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零一章 实力解惑!

      李泽轩对于国子监本身并没有什么仇怨,至多就是国子监的一些人看他不顺眼而已,他自己并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到心里去。
  
      当初他愤而离职,也不是故意针对孔颖达,相反在国子监教书的那段时间里,孔颖达对他还颇有照顾,说到底,他只是有些对儒学盛行的国子监不大感冒罢了!
  
      再说,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他现在只是一心地想要搞好炎黄书院,哪里有工夫去纠结那些小恩小怨?
  
      “呵呵,徐先生,刘老先生,快进来,请坐!墨钟,看茶!”
  
      墨钟将徐宏志、刘洪源迎了进来,李泽轩连忙起身,热情地招呼道。
  
      徐宏志拱了拱手,真诚地说道:“山长,这是徐某恩师,他老人家有事情请教你,还望您可以不计……”
  
      “诶~!徐先生这么说就言重了,我这是与刘博士第一次见面,哪有什么前嫌之说?都快到里面坐,刘博士,您先请!”
  
      不待徐宏志说完,李泽轩就打断道。
  
      刘洪源很是欣赏地看了李泽轩一眼,边随着李泽轩往里面走,边笑道:“永安侯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心胸,难怪能在短短数月之内,创下这么大的家业!”
  
      几人相继落座,李泽轩笑道:“刘博士过奖,您老在算学馆兢兢业业数十年,教书育人,呕心沥血,才是我辈楷模啊!”
  
      刘洪源是徐宏志老师的事情,李泽轩都知道了,而且关于刘洪源以前的事迹,他也调查过,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民教师”!
  
      见李泽轩满脸和善,并没有任何不悦,先前还有些担忧的徐宏志,顿时放下了心。
  
      此时就听刘洪源道:“哈哈!罢了罢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莫要再提!今日老夫来找永安侯,是有一事相求啊!”
  
      老先生教了一辈子书,身上却一点架子都没有,姿态也放的比较低,与那些腐儒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李泽轩心中敬佩,嘴上连忙说道:“老先生严重,您有事情尽管说来,何谈什么求或不求的?这不是折煞晚辈么?”
  
      刘洪源听李泽轩答应,也顾不上客气了,他苍白的老脸上,此刻浮现了一丝红晕,估计他的内心此时很兴奋,“前几日老夫看了永安侯你做的那个投针游戏,好气之下,也在算学馆做了一个类似的游戏,其结果,永安侯你想必早已听说。有生之年,能精确求到祖率小数点后的第六位,老夫心中固然兴奋,但是……”
  
      说到这里,老先生停顿了一下,李泽轩很配合地出声问道:“但是什么?刘博士直说无妨!”
  
      刘洪源点了点头,又继续道:“但是老夫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为何通过一个简单的投针游戏,就能求得祖率?这看上去着实有些儿戏!老夫思索了整整四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厚颜登门,想要请教请教永安侯,还望不要怪罪老夫不请自来!”
  
      原来是为了投针实验啊!
  
      听罢,李泽轩才明白老先生是为何而来,但他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为了一个问题而纠结了整整四天,这还真是一个执着的老头儿啊!
  
      其实关于投针实验的原理,炎黄书院的不少老师,包括徐宏志,都过来问过他,但他却没有说,他想让书院的先生自己去慢慢找答案。
  
      如今老先生大老远地跑一趟,专程为了这个,李泽轩就不好再继续卖关子了。
  
      “既然刘博士想知道这个游戏其中的原理,那晚辈今日就讲一讲,有错误之处,还望二位指正~!”
  
      李泽轩客气一句,然后他从办公桌的笔盒里抽出了一支铅笔,顺带拿了一张白纸,开始一边画一边讲解道:
  
      “假设有一根铁丝弯成一个圆圈,使其直径恰恰等于我之前做投针游戏时在纸上画的平行线间的距离,我们用d(得)来表示这个距离。
  
      可以想象得到,对于这样的圆圈来说,不管怎么扔下,都将和平行线有两个交点。因此,如果圆圈扔下的次数为n(恩)次,那么相交的交点总数必为2n(恩)。”
  
      咳咳,大唐的人可不懂英语,更加不懂英语字母的读法,所以李泽轩设未知变量的时候,就用汉语拼音的读法来读,以免别人听不懂。
  
      (为了方便阅读,后文不再对字母进行额外标注)
  
      刘洪源跟徐宏志都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俩都学过李泽轩的新式算学,教材里面有关于方程的知识点,所以他们也能理解李泽轩现在设未知变量的做法。
  
      李泽轩继续道:“我们现在设想把圆圈拉直,那么铁丝的长度就是πd,哦,对了,我一般喜欢用π,来表示祖率。圆圈拉直后,这样的一条这样的铁丝扔下时与平行线相交的情形,显然要比圆圈复杂些,可能有4个交点,3个交点,2个交点,1个交点,甚至于都不相交。
  
      由于圆圈和直线的长度同为πd,根据机会均等的原理,当它们投掷次数较多,且相等时,两者与平行线组交点的总数大致也是一样的,这就是说,当长为πd的铁丝扔下n次时,与平行线相交的交点总数应大致为2n。
  
      现在讨论铁丝长为l的情形。当投掷次数n增大的时候,这种铁丝跟平行线相交的交点总数m应当与长度l成正比,因而有:m=kl,式中k是比例系数。
  
      为了求出k来,只需注意到,对于l=πk的特殊情形,有m=2n。于是求得k=(2n)/(πd)。代入前式就有:m≈(2ln)/(πd)从而π≈(2ln)/(dm)!
  
      当直线的长度是平行线间距的一半时,上面的式子就可以写成π≈n/m。这就是我们之前做的那两场投针游戏!”
  
      这里面有些“超纲”的知识点,李泽轩讲着讲着就忘了解释,也不管他们能不能听明白,就一股脑地全部讲了出来。
  
      果然,刘洪源与徐宏志都是大皱眉头,二人默默地“消化”半晌后,刘洪源出声问道:
  
      “老朽有一处不明,敢问何为机会相等原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