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零九章 此霍乱非彼霍乱!
“陛下今日身体不适,暂且罢朝一日,百官若有急事,先将奏折交由尚书省,由房相、杜相代为处理!”
  
  太极殿外。
  
  等了许久也不见李二召他们进殿的文武百官,突然等来了这么一封旨意,顿时忍不住在私下议论纷纷。
  
  “今日这是怎么了?齐国公没来,卢国公没来,鄂国公(尉迟敬德)没来,现在陛下也没来!”
  
  (贞观元年,长孙无忌改任吏部尚书,并被定为功臣第一,进封齐国公)
  
  “应该是出大事了!圣上即位以来,一向勤政爱民,还从没出现过不上早朝的情况啊!”
  
  “能出什么大事?再说就算是出事,也不可能这么多重臣同时不来吧~?”
  
  房玄龄见底下闹哄哄地,忍不住站了出来大声道:“诸位同僚若是有事,请将奏折交予房某,若无事,还请回到各自衙门,各司其职~!”
  
  身为帝国宰相,房玄龄还是很有威望的,他话音一落,百官立刻安静了下来。
  
  秦琼目光一闪,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想去程府和尉迟府看看。
  
  …………………
  
  “特娘的,全是一群庸医,你们不给我儿吃饭,难道是想让他饿死不成~?”
  
  程府后院。
  
  程咬金一掌拍着了院中的石桌上,双眼发红地大怒道。
  
  话音刚落,那石桌“砰”的一声,从中间炸裂开来,散落在了地上。
  
  他面前的太医无奈道:“卢国公息怒,贵公子现在不能进食啊!您让人给他喂饭,是在害他啊!不瞒您说,魏王殿下那边,也是采用着同样的治疗方法!”
  
  程咬金气急败坏道:“放屁!俺老程只知道人若是不吃饭,总共也撑不了多少天!你们这帮庸医救不了人却还在这里害人~!”
  
  “卢国公,您若是执意让贵公子进食,贵公子绝对撑不过三天,若是不进食,最起码可以多撑五天!”
  
  太医有些着恼道。
  
  任谁被程咬金这样一口一个庸医庸医地骂,也会恼火的啊!
  
  “老爷,别说了,咱们听太医的吧!”
  
  程夫人擦着眼泪,拉着有些丧失理智的丈夫说道。
  
  “哼!听个屁!管家,立刻派人去云山,将小轩请过来!”
  
  程咬金拂了拂袖子,转身就走,并吩咐道。
  
  “永安侯?卢国公若是将永安侯请过来,或许还会有一线转机~!”
  
  那太医听到程咬金提起李泽轩,忍不住眼前一亮,在心中喃喃道。
  
  ……………………
  
  “侯爷,侯爷,不好了,出大事了~!”
  
  云山别院。
  
  李泽轩正在和家人在客厅中用早餐,就听到外面庞非基在鬼哭狼嚎道。
  
  “什么事儿大惊小怪的?来来来,有没有吃早饭,没吃的话一起坐下吃!”
  
  李泽轩看着门口气喘吁吁的庞非基,没好气道。
  
  “侯爷,这都啥时候了,您…您快别吃了,出大事儿了,您快随属下进城吧!”
  
  庞非基摆了摆手,无力吐槽道。
  
  李泽轩好奇道:“到底出了啥事儿?把你急成这样~?”
  
  庞非基见李泽轩一副不当回事儿的样子,也不绕弯子了,直接说道:“侯爷,属下得到消息,魏王殿下,还有程处默、尉迟宝林、孙子凡,昨日同时得了霍乱,此刻正命悬一线,危在旦夕啊!侯爷您快去看看吧!”
  
  “霍乱~!”
  
  李京墨、李夫人以及韩雨惜,闻言都是面色大变,李泽轩也是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他就觉得庞非基是在瞎扯,前世的记忆告诉他,霍乱是从清朝末年才传入中国的啊!这个时代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急性传染病~?
  
  但是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李泽轩发现在之前的医学典籍中,已经有关于霍乱病的记载了!
  
  认真地将脑海中两世的记忆互相比对了一番,李泽轩才发现此霍乱非彼霍乱,二者之间是有实质性差别的。
  
  现代人所说的霍乱通常是指虎烈拉,是因摄入的食物或水受到霍乱弧菌污染而引起的一种急性腹泻性传染病。电视剧《闯关东》中,日本孩子一郎被秀儿救回来,却被她爹扔出去,就是因为一郎可能得了虎烈拉。
  
  对霍乱弧菌引起的霍乱,即虎烈拉,学者们多认为是从清嘉庆二十五年即1820年传入中国的。他是依据宋如林在重刊林森《痧症全书》序中所言:“嘉庆庚辰(1820年)秋,人多吐泻之疾,次年辛巳更甚剧”。又云:“此症始自广东,今岁福建台湾,患者尤甚”。
  
  在世界霍乱的七次大流行中,中每次都是重疫区,并且在两次流行的间期也患者不绝,病毙者甚众。清光绪年间的霍乱传染很严重,有的时候抬着棺材送葬的,棺材还没抬到地方,他自己就病死了。这是光绪二十年后连续出现在丹东(那时候叫安东)的情况。
  
  但古人所说的“霍乱”,并不完全对应虎烈拉,也可能只是单纯的上吐下泻的症状,如夏秋季节常见的急性肠胃炎。所谓“霍,就是忽,所谓霍乱,即忽然发生的病乱。这个词汉代以前就有,并不是近代翻译而来。
  
  早在《黄帝内经》中,就已经有霍乱的相关记载,如《灵枢五乱》篇说:“乱于肠胃,则为霍乱”。《素问气交变大论》说:“岁土不及,民病飨泄霍乱”。《素问六元正纪大论》说:“太阴所至为中满霍乱吐下”。
  
  军队行军过程中所遭受的瘟疫,多半就是霍乱。而霍乱一起,军士死伤惨重,还没开始打仗呢,就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对于霍乱,古人主要是预防为主,治疗为辅,总的来看,对于这种甲级烈性传染病,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治疗办法。金朝泰和年间,广济院僧人爆发霍乱,一方士用附子、干姜煎药来救,喝完以后,逼出几口鲜血,然后他们就死了。
  
  所以太医署的医官们面对命悬一线的李泰,集体束手无策,并不是他们无能,而是这个霍乱太厉害!
  
  “永安侯何在?陛下召您即可回长安!”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将李泽轩从愣神中惊醒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