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九十五章 奇迹!
《大唐日报》上的消息传到国子监后,再度引发一片哗然,尤其是在算学馆内,引发了空前的震动。
  
  由于当初李泽轩愤而“离职”,不仅将算学馆的学生全部给“带”走了,连原来算学馆的先生徐宏志也给“挖”走了,算学馆一度陷入了没有先生,也没有学生的尴尬境地。
  
  无奈之下,孔颖达亲自出面,将告老在家的原算学博士刘洪源(徐宏志的恩师)再度请出山,又从各州府学子中挑了一批学生补充进来(毕竟这年头愿意去国子监的学生还是占了大多数啊,虽然炎黄书院现在也很出名,但是在民间的声望仍然比不上国子监这个大唐第一官学),算学馆这才又恢复了正常教学!
  
  值得一提的是,算学馆这次招生规模,比之前扩大了两倍左右,一共招收了七十一名学生,大有在算学领域想要与炎黄书院一较高下的架势。
  
  除了招收的学生变多了之外,孔颖达还为算学馆聘请了三名助教,来帮助刘洪源执教算学馆。因此,如今的算学馆无论是在学生规模,还是在师资规模上,都比先前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算学馆内。
  
  “诶,听说了没?永安侯做了一个简单的投针游戏,就能简单地算出祖率的近似值,太神奇了!”
  
  “我看过了,不过我觉得这一定是巧合吧?毕竟投出去的针压不压线完全是看运气的,他最终能得到这么一个结果,也完全是靠运气的!”
  
  “我也觉得是巧合!他要是再做一次,结果肯定不一样了!”
  
  “我看未必!永安侯既然敢将这个实验公布在《大唐日报》上,肯定已经做好了被质疑的准备!也就是说这个实验,是经得起质疑的!”
  
  “话说刘先生怎么还没来?以往这个时辰,他老人家早就应该来了啊!”
  
  “刘先生来了,刘先生来了!”
  
  就在学生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口进来了一个粗布白衣老者,配合着他那斑白的头发,莫名显得有些沧桑。老者后面还跟着三个中年文士,均是刻意落后那老者半步,以示尊敬。刚刚还闹哄哄的教舍,顿时变得静悄悄了。
  
  “呵呵!老夫刚刚在外面听到你们都在议论报纸上的那个投针实验,想必你们都很想知道报纸上的那个结果到底是不是巧合吧?”
  
  老者站在讲台上,看着下方的学生们呵呵笑道。
  
  这老头儿就是刘洪源,本来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岁数却又被请了回来,在国子监算学馆待了十几年的他,说到底还是对这里有些不舍啊!
  
  并没有学生出声应和,因为来到国子监这么久,他们都知道国子监大部分老师都不喜学生谈论与李泽轩有关的事情,这已经算是心照不宣的事实了。
  
  虽然不能出声,但学生们的双眼都是亮晶晶地看着刘洪源。
  
  刘洪源对于李泽轩没什么偏见,相反,李泽轩的新式算学教材他还买了一本研读过呢,见学生们一副想说却不敢说的样子,他又笑道:
  
  “其实不光你们想知道,老夫也想知道永安侯得到的结果是不是巧合。老夫在上课之前准备了一张画有刻线的纸,还带了一包细针,刻线间的距离以及针的长度跟报纸上描述的完全一样。所以今日咱们算学馆也来做一次投针实验,看看这报纸上的结果到底是不是巧合~!”
  
  刘洪源一边说着,一边从一个助教手中接过一个灰布包裹,里面放的正是一张画了线的宣纸,以及一包细针。他今日上课之所以迟到,就是去准备这两样玩意儿去了!
  
  学生们一听,顿时忍不住在私底下议论纷纷。
  
  “哇!我们也要做投针实验了?刘先生可真开明啊!”
  
  “嘿!要是能证明报纸上的结果是巧合的话,咱们算学馆此次岂不是会名声大噪?”
  
  “哈哈!依我看八成是巧合!”
  
  “呵呵,我看未必!”
  
  刘洪源拍了拍桌子,示意学生们安静,然后他说道:“我们算学馆一共有七十一名学生,数量上还是有些少了,为了跟报纸上投针实验的总体数量差不多,一会儿你们按顺序上来投针,每人投十次,注意不要用里过猛,将细针扔到了纸外。我跟三位先生在旁边帮你们统计细针压线的次数。姚元河,上来,从你这边开始~!”
  
  说罢,刘洪源摊开宣纸,并对坐在门口的一学生吩咐道。
  
  “是,刘先生!”
  
  那学生应了一声,便十分兴奋地跑了上来。
  
  其余三位助教,纷纷拿着纸和笔,站在刘洪源身后,准备做好记录。
  
  投针实验的验证实验,在国子监算学馆正式展开。
  
  整个实验足足持续了半个多时辰才宣告结束,由于是即时统计,学生们扔出去的细针压一次线,助教们就立刻统计一次,因此实验刚结束没多久,最终结果便统计出来了。
  
  刘洪源拿着自己的统计结果跟三位助教一核对,发现结果都相同后,他转身对下面的学生说道:“我们一共有七十一名学生,每人投了十次,也就是说刚刚你们一共投了七百一十次,经过我与三位先生的统计,压中线的细针一共有二百二十六次~!”
  
  他话音一落,下面有个记性稍好的学生顿时就惊呼道:“七百一十,二百二十六,报纸上的结果是七百一十三,二百二十七!咱们的结果与报纸上的好接近啊~!”
  
  “哗~!”
  
  满堂学生立即哗然。
  
  讲台上的三位助教也是面色一滞因为这个时候,他们也回忆起来报纸上的数据了。
  
  刘洪源面不改色,他转过身子,拿起粉笔在黑板上演算了起来,学生们见状,连忙停止议论,安安静静地看着刘洪源演算。
  
  710/226=3.14159292………
  
  待算到小数点后七位的时候,所有人的面色都变得精彩起来,一直处变不惊的刘洪源也不例外。老先生此刻激动地浑身都在颤抖,手上的粉笔掉了也浑然味觉,就听他喃喃自语道:
  
  “奇迹啊!老夫,老夫竟然算出了祖率小数点后的第六位…这…”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