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七十五章 使者登门! 新
“咳咳~!我就是随便问问,小轩你别激动~!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校长办公室”内,李承乾见李泽轩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连忙摆手讪讪道。
  
  其实,问出这种话,主要还是先前戒日王朝大相阿罗那顺的突然提亲,给他了一个警醒,那个时候他才意识到竟然有人开始打长乐的主意了,他的神经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敏感起来。
  
  如今见李泽轩这副样子,李承乾哪里还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于是他连忙道歉。
  
  其实他倒不是对李泽轩有什么偏见,只是他认为长乐还小,而且李泽轩现在已经有家室,长乐作为他老子的掌上明珠,怎么可能嫁给李泽轩呢?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妹妹跟李泽轩都姓李,同姓不婚啊!
  
  同姓不婚,中国传统的婚姻禁忌。指同一姓氏的男女不得通婚。先秦至两汉的伦理和法律都反对同姓通婚。
  
  同姓不婚始于中国西周初期,是周人实行族外婚时遗留下的规定。
  
  春秋时,人们对同姓婚配会造成后代畸型及不育已有进一步认识,但同姓婚配仍在贵族中时有发生。战国后,以氏为姓,汉代以后,姓氏不分,因而同姓不婚多有不禁。
  
  至唐代,对同姓婚又循古制,唐律规定:同姓为婚者徒二年,同姓又同宗者以奸罪论。明、清律规定:凡同姓为婚者各杖六十,离异。但上古的姓和后世不同。上古时代,同姓必同宗,后世则同姓不一定有血统关系。所以清末《大清现行刑律》删去了这一规定。
  
  (周制同姓不婚,到汉代则未必,亦有同姓通婚的情况。如《通典》记载:吕后妹嫁于吕云)
  
  所以在确定李泽轩真的对长乐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只是将长乐当做妹妹后,李承乾很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李泽轩有意于长乐的话,那事情可就太麻烦了,李承乾可不愿意让自己的妹妹吃苦。
  
  “足球你也拿了,没什么事情就快走吧!”
  
  李泽轩不咸不淡地说道。
  
  他有些生气了,但他也不知道为何生气,是被误解的愤怒?还是被戳中真相的恼羞成怒?
  
  身为一国储君,居然被当做恶客驱逐了,但李承乾却没有生气,他的脸上只有尴尬,以及轻松,他干笑了两声,便抱着足球退出去了。
  
  …………………………
  
  “山长,真腊、骠国、扶南国使者求见!”
  
  李承乾走后,大概过了半个多时辰,办公室的门又被打开了,却是墨钟走了进来,并躬身道。
  
  “嗯?他们来找我?可有说过是为何事了吗?”
  
  李泽轩放下手中的铅笔,疑惑道。
  
  墨钟摇了摇头,道:“山长,他们没说,您看是见还是不见?”
  
  李泽轩凝眉想了想,点头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
  
  没过一会儿,三个身穿丝绸的棕色皮肤中年,带着三个仆人走了进来。
  
  话说他们这些使者来到长安后,自然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看什么都觉得好,于是就开启了疯狂的“买买买”模式,绫罗绸缎、精美瓷器自然是买了不少,所以这些使者现在一个个地都开始穿丝绸衣服了。
  
  “见过侯爷~!”
  
  三人进来后,都很规矩地朝李泽轩行了一礼,然后用非常生硬的汉话,说道。
  
  先前在军训汇演中,他们都是见过李泽轩的,所以不需要介绍,他们就知道屋里的年轻人是李泽轩。
  
  李泽轩微微一笑,伸手道:“诸位使者不必多礼,请坐!”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些使者态度恭敬,而且为了见他还专门学了一句汉话,这让李泽轩心里很是舒服!
  
  什么叫天朝上国?武力强还不算,得让全世界的人都学你的语言,那才叫天朝上国。李泽轩觉得,自己以后的子子孙孙,应该可以摆脱苦学英语的命运了,他相信凭借着自己以及炎黄书院师生的共同努力,可以让汉语变成世界语言!
  
  李泽轩的话,使者们当然听不懂,旁边的三个翻译立马帮忙翻译,三个使者道了一声谢,才小心翼翼地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这一坐,他们均是吃了一惊,这是什么座椅?怎么如此柔软?
  
  使者们本来以为他们这几天将长安城逛了一个遍,已经算是很有见识了,可是来到全是高楼大厦、琉璃幕墙的炎黄书院后,他们发现自己的那一丁点见识,又不够用了!
  
  这里的一切全都是那么新奇,那么奢华,就仿佛神国的天宫一样。
  
  怀着这些惊讶,他们对于炎黄书院的缔造者——李泽轩,就更加的敬畏了,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太神秘、太强大了!难怪会受到大唐皇帝的重用,年纪轻轻就封为国侯!
  
  “多谢侯爷,我等此次前来,为侯爷带来了一些特产,还望侯爷笑纳~!”
  
  真腊国使者仆牙突递过来一个锦盒,笑眯眯地说道。
  
  “侯爷,这是我国国主给您的一点心意,还请您笑纳!”
  
  其余两个使者纷纷有样学样,都拿出来一个非常精美的盒子,递了过来。
  
  这场面,就算是没有翻译,李泽轩也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他往椅背上一靠,眯起了双眼,并没有去接那礼盒。
  
  “诸位使者若是有事,还请直说,本侯不喜欢绕来绕去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拿了别人的钱,就要替别人办事,李泽轩虽然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清官,但他也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收人礼物,再说,他也不缺钱!
  
  “咳咳!侯爷果然是大公无私、清正廉明之人,我等佩服!”
  
  见李泽轩没有收礼,几人心中一沉,仆牙突干咳两声,讪讪道。
  
  李泽轩摆了摆手道:“本侯廉明与否,这都不重要,诸位还是说事情吧!”
  
  三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仆牙突起身道:“侯爷,贵国的皇帝陛下此次封您为市舶司提举,以后我们几国免不了要与侯爷您经常打交道,我等这是提前过来跟侯爷您混个脸熟啊!”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