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垂死病中惊坐起!

      (这一章有点味道,有洁癖者或正在吃饭者,慎看)
  
      “吴长史,你们抬得这是何物~?”
  
      魏王府后院中的一众家长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李泽轩的诊治结果,却见吴长史指挥着人端了五个火盆还有一筐不明物体,正朝着厢房里面走。李二好奇之下,将吴长史叫住,并问道。
  
      吴长史脸色一苦,过来如实答道:“回陛下,这筐中之物,乃是厕筹,是永安侯让臣去找的!”
  
      李二闻言,脸色顿时有些不大好看,“厕筹?他要厕筹何用?”
  
      “臣不知,永安侯他没跟臣说啊!”
  
      吴长史自己心里也纳闷着呢,不知道李泽轩好好地非要让他去找这些恶心的玩意儿干嘛。
  
      “你且去吧!朕一会儿再问他!”
  
      李二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先前已经答应李泽轩所有人都归他调派,此时怎好反悔呢?
  
      长孙皇后看着厢房,目露疑惑,其他几个大佬,也都是面面相觑。
  
      ………………………………
  
      房间内。
  
      “侯爷,您要的厕筹和火盆在下都给您送过来了,您看接下来还需要什么?”
  
      火盆和厕筹都搬进房间之后,吴长史冲李泽轩抱拳道。
  
      李泽轩瞅了瞅,点头道:“暂时不需要了,命人将厕筹丢入火盆,并将火盆端道青雀、处默等人的床下,使其热气烘烤身体!留一两个人在此往火盆中添厕筹,其余的人先出去吧!半个时辰后我们再进来!”
  
      这个是李泽轩前世听村里老村医说过的一个治疗霍乱的土方法,据说治好过不少人。咳咳,现代当然没有厕筹,只能用“搅屎棍”代替了!
  
      他对这种土方子倒没多少信心,不过此刻拿来试试看看效果如何再说,而且,他还有后招呢!
  
      吴长史听罢,顿时就傻了,他这才明白李泽轩让他找这些厕筹过来的目的,可是这听起来怎么这么不靠谱呢?
  
      “侯爷,这.....”
  
      “无需多问,照本侯说的做就成!”
  
      李泽轩不等吴长史发问,就异常霸道地摆手道。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用厕筹治疗霍乱的土方子可是大有来头的。
  
      《本草纲目》的“服器部”有记载,厕筹:【主治】难产,及霍乱身冷转筋,于床下烧取热气彻上,亦主中恶鬼气。此物最微,功可录(藏器)。
  
      呃,是不是感觉很不可思议?先姑且不论这个方子有没有科学根据,《本草纲目》中比这个更加雷人的方子都有,比如说人尿可以治“寒热头痛”,缚猪绳主治小儿惊啼,发歇不定,用腊月者烧灰,水服少许。
  
      李泽轩只记得当时老村医给他讲厕筹治霍乱这个土方子的时候,他在心里暗笑那些霍乱病人应该都是被屎味儿给熏好的吧?
  
      吴长史见李泽轩态度如此强硬,只能照办。
  
      躺在竹榻上的程处默当真是“垂死病中惊坐起”,也不知道这货突然哪儿来的那么大力气,就见他指着李泽轩,瞪着眼睛大吼道:“窝草~!小...小轩,你...你不能这么坑兄弟啊!你这哪是在给我们治病,你这分明是想把我们几个给熏死啊!”
  
      虽说他已经被自己的屎给熏了一晚上了,但别人的屎跟自己的屎能特娘的一样吗?很多时候你去茅房拉屎,你会觉得你隔壁的茅房很臭,但你一般不会觉得自己拉出的屎有多臭,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啊!
  
      李泽轩笑眯眯地说道:“看你现在这么精神,说明这厕筹很有用啊!吴长史,一会儿记得把门窗全部关好,保持封闭!”
  
      说罢,他便不管程处默的大吼大叫,转身准备出门而去。
  
      太医们也都跟着慌忙而逃。
  
      昏睡中的李泰被程处默的大嗓门儿吵的幽幽醒来,迷迷糊糊道:“熏死?什...什么熏死?处...处默,你咋...咋也在这儿?”
  
      程处默见门窗都已封闭,他不由一阵绝望,也懒得跟李泰搭话了,就在这时,不由觉得腹中一阵疼痛,连忙喊道:“快快快,俺要拉屎!快点!”
  
      “噗~!”
  
      屋内,新鲜的屎味儿,燃烧的屎味儿,以及呕吐的秽物味顿时交杂在一起,臭气熏天!纵然已经被熏了整整一个晚上的王府丫鬟仆役,此刻也都有些受不了了,估计这些人后面一个月都将吃不下饭了吧?
  
      “呕~!”
  
      李泰胃中一阵翻涌,连忙侧身吐在了床下的盆中。
  
      其余几人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儿被火盆中散发出来的臭气,给熏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们不是不想“逃”出去,但他们拉了一宿早已拉得虚脱了,哪还有那个力气~?只能躺在竹榻上默默地“享受”了!
  
      ...................
  
      屋外,李二见李泽轩走了出来,便问道:“李詹士,刚刚你让吴长史寻厕筹作何用途~?”
  
      长孙皇后、程咬金等人也都将目光投向这边来。
  
      李泽轩没敢直说自己只是想验证下土方子管不管用,而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道:“陛下,臣将这些厕筹放入火中燃烧,想将青雀他们几人体内的湿邪之气熏出,再辅以几副养气驱寒的方子,来调养他们的身体,令他们不再腹泻!”
  
      李二一听李泽轩是拿厕筹给李泰治病的,顿时脸都绿了,他下意识地就在怀疑李泽轩是在故意整他儿子。但李泽轩后面又说得一副煞有介事、有理有据的样子,让他一时有些犹疑不定。主要还是灵虚真人的名头太大,不然他此刻将李泽轩给剁碎了的心思都有。
  
      顿了半晌,李二黑着老脸道:“朕姑且信你,若是这样还治不好青雀他们,朕......”
  
      后半句话他没说,但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本来脸色都不大好看的长孙皇后、程咬金等人,听李二都同意了,他们也都只好将质疑的话给吞进了肚子里。
  
      李泽轩浑不在意,因为他对自己心里的另外几副方子很有自信,“多谢陛下信任!”
  
      然后他又转身吩咐道:“吴长史,劳烦取笔墨来,本侯写几副药方,然后你派人去抓药!”
  
      ……………………………
  
      第一更!
  
      唔,话说小伙伴们是不是要开学了?嘻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