的话,自己去争取吧!”
  
      说罢,他便头也不回地向操场外走去。
  
      “靠~!又来这招~!就不能直接拿出来卖吗?本王又不差那几个钱~?”
  
      李泰跺了跺脚,十分郁闷地吐槽道。
  
      “嘿~!这不是正合了你的意吗?青雀你的成绩那么好,入学考试还考了第一呢,你有啥好担心的~?”
  
      孙子凡撇了撇嘴,道。
  
      “你妹的,书院现在高手如云,谁能保证次次考第一?子凡你小子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那青雀你可以等月考过后,从得到足球的学生中买足球啊!反正你不差钱嘛~!”
  
      孙子凡又阴阳怪气地建议道。
  
      还别说,李泰听了之后还真有些意动,不过他想了想后,还是摇头道:“靠,不行!本王有钱是不假,可也不愿意被人当成肥客宰!不就是月考前三嘛?小意思~!”
  
      球赛结束了,可是关于这场足球赛的精彩过程,却一直在炎黄书院学生的口中相传。在后面一天的军训中,每逢课间,总是能听到有人在讨论昨天的球赛,而且讨论的场面,那是相当激烈。
  
      在这个缺乏娱乐的时代,集竞技与娱乐于一身的足球刚一出现,就俘获了许多学生甚至是老师们的心!
  
      当然,昨日李泽轩在离开之前所说的那番话,让不少学生的心思都活络了起来,月考前十能得到一个足球,这份奖励实在是太令人心动了!
  
      就算那些不喜运动的学生,万一考进前十后也可以将足球专卖他人,李泽轩也说了,这玩意儿现在是属于有价无市,真要卖的话,价格自然不会低了,所以这是一笔相当丰厚的收益啊~!
  
      许多对自己实力颇有信心的学生,都在心中憋了一股气,他们纷纷暗自打定主意,军训一过,一定要日夜苦读,月考考进前三!这是真正的“书中自有黄金屋”啊~!
  
      “小毛,你这小店差不多拾掇好了吧~?”
  
      午后,李泽轩来到书院,路过主教后面的一条小岔路口的时候,他见一个小房子里一些陌生人在进进出出,走过去一看,里面还有顾小毛,他稍微一想,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于是笑着说道。
  
      “哎~!是差不多了!山长您里面请坐~!”
  
      顾小毛一见是李泽轩来了,连忙上前热情地招呼道。
  
      “爹,这就是咱书院的山长,儿子的这间小店,也是山长送的~!”
  
      旁边的那个老汉,一脸疑惑地看着李泽轩,顾小毛连忙介绍道。
  
      老汉大吃一惊,踉跄两步,上前弯腰道:“小小老儿见过永安侯!侯爷于我们顾家有大恩,顾家上下对您感恩戴德!”
  
      看得出老汉心里很激动,说话都有些说不清了。
  
      “顾大叔,您千万别多礼!这些都是顾小毛应得的,谁让他干事儿勤快呢!”
  
      李泽轩虚扶了一把那老汉,笑着道。
  
      顾小毛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在旁边直挠头,老汉一听,他的儿子竟然受到侯爷的亲自夸赞了,顿时乐得嘴都合不拢,“小毛他没别的本事,就只有两把子力气,侯爷您给了他那么高的工钱,他要是再不卖力,老汉我非得打断他的腿!哎!你看我这记性!侯爷,您快进屋喝口水,哪能一直在外面站着~?丫头,快给侯爷倒碗凉茶!”
  
      屋内立马响起了一个女声:“是,爹!”
  
      李泽轩笑了笑,没有拒绝,他知道里面那位女子应该是顾小毛的姐姐,这小子以前跟他说过。因为顾家家境贫寒,顾小毛的母亲又长年卧病在床,根本给他姐姐凑不出像样的嫁妆,所以都十八岁了还没有嫁出去。
  
      这种情况在现代人看来,肯定会觉得颇为荒谬,但事实还真就是这样!在这个时代,女子因为出不起嫁妆而嫁不出去的,比比皆是。跟现代社会完全相反,现代是男方凑不齐彩礼,是别想娶媳妇儿!
  
      “侯爷!快!里面儿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