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零五章 晴天霹雳! 补盟主纪年的欠更13/22
市舶司的章程已定,接下来就靠李孝恭去挑选合适的官员来填充这个刚成立的部门了,这个李泽轩可帮不上忙。朝堂上的大佬们他虽然大多都认识,但认识归认识,不熟还不是白搭?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种事情还是得交给李孝恭这个朝堂上的“老油子”来,他自己还有一大堆事儿呢!
  
  足联这边,马周办事儿效率也是高,现在足联总部的班子已经搭起来了,新进来的三十多个年轻书生,正在马周的组织下学习李泽轩编写的《足球管理条例》,一个星期后可是要对他们进行考核的。
  
  李泽轩计划等这批人培训完后,从他们之中挑选一些人派到地方上成立足联分布,大唐有十道,他目前只打算在每一道搞一个分足协,而不是每一州,毕竟大唐一共有三百多个州呢,他上来去找那么多人?
  
  另外,先前由于李泽轩的那场精彩的工学启蒙课,而使得炎黄书院名声大噪,每逢周末,都有别处的学生慕名过来参观,李泽轩对此自是来者不拒。
  
  前来参观的学生去的最多的两个地方分别是光华楼以及运动场。
  
  光华楼的楼下有个巨大的地球仪,上面详细地标明了大唐各个州县的位置,其他的国家倒是没有详细标注,但从这个地球仪上可以看出,大唐得国土相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还是非常小的。
  
  这让许多人很是吃惊,因为在李泽轩之前,所有人都认为大唐是世界的中心,可是…现实并不是这样啊!
  
  当然也有人怀疑地球仪的真实性的,但一有怀疑者,旁边就会有炎黄书院地学生,掏出书院的《地理》教材与其辩论的。一段时间下来,倒是让不少人接受了李泽轩的地球理论!
  
  书院的体育部现在已经有一批足球可以供书院内部的学生免费租赁,因此书院内又出现了好几个由学生们组建的足球队,但球场只有一个,李泰他们几个纨绔二代不可能天天占着,最后几个足球队互相商量了一下,平常的话随便,周末场地就必须轮着来。
  
  所以运动场这边,基本上每个周末都有足球赛,前来炎黄书院参观的学生,也大多都喜欢到这边看热闹,相应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受到了足球运动的魅力。
  
  这些人回去后大多都起了要买足球的心思,不过看到那昂贵的售价以及奇趣阁外每天排着的长队后,他们又纷纷打消了这个主意。
  
  既然买不起,那就租呗!虽然一个足球租一天需要一百文,但几个人分担下来也就十几文钱,还是可以接受的。
  
  于是,足联的足球租赁业务也就火了起来,库房里面的三百多个足球,基本上每天都能全部租出去,一天下来就有几十贯的收入!虽然对于李泽轩来说这都是小钱,但这个小钱,也要比某些酒楼商铺一个月的利润都多,委实羡煞了不少人!
  
  “呼~!书院、市舶司、足联的事情总算暂时告一段落了,终于能忙自己的事情了!”
  
  李泽轩行走在云山的小道上,长出一口气,感叹道。
  
  这段时间,他为了炎黄书院、为了市舶司、为了大唐足联,可算是忙坏了,如今这三个部门都已经初步进入正轨,他也就能腾出手来做些有趣的事情了!
  
  比如说给云山别院供电!
  
  这是他很早之前就想做的,他已经厌倦了昏暗的烛光,他要给这个世界的黑夜带来光明,咳咳,扯远了,他只是想让自己家用上电灯泡,多么简单的一个要求啊,可是这其中的困难却有很多!
  
  但李泽轩还就不怕困难,毕竟现在有了橡胶,可以用橡胶包铜线当电线用了,比先前那种漆包线更加稳定,如此一来,中长距离的电力传输就有保障了!
  
  而且在云山的西面山顶有一小型瀑布,到时候在瀑布下放一个水力发电机,然后牵一根电线回去,再想办法造一个电灯泡,不就可以实现电力照明了吗?
  
  虽说他手头上没有制作电灯灯丝所需要的金属钨,但谁说只有钨才能做灯丝的?其他导电材料一样可以做,只不过寿命短些罢了!
  
  一想到有机会能在大唐用上电灯,李泽轩内心忍不住一阵汹涌澎湃,这货回到了家,便一头钻进了书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搞电力研究!
  
  ……………………………
  
  “陛下,不好了,不好了!”
  
  夜幕降临,甘露殿。
  
  一个小太监忽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边跑边说道。
  
  站在赵松旁边不远的赵松,狠狠地瞪了那小太监一眼,暗道这厮真不会说话,什么叫做“陛下不好了”?这不是在诅咒李二吗?
  
  “嗯?何事慌慌张张?速速道来!”
  
  李二倒是没想到那里去,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喝问道。
  
  那小太监慌忙道:“陛下,魏王殿下,魏王殿下他病重不起了!”
  
  “什么?青雀病了?”
  
  李二牛眼一瞪,豁然起身,冲那小太监大声道:“青雀怎么病了?他上午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病重不起?太医?太医呢?还不快给朕传太医?”
  
  小太监带着一丝哭腔道:“回陛下,已经请过太医了,可是太医说……太医说……”
  
  “哐当~!”
  
  就在这时,大殿门口传来一声瓷盘摔地的声音,心烦意乱的李二以为是某个下人不小心打碎了花盆什么的,就想出声训斥,可抬头一看,他顿时就愣住了,已经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李二快步走了下来,迎向大殿门口的来人,道:“观音婢……”
  
  “青雀怎么了?你快说青雀怎么了?”
  
  来人正是长孙皇后,她看夜色已深,就想给李二送些茶点过来,可谁知道刚过来,就听到了这么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整张脸顿时变得煞白!
  
  此刻她也顾不上什么失礼不失礼了,仿佛没看到李二一般,她直接冲到那小太监身前,有些声音嘶哑地问道!
  
  对,就是嘶哑!身为一个母亲,没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加打击人了!
  
  ………………………
  
  第三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