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四十六章 智戴入京!
这是学生们进入炎黄书院后上的第一堂课,也会是他们一生之中印象最深的一堂课!李泽轩从数学、物理、化学、地理四门课中各挑选了一些比较经典的实验,为这些长年受儒学熏陶的学生,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将工学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同时,他这种寓教于乐的教学方式也给了书院所有先生们一个很大的启发,他们发现李泽轩上课的时候,所有学生的注意力都是跟着李泽轩走的,半天的课上下来,连一个中途去方便的人都没有,更别说有人开小差了!
  
  是学生们不想去如厕吗?显然不是,因为李泽轩宣布下课后,礼堂这边的茅房,哦不,现在改叫厕所了,礼堂这边的厕所全部人满为患,许多学生不得不急忙跑去教学楼如厕!
  
  这说明什么?说明学生们舍不得错过一丁点李泽轩讲课的内容!这简直称得上教学史上的奇迹啊!
  
  书院的先生们以前大多都在地方上的官学或者乡县里的学堂当过先生、教过学生,但他们执教学生们的时候是什么情形?除了极个别真心想要通过读书出人头地的好学生在认真听讲外,其余的学生要么在走神,要么在睡觉,而且都在心里盼望着早点下课或者早点放学!
  
  他们的教学效果跟李泽轩这场课相比,简直是一个在深渊谷底,一个在云端之上!
  
  所以李泽轩这边下课后,总管书院教学的颜思鲁连午饭都没吃、在第一时间就将书院的先生们召集了起来,开了一个“教学方式改良与学习”会议,要求五大学部所有的代课老师都要对自己的教学手段进行反思,并限期进行改进!
  
  书院的教导组每星期都会组织教师进行轮流听课,学期末的职称评比中,老师们的教学能力在最终评比结果中,可是占着很大比重的。
  
  所以没有人会不重视这个事情!
  
  当然,李泽轩也旁听了这个会议,但从头到尾他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对于颜思鲁发现问题并迅速做出反应的能力,他是相当赞赏的。说到底炎黄书院光靠他一个人是撑不起来的,需要所有的老师在里面发挥主观能动力才行!
  
  开完会后,许多下午有课的先生们连午饭都顾不上吃,连忙去准备上课去了!
  
  不得不说,在炎黄书院教书,竞争压力真的很大,这里有着整个大唐最牛逼的老师——李纲,还有颜思鲁、王绩、萧德言这样名满天下的名士,跟这样优秀的人在一起共事,你自己也不好意思偷懒的。
  
  李泽轩倒是没有课,实际上这两个学期他没有代任何一门课,因为书院的老师人手完全足够,他这个当“校长”的哪能亲自撸起袖子上阵、跟别人抢饭碗呢?
  
  等到明年下一批学生入学、老师万一不够用的时候,他要是有时间的话,或许会考虑给学生们代课!
  
  所以他便直接回别院吃饭了,下午他还得去一趟长安城,先前吏部的人过来传信,让他去领取市舶司的官印,据说这玩意儿不能让人代领,只能自己亲自去。
  
  ………………
  
  吃过午饭,李泽轩带着庞非基以及其他两名亲卫,四人四骑,从云山奔下,直接前往长安!
  
  如今已入深秋,天气不像先前那般酷热,他出门也就不是很喜欢乘坐马车了,虽然“别摸我”坐着挺舒服,但他还是喜欢这种纵马奔驰的畅快.感觉。
  
  “驾~!让让!前面的人劳烦让让~!”
  
  四人快马来到长安城下,从东面延兴门入城,在城外李泽轩可以纵马狂奔但一进城他就刻意放慢了马速。四人行走在新昌坊与升道坊的大道上,没过一会儿就听到后方传来一阵轰隆隆的车马声,还有一个男子的请道声。
  
  李泽轩听后面那人的语气还算是客气,便带着庞非基他们将马匹驾驭到路边,然后眯起双眼,打量着滚滚而过的这个庞大车队!
  
  整个队伍大概有四五十人,身穿黑色衣甲,而且各个人高马大,披头散发,看上去很是凶恶。为首的马车上挂着一面大旗,上面写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冯”字,车队呼啸而过,转眼间便将李泽轩等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冯?咱长安附近,有姓冯的将门吗?”
  
  李泽轩瞅着车队消失的方向,轻声问道。
  
  庞非基思忖片刻,答道:“回侯爷,将门之中虽然有姓冯的武将,但属下一般都见过!这些人的服饰打扮看上去绝非来自长安附近,甚至绝非中原人士!”
  
  李泽轩眉头一挑,不是中原人?那出行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排场?
  
  索性他去吏部也不是很急,便吩咐道:“非基,你去城门处问问,看看这帮人是何来路!”
  
  “是~!”
  
  庞非基拱手领命,便骑着马朝他们刚刚经过的延兴门奔去!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他就折返了回来。
  
  “侯爷,刚刚属下已经问过城门将官,先前那队人是来自岭南,据说是岭南的耿国公派其次子入朝觐见陛下,那为首的马车中,所坐之人想必应该就是耿国公的次子冯智戴!”
  
  庞非基抱拳答道。
  
  “耿国公?耿国公是谁?”
  
  李泽轩皱着眉头,问道。
  
  大唐有数的几个国公他都听过,但从来没听说还有一个国公叫做耿国公的。
  
  庞非基大汗,他四下瞅了瞅,低声跟李泽轩解释道:“侯爷,耿国公就是岭南酋长冯盎啊~!”
  
  “冯盎,岭南酋长!”
  
  李泽轩念叨了两句,猛然反应了过来,他脸色微变,轻声问道:“你可知冯盎派他儿子来长安做什么?”
  
  庞非基现在虽然不在武侯府任职了,但还是经常找以前的同僚吃酒的,消息上还算是比较灵通,他四下瞅了瞅,然后凑到李泽轩身旁,小声道:
  
  “侯爷,今年四月,岭南诸州此时上奏弹劾高州酋帅冯盎聚兵反叛,如今想必是耿国公送他的儿子入朝向陛下表忠心吧?”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