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一十一章 你是在逗我吗?
“陛下,臣暂且用不上那些极品药材,且先等着其他几人来了,臣再一起救治!”
  
  魏王府,后厢房。
  
  面对突然大方起来的李二,李泽轩并没有趁火打劫,再说他这个法子,并不需要什么珍惜药材!
  
  “其他几人?”
  
  李二顿时疑惑了起来,道:“还有谁?”
  
  李泽轩连忙解释道:“陛下,臣听说处默、宝林、孙子凡和长孙冲跟青雀一样都患了霍乱,治病如救火,臣便想着将他们给集中起来,一起救治,还望陛下恩准!”
  
  这是在先斩后奏啊!事情明明已经做了,现在只是走个过场通知他李二而已,但李二现在心情比之前好了不少,便道:“无妨!那就等他们一起来吧!”
  
  说到底,李泽轩肯先到这边来,还不是因为他是皇帝?但即便他是皇帝,也不能一直“霸占”着李泽轩,而延误了其他几人的病情!
  
  就在二人说话间,魏王府前院传来一阵动静,紧接着就有一侍卫进来汇报道:“陛下,卢国公、鄂国公、齐国公,孙少卿带着他们各自的公子,一起过来了!”
  
  李泽轩暗道速度好快,李二则是看向了李泽轩。
  
  李泽轩连忙拱手道:“陛下,不如将他们都安置在这个房间,好方便臣一齐救治!”
  
  李二遂对那侍卫吩咐道:“照永安侯说的办!”
  
  “诺~!”
  
  没过多久,长孙无忌、程咬金、尉迟敬德、孙伏伽四位朝堂大佬,纷纷指挥着下人将他们的儿子给抬进来了,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仅把人抬过来了,马桶、盆子也一并拿过来了,因为这一路上他们的儿子也上吐下泻了好几次,总不能拉在担架上吧?但他们的这种组合,看上去就跟搬家一样。
  
  “老臣见过陛下!”
  
  四位大佬安顿好儿子后,纷纷向李二行礼道。
  
  李二摆了摆手,“免礼~!”
  
  长孙无忌拱手道:“犬子病情紧急,老臣未经陛下召唤,擅自将之送来求救,还望陛下恕罪~!”
  
  其余三人也跟着拱手请罪,李二温和道:“辅机言重了,朕身为人父,理解你的苦衷!”
  
  长孙无忌拜谢道:“多谢陛下!”
  
  然后他又朝李泽轩拱手道:“永安侯,犬子就拜托你了!”
  
  这四家里面,要数他跟李泽轩的关系最疏远了,其余三家的儿子都是李泽轩最开始的学生,关系自然非同一般!
  
  李泽轩连忙还礼道:“在下定当全力以赴!”
  
  程咬金、尉迟敬德过来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以他们两家跟李泽轩的关系,自是不必多言,说多了反而会显得生分!
  
  孙伏伽也是一脸憔悴地朝李泽轩道了一声感谢。
  
  先前这个死气沉沉的房间,此刻终于多了几丝生机,太医们,仆役们,刚刚来的四个大佬们,以及先前被李二劝回去休息却并没有离开的长孙皇后,还有李二本人,都是将希望放在了李泽轩的身上。
  
  李泽轩莫名地感觉到有些压力山大,他转身对李二说道:“陛下,臣的治病法子有些特殊,待会儿臣若是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还请陛下、娘娘以及诸位叔伯不要质疑,最终疗效如何,只有等到最后才会揭晓!而且这里的人必须听臣的吩咐才行~!”
  
  这就是在提前打预防针了!
  
  众人虽觉得李泽轩这话说得有些奇怪,但并没人提出异议,李二也点头道:“没问题!你有何手段,尽管施展,从现在开始,整个王府的侍卫,太医以及下人全部都归你调遣!”
  
  说罢,他冲魏王府的长史道:“吴长史,朕刚刚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吴长史忙道:“臣遵旨~!臣会全力配合永安侯治病~!”
  
  李泽轩笑道:“多谢陛下理解!现在臣要开始给青雀他们治病了,还请陛下、娘娘与诸位叔伯移步到院中,不然会多有不便!”
  
  李二点了点头,带着长孙皇后出门,李承乾、李恪看了李泽轩一眼,也跟了出去。至于长乐,早已经被李二和长孙一起给劝回去休息了。
  
  “小轩,俺家丑牛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可能就是交了你这么一个兄弟吧!”
  
  程咬金是最后一个走的,临走之前,他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感叹道。
  
  李泽轩看了一眼躺在担架上的程处默,暗道再过一会儿,程处默肯定要跳起来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交了他这么一个兄弟吧?
  
  “嘿,小轩,你有有办法治俺们得的这病可真是太好了,昨晚昨晚俺差点特娘的把肠子给拉出来了,现在现在屁股都还在火辣辣的疼!”
  
  程处默断断续续道。
  
  这五个人当中,就数他和尉迟宝林的状态算是最好的了,毕竟武者的体质在那管着。
  
  李泽轩没跟这货废话,而是直接对魏王府长史吩咐道:“吴长史,本侯需要一样东西,你可否帮忙寻一些过来?”
  
  吴长史忙道:“侯爷您需要尽管说,在下一定倾尽全力帮您寻找!”
  
  可李泽轩下一句话却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你速速带人帮本侯寻一些用过的厕筹,再端四个火盆过来!记住,一定要是用过的厕筹,不要新的~!”
  
  “啊~?”
  
  吴长史顿时呆住了,他的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了!他很想问李泽轩一句:你是在逗我吗?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李泽轩见状,问道。
  
  “呃没问题,没问题,永安侯稍等,我这就让人去办!”
  
  吴长史擦了擦汗,连忙道。
  
  秦博士忍不住过来问道:“永安侯让人搜寻厕筹何用?”
  
  李泽轩笑道:“当然是用来治病了,秦博士一会儿便明白了!”
  
  “噗~!小小轩,你你不会要用用厕筹给我们几个治病吧?我我们好歹兄弟一场,你怎么能这样?就算必须如此,你好歹也给我们用那些没用过的厕筹啊!”
  
  躺在担架上的程处默,此刻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断断续续地对李泽轩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