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刺探! 补盟主纪年的欠更11/22

      “马兄,你将人招进来后,要立即组织他们进行足球规则培训,并从中挑选一批培训成绩优良的人充当教练,咱们先把足联总部组建好,再去想办法在大唐各州府成立足联分部!”
  
      办公室内,李泽轩继续说道。
  
      马周点了点头,道:“侯爷放心,马某明白您的意思~!”
  
      说罢,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笑道:“对了,侯爷,您昨日的上课内容通过《大唐日报》传播出去后,在长安城内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尤其是您的那个投针实验,据说国子监算学馆的刘博士亲自做了一遍,投针七百一十次,压线二百二十六次,二者相除等于三点一丝一五九二九二,比您上次得到的结果还要精确~!”
  
      李泽轩内心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密率,这个刘博士居然得出了密率,当年布丰提出了投针实验,意大利数学家拉兹瑞尼巧合之下利用投针实验得到了密率,如今是他提出了投针实验,而刘博士得到了密率,不得不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冥冥之中存在了许多巧合!
  
      “哦?那这个刘博士运气可真够好的~!”
  
      李泽轩面色平淡地感慨了一句,马周却非常兴奋地继续道:“侯爷,刘博士的这个结果传出去后,民间读书人对报纸上的其他内容更加信服了,现在咱们炎黄书院的声望怕是更隆了~!”
  
      马周话音一落,虬髯客若有所思地看了李泽轩一眼,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侯爷~!”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以及庞非基的声音。
  
      马周与虬髯客对视一眼,便找了个借口告辞而去,他们明白庞非基没有直接进来,而是选择敲门,就是代表着有事情要单独找李泽轩。
  
      “非基,什么事~?”
  
      虬髯客给跟马周离开后,庞非基走了进来,李泽轩抬眼看了看鸡哥,出声问道。
  
      庞非基抱拳道:“侯爷,属下得到消息,在刚刚的早朝上,冯智戴被陛下赐为卫尉少卿,而且还赏赐了一处府邸,看来他是真的要在长安城长住了~!”
  
      “卫尉少卿?”
  
      李泽轩在脑海中搜寻了相关信息后,轻声道:“看来他还真是来当质子的啊!”
  
      卫尉寺,乃九寺之一。北齐设立卫尉寺,卫尉改称卫尉寺卿或卫尉卿,副官称卫尉少卿,隋唐时已成闲职,主要是掌供宫廷、祭祀、朝会之仪仗帷幕,一直延续到南宋被并入工部。
  
      李二给了冯智戴这么一个闲职,内中深意怕是只要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能想明白。
  
      “不用再关注此人消息了!咱们只要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成~!”
  
      李泽轩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对鸡哥说道。
  
      李二绝对不是一个笨人,李泽轩相信他能想到的事情,李二一定也能想到,所以他觉得没必要去跟着瞎操心了。
  
      庞非基应道:“是,侯爷~!”
  
      …………………
  
      宫城外。
  
      早朝完毕,冯智戴从皇宫出来,随他来到长安的侍卫见到他连忙迎了上来。
  
      “二公子,您没事吧?”
  
      那为首的黑脸侍卫忙问道。
  
      “呵~!本公子能有什么事?阿木你现在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冯智戴不以为然地轻笑道。
  
      那黑脸侍卫正色道:“公子,咱们现在是在长安,可不比在岭南,属下必须得保证您的安全!”
  
      冯智戴无奈地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去驿馆收拾行李,咱们有新府邸了!”
  
      黑脸侍卫拱手应诺。
  
      路上,冯智戴坐在马车内,无意间听到了路上行人好像都在议论着同一件事情,他挑开车窗,对外面的侍卫喊道:“阿木,你过来~!”
  
      “公子,何事?”
  
      名叫阿木的黑脸侍卫凑到车窗前问道。
  
      冯智戴道:“路上那些人议论的投针实验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个?”
  
      阿木拧了拧眉,答道:“公子,属下先前问过了,他们议论的东西是今天《大唐日报》上面的内容,好像是永安侯又弄出什么了不得的发现了!”
  
      “《大唐日报》?哦,长安城不正是《大唐日报》的发源地吗?”
  
      一路走来,冯智戴在其他州府,也见到过《大唐日报》,这还要得益于太原王家的帮助,要不然他就只能在长安城看到报纸了。
  
      “阿木,差人去帮本公子买一份今日的《大唐日报》,现在就去~!”
  
      冯智戴又出声吩咐道。
  
      “是,公子~!”
  
      阿木答应过后,便派人去买报纸了。
  
      没过一会儿,他就拿着一份《大唐日报》折返回来了。
  
      冯智戴接过报纸,马车再次开动,朝着驿馆的方向行驶而去。
  
      马车内的冯智戴看完今日的头条新闻后,再联想着方才听到行人议论的内容,他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李泽轩啊,李泽轩,在岭南本公子都听过你的一些事迹,如今既然到了长安,本公子得借此机会多多了解一下你啊!”
  
      冯智戴目光深邃,喃喃自语道。
  
      “公子,驿馆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车外的阿木敲了一下车窗,喊道。
  
      “嗯,我知道了!”
  
      冯智戴放下报纸,掀开车帘,跳下了马车。
  
      “阿木,你随我过来!”
  
      出乎意料的是,冯智戴并没有急着进驿馆,而是走向了一边寂静无人的竹林,并吩咐道。
  
      阿木连忙跟了过来。
  
      “公子!”
  
      “嗯,你最近帮我搜集一些关于永安侯的情报,只要关于他的,我都要!越详细越好!”
  
      冯智戴负着双手,吩咐道。
  
      阿木面色微微一变,问道:“公子,您是想…”
  
      冯智戴背对阿木,道:“我想什么你不用管,更无需知道!你刺探消息的时候要小心,这里是长安,陛下的耳目众多,千万不要让人察觉!你不要去找李泽轩身边的人打探他的消息,那样容易暴露,明白吗?”
  
      阿木抱拳道:“属下明白!公子且安心,属下断不会给您招惹麻烦的~!”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