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神医李泽轩!

      吴长史依言取来了笔墨,太医们不由自主地凑了过来,想要看看李泽轩会写出什么神器的妙方。
  
      李泽轩也不在意他们在一旁偷师,提笔就开始写道:“先以炮姜两钱,吴茱萸两钱,水煎温服。再以干姜十钱,熟附子五钱,先煎三到四刻钟,后加适量粳米,水煎温服。最后以生姜、灶心土各适量,水煎过滤去渣,早晚各服一次,五日之内,即可痊愈!”
  
      这个方子,就是前世他村里的那个老村医跟他讲过的另外一个治疗霍乱的方子,虽然有些奇门偏方的意思,但比起先前那个用厕筹治疗霍乱,这个方子无疑更加科学。
  
      李泽轩这具身体的前身师从灵虚真人,虽然从未接受过完整的医书传授,但他自小体弱多病,可谓是久病成医,医书上虽然够不上孙思邈那个层次,但他对各种中药的药性那是相当了解。
  
      李泽轩刚从现代穿越过来是,由于灵魂之间的相互融合并不完美,所以起初他的记忆里并没有多少有关医术方面的记忆,但自从他先前突破到武道宗师境界后,精神力翻倍增长,脑海中开始渐渐地多了许多医术和药材方面的知识,虽然不是很系统,也不是很全面,但多了一门手艺,李泽轩还是很开心的。
  
      早上庞非基告诉他李泰等人患了霍乱的时候,李泽轩就在思索如何治疗霍乱,不由自主地,他便想起了当初老村医说的法子。
  
      别看那老头儿只是乡下一村医,但他行医了一辈子,医术真的奇高,而且是中西医通吃,许多大医院都不容易治好的病,到他手上说不定打两针、开两幅药就给你整好了,而且总共也花不了多少钱,所以老村医在村子里很受人尊敬。
  
      前世由于老村医就住李泽轩的家旁边,因此李泽轩与他接触的就相对多一些,这才会知道这么多方子。
  
      在来的路上,李泽轩就运用前身的记忆,开始分析老村医当初给的方子,越分析,他的眼睛越亮,心里也越来越惊讶,只有深谙药理的人,才会明白这几个方子的真正妙处,这也是他先前跟李二打包票的底气之所在!
  
      至于厕筹嘛,完全是他一时兴起想要做个实验,能将李泰他们给“熏”好,那最好不过,“熏”不好也没多大关系,他还有后招呢!
  
      “这…这方子!高,高明啊!”
  
      李泽轩放下毛笔后,没过一会儿,秦太医第一个出声赞叹道。
  
      有些人却是不懂了,便问道:“秦博士,这方子怎么高明了,明明只是些常见药材啊!”
  
      有句话他没好意思说,就是药方的最后竟然还有灶心土,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啊!
  
      秦博士摇头道:“就是因为只是一些极为常见的药材,才是想出这方子的人最为高明的地方了!他的医术已经臻至化境,万物在他手中皆可入药,秦某不及也!”
  
      “秦博士您给我们解释下吧?我等也好从中学习学习!”
  
      太医们听秦博士这么一说,都是忍不住心痒难耐。
  
      秦博士捋须道:“这方子是永安侯开的,想必永安侯最是清楚其中药理,老夫就不班门弄斧了!”
  
      李泽轩微微笑道:“秦博士过谦了,同一个方子,不同的医者有着不同的看法,您不如将您的见解先说出来,然后小子再用自己的想法与您相互应证,这对小子来说,也是一种提高啊!”
  
      秦博士深深地看了李泽轩一眼,眼中的赞赏之意越来越浓,有才却又不恃骄,这样的年轻人若是不能飞黄腾达那那还真是没天理!
  
      “既然永安侯执意如此,那老夫就献丑了!”
  
      秦博士也不在谦虚,他想了想,道:“炮姜药性大热,可以温经止血,补虚回阳,吴茱萸虽然稍微有些毒性,但炮姜正好能压制其毒性,而且吴茱萸本身,还能壮阳止泻,驱寒止痛,对于治疗呕吐,有相当之奇效!永安侯的第一副药方,便能让魏王当下病情,复愈三成以上!并能弥补体内亏损元气,不可谓不妙啊!
  
      弥补了亏损元气之后,第二副药方,药性就更猛了,颇有乘胜追击的意思,干姜暖脾和胃,熟附子回阳救逆、补火助阳,粳米止泻健脾。这副药方配合着第一副药方,最少能将魏王的霍乱,治好八成以上!
  
      至于最后一副药方,老夫不是很明白灶心土有何用途,就不多做评论了!”
  
      众太医均是一副恍然大悟状,他们没想到这些再也平常不过的东西,搭在一起竟然有这么强的功效,看来有些东西并不是越贵越好啊!
  
      李泽轩抚掌大笑道:“秦博士对这些药材药性的把握令人佩服!至于灶心土,此物性温质重,温中和胃,降逆止呕。主治脾胃虚寒,胃气不降所致的呕吐,用在这里主要是为了巩固先前两副方子的药力,彻底根治霍乱!
  
      秦博士方才有一句话说的非常不错,只要深谙药理,万物皆可入药!身为医者,有义务去以最小的代价医治好病人身上的疾病,当然,这也是最考验医者能力的地方!如果遇到病症就去用人参、鹿茸这样的名贵药材,普天之下有多少人能看得起病?
  
      青雀、处默他们身上的霍乱,皆因灞河之水而引起,可灞河绵延数百里,最近饮过灞河河水的百姓成千上万,要不了多久,肯定会有成百上千的霍乱病人!只要我方才这三剂药方能奏效,我们便能以最小的代价,平复这场霍乱疫情!”
  
      李二此刻也顾不上正在屋子里被“屎熏”的儿子了,他的脸上已经变得无比郑重起来,“好好好,很好!李詹士所忧虑的事情极有可能发生,虽然昨夜朕已经吩咐长安周边各州县的县官,让他们通知百姓不要直接饮用灞河之水,但难保不会有已经喝了喝水、感染上霍乱的病人。若是能有廉价的方子,让普通人家也治得起并治得好霍乱,实乃我大唐百姓之福啊!吴长史,速速去抓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