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零六章 霍乱!!!

      “今日午后,魏王殿下与长孙公子、程公子等,在梅村外的草坪上踢球,踢完球回来后魏王殿下刚吃过晚饭就上吐下泻,起初魏王府的长史还以为是饭菜不干净,便重重地责罚了膳房管事!
  
      魏王府的医官也只当魏王是吃坏了肚子,他们给魏王开了一副止泻的方子,侍候魏王服下后,谁知殿下的病症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更加严重了!现在魏王都快把胆汁给吐出来、把肠子给拉出来了!”
  
      李二夫妇忧子心切,此刻也不管天色已晚,二人直接摆驾出宫,前往魏王府,路上,先前来报信的那个小太监这才有机会向李二说明详情!
  
      李二阴沉着脸,说道:“那太医怎么说?”
  
      小太监答道:“回陛下,先前情急之下,魏王府长史连忙去请了秦老太医和王老太医,可是两位老太医给魏王殿下诊了脉后,说魏王殿下是患了…患了…”
  
      长孙皇后急问道:“我儿患了什么病?快说!”
  
      小太监身子一抖,哆哆嗦嗦道:“回娘娘,两位太医说…魏王殿下患了…患了霍乱!!”
  
      “霍乱?!”
  
      纵然李二与长孙皇后心里早有准备,听到这两个字眼后也都是被吓了一跳,吃惊过后,长孙皇后的脸色顿时白了起来,因为得了这个病的人,基本上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混账!青雀本来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得霍乱!查!赵松!带人给朕好好地查!看看是不是有人胆大包天,敢给朕的儿子投毒!重点查查青雀最近食用的食物以及水源~!”
  
      李二虽然心里也非常不好受,但他始终是个男人,所以他的脸色还算是镇定。但身为皇帝,难免会有些“受破坏妄想症”,觉得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儿子,故而他阴沉着脸,声音冷然地吩咐道。
  
      “诺~!”
  
      这种关头,赵松是一点也不敢含糊,他应了一声,便下去安排了。
  
      “独孤信~!”
  
      “末将在~!”
  
      “即刻派人去将太医署的所有太医,不管这个时辰有没有睡下,全部都给朕请到魏王府!”
  
      “末将遵旨~!”
  
      “另外,派人骑快马去太白山一带,看看能不能找到孙神医~!”
  
      李二一番安排后,仍然不放心,他又把希望寄托于孙思邈的身上了。只是这老头儿正带着徒弟云游四海、救济众生,行踪飘忽不定,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独孤信也明白这些,他抿了抿嘴,犹豫了片刻,还是抱拳应道:“末将,遵命!”
  
      李泰得了这种要命的病,事到如今,他们这些做臣下的,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只希望到时候不要被牵连。
  
      ......................
  
      “参见陛下,参见娘娘~!”
  
      一刻钟后,李二与长孙皇后终于来到了魏王府,不理下人们的行礼,李二直接沉着脸问道:“青雀呢!带朕去!”
  
      “陛下,魏王殿下在后院呢!哎哎,陛下,您和皇后娘娘万金之躯,不能这样过去啊!”
  
      魏王府吴长史说了一半,见李二跟长孙皇后就要进去,他连忙阻拦道。
  
      “混账!快给朕滚开!”
  
      李二大怒,虽说霍乱能传染,那也只是通过食物和水源传染,吴长史这样,就属于典型的小题大做了!再说,就算是有传染到他的风险,他这个时候也得去啊!里面的那年轻人可是他的儿子~!
  
      于是,此刻他也顾不上什么君臣和睦了,直接一只手就把吴长史给推了老远,然后带着长孙皇后朝后院快步走去了~!
  
      后面一大队人赶忙跟了过去~!
  
      来到后院,就看到一个厢房里面灯火通明,不需要问,李二便直接朝那个房间走去。
  
      刚靠近那房子,他便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味,差点没把他给熏死,但此刻他的儿子还危在旦夕,他哪里有工夫嫌臭呢?
  
      长孙皇后更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夫妻二人便这样推门而进。
  
      他俩都这样了,那后面的一大堆人哪里还敢嫌臭不进呢?于是一个个地都强忍着反胃的冲动,“呼啦啦”地全进去了。
  
      “青雀,青雀,你怎么样了?”
  
      入眼就看到青雀满脸苍白地躺在床上,床的旁边放了一个木盆和一个马桶,屋子里的臭气就是从这两个东西里发出的。长孙皇后见自己的儿子一副有气无力、奄奄一息的模样,踉跄了两步,走了过去,摸着李泰的脸颊,悲声道。
  
      听到长孙皇后的声音,李泰费力地睁开了眼睛,虚弱道:“母后...母后来了!您...您快出去,这儿臭!儿臣...儿臣休息两天就好了,您别担心~!”
  
      听他这么一说,一代女强人长孙皇后,也是悲从心来,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顿时夺眶而出,“傻孩子,母后不怕臭!青雀,你快跟母后说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李泰的脸上强自牵扯出一丝笑意,却是笑得比哭还难看,“儿臣...儿臣没事,母后你快走吧!呕~!”
  
      “快!快把木盆端过去~!”
  
      吴长史见状,连忙冲床旁边的丫鬟吼道。
  
      丫鬟们慌忙端起木盆,递到了李泰身边。
  
      “呕~!呕~~!”
  
      李泰撕心裂肺地狂吐起来,可长孙皇后在一旁看得分明,李泰吐出的根本就没有食物,只有黄水!想必是先前已经将肚子里的东西吐干净了吧!
  
      见此情景,长孙皇后不由肝胆俱裂!
  
      李二也瞧见了,他的脸此刻比锅底都要黑,他阴沉道:“独孤信,太医呢?太医们怎么还没来,你再派人去请,不来的都准备去发配边疆吧!”
  
      独孤信无奈,只能赶忙抱拳道:“是,陛下~!”
  
      说巧不巧,就在这时后院进来了一队士兵,正是独孤信麾下的禁卫军,禁卫军的中间,还夹杂着许多人,一个个儿地衣衫不整,想必是被人直接从被窝里抓起来的!
  
      “陛下,太医署的所有太医均已带到~!”
  
      一个副将官小跑过来,抱拳道。
  
      李二点了点头,绕过这将官,走到众太医跟前,厉声道:“青雀患病,你等立刻进去会诊,能治好青雀之病的,朕重重有赏,若你们所有人都治不好,哼~!”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