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工学,新世界! 上
在长安民众热热闹闹谈论足球的时候,长安城外,云山上炎黄书院的学生们,终于迎来了他们来到书院后的第一堂课!之前的三天半假期已经结束了!
  
  这也是工学被带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堂课,意义不可谓不重大,所以这堂课李泽轩选择了亲自去讲,授课地点选择了在书院前不久刚刚建成的礼堂,这礼堂的建筑风格是李泽轩模仿的前世北大贝公楼所设计的,这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宫殿式建筑,二楼可同时容纳六百多人,这也是李泽轩将授课地点选择在这里的原因之所在,他这节课是讲给所有学生听的。
  
  六百多学生外加七十多老师齐聚一堂,让这个刚刚建成的礼堂顿时热闹了起来,李泽轩见墨钟把“工具”都拿过来后,轻咳一声,道:“好了,都安静!开始上课了!”
  
  哄闹的课堂瞬间鸦雀无声,目前在书院里,还是没有人敢挑战李泽轩的威严的。
  
  李泽轩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的六百多学生,沉默片刻,说道:
  
  “从你们决定进入炎黄书院的那天起,我相信你们对于工学就已经有所了解!但那不过是我在《大唐日报》上作的一番简单介绍而已,你们了解到的只是字面上的东西,今天,我就带你们亲眼看看真正的工学是什么样的!全部都打起精神,睁大眼睛,你们即将要进入一个新的世界!”
  
  见李泽轩如此地郑重其事,学生们纷纷提起十二分精神,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讲台,生怕一会儿会错过什么神奇现象。书院的先生们也好奇地看向李泽轩,今天他们过来“听讲”,主要是想学学李泽轩的讲课方式,按照规定,书院年底要搞职称评定的,有谁不想赶快提高自己的职称呢?
  
  就见讲台上的李泽轩不急不缓地笑了笑,先是问道:“在座的都学过算学,那你们可知祖率是多少?知道的举手回答!”
  
  (祖冲之是在世界数学史上第一次将圆周率(π)值计算到小数点后七位的,这项成果领先世界近一千年,后人主张将圆周长与直径的比值称之为“祖率”,即圆周率的前身)
  
  话音一落,场下瞬间就有四五十个学生举手了。
  
  李泽轩随意指了一个体格偏瘦的学生,道:“这位学生,你来说说吧!顺便介绍下你叫什么名字!”
  
  他虽然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他之前又没给除却一班的学生们上过课,怎么可能知道所有学生的名字呢?
  
  那学生被李泽轩点中,倒是没有怯场,反而隐隐有些兴奋,他站起身冲李泽轩拱手行了一礼,说道:“学生孙仲志,回先生的话,在《缀术》已有记载,祖率大概在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到三点一四一五九二七之间!”
  
  李泽轩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不错,那你可知这个结果是如何得出来的?”
  
  那学生顿时面现尴尬之色,他想了片刻,摇头道:“呃,先生,这个我忘了”
  
  “呵呵,没事,已经很不错了,你先坐下吧!”
  
  李泽轩笑着安抚一句,然后看向其他人问道:“有人知道祖率是怎么算出来的吗~?”
  
  安静了片刻后,有十来个学生举起了手,李泽轩指了指先前有过几面之缘的贾嘉隐,也是炎黄书院开学考试的第四名,说道:“贾嘉隐,你来说说!”
  
  贾嘉隐站起身,不急不缓地说道:“回先生,魏晋时期的算学大师刘徽用“割圆术”计算过祖率,他先从圆内接正六边形,逐次分割一直算到圆内接正一百九十二边形。他说过,割之弥细,所失弥少,割之又割,以至于不可割,则与圆周合体而无所失矣。基于他的这种方法,祖师祖冲之又更进一步,得出了圆周率更为准确的结果!”
  
  (祖冲之曾写过一本数学著作《缀术》,记录了他对圆周率的研究和成果。但当时“学官莫能究其深奥,是故废而不理”,以致后来失传。因为《缀术》失传了,祖冲之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将π算到小数点后第七位,又是怎样找到既精确又方便的密率的,直到二十一世纪仍然是一个谜。但许多数学家都推测,祖冲之很有可能是在割圆术的基础上,采用12次割圆,利用内接圆和外切圆双向逼近圆的周长。总共需要做14次开平方,开方精度最少要到小数点后14位,才将圆周率确定在3.1415926~3.1415927之间的)
  
  李泽轩神色莫名地笑了笑,继续问道:“那你可还有其他方法来求取祖率?”
  
  瞬间,有着神童之称的贾嘉隐也被难住了。
  
  “学生不知,还望先生赐教!”
  
  李泽轩道:“你先坐下,咱们先将此事放在一边,接下来我们一起做个小游戏!”
  
  说罢,李泽轩从讲台上拿起一张纸,纸上面画着一条条黑线(全是平行线,且相邻两条平行线等距),然后又拿出了一盒细针(细针的长度等于平行线距离的一半),做完这一切,他抬起头说道:
  
  “接下来每位学生以及先生,按座位顺序上来将这些细针往这张纸上扔,每人扔一次,快点上来吧!王猛,从你这边开始!”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不清楚李泽轩要玩什么把戏,王猛也是如此,只不过坐在第一排第一个的他,既然被点名了,当然得老老实实地上来了。
  
  来到讲台,他从针盒中抽出一根细针,犹豫道:“山长,是随便扔吗?”
  
  “嗯,就是随便扔,闭着眼睛扔都行,只要你小子能扔到纸上!”
  
  李泽轩笑眯眯地说道。
  
  这本来就是一个涉及概率学的实验,如果所有人都刻意去扔的话,反而会影响结果。
  
  王猛这货也是个逗比,听李泽轩这么说,他竟然真的闭上了眼睛,“咻”的一下,细针就落到了纸上,然后便拍了拍屁股回座位了。
  
  场下学生顿时传来一阵哄笑。
  
  李泽轩摇了摇头,说道:“下一个,继续!”
  
  如此这般,足足用了半个多时辰,所有人才依次上去扔了一遍细针。
  
  回到座位上的学生以及老师们,这时都将目光投向了讲台,就见李泽轩低着头好像在数着什么,他们心中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出声打扰,整个教室安静的落针可闻。
  
  没要多久,李泽轩就抬起了头,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边写边说道:“我刚刚统计了你们的投针结果,投针总数七百一十三次,其中与黑线相交的次数一共二百二十七次!总数与相交次数的比值为三点一四零九六!”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片刻后,才酷酷地说道道:“这就是祖率的近似值!”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