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一十八章 棘手!

      “侯爷,您救救我家焕儿啊!”
  
      临近中午的时候,梅俊、老牛家夫妇,以及最开始跪在地上的那对夫妻,来到了云山别院,韩晓芸抱着一个男婴,见到李泽轩,立马就要下跪磕头。
  
      李泽轩连忙阻止,道:“行了行了!看病就看病,跪什么跪?都进来吧!”
  
      他是最见不得别人给他下跪的。
  
      “原来是永安侯!”
  
      那对夫妇见了李泽轩,才明白梅俊刚刚跟他们说能救他们孩子的人是谁,先前他们在悬壶堂门前,被林神医拒之门外,正心生绝望之时,梅俊夫妇忽然上来跟他们说有一个人可以治霍乱。本来他们夫妇还以为梅俊二人是骗子,可是看到韩晓芸怀中抱着的那个奄奄一息的孩子后,他们还是决定跟过来看一看,万一梅俊说的要是真的呢?
  
      谁成想他们这一来竟然见到了李泽轩,他们本来就是长安城附近庄子上的庄户,不仅听过李泽轩的事迹,他们甚至连真人都见过,一想到李泽轩神仙子弟的名头,二人心中顿时充满了希望与惊喜,连忙上来就要行礼。被人跪怕了的李泽轩急忙摆手道:“好了好了!本侯不喜这些客套,你俩快把孩子抱进来吧!”
  
      说罢,他便转身进了正厅。
  
      屋内,李老爹和李夫人不知去哪儿了,兰儿也不见了,由于李泽轩是骑着马的,先梅俊等人一步到达云山,所以韩雨惜也知道他们这些人来这儿是为了什么。此时她颇为和善地给这几人倒了几杯水,梅俊几人哪里好意思接,纷纷说不用。
  
      李泽轩开口道:“给你们你们就接着,你们这一大早上就抱着孩子来回奔波,想必也都累了,坐下喝杯水吧!”
  
      众人这才接下,跑了一早上,他们的确渴了。
  
      李泽轩趁着这个时候,上前一一检查四个孩子的身体状况,渐渐地,他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大牛、二牛倒还好说,这俩熊孩子壮实的跟两头牛似的,虽然得了霍乱,可是发病还不到一天,顶多就是拉得有些虚脱罢了,只要吃上两副药,保管药到病除!
  
      可是另外两个小孩子就棘手了啊!
  
      那个叫小安的孩子,由于年龄较小,经历了一整夜的腹泻后,整个人已经昏迷了过去,不仅如此,这孩子现在还发着低烧,这可真是个麻烦事!
  
      因为这个时代又没有什么退烧特效药,想要用中药退烧,他得想个好方子才行啊!
  
      至于梅俊那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哪里能经得起霍乱这么猛烈的疾病折腾,此刻只能用奄奄一息来形容了,气息极为微弱,要不是李泽轩内功深厚,感知力也极为敏锐,估计都会以为这孩子已经死了!
  
      看这两口子眼中那焦急地眼神,李泽轩心里有些不好受,再过几年,说不定自己也要为人父了吧?到时候如果自己的孩子也患了什么严重的、自己都治不了的病,自己跟韩雨惜恐怕也会跟现在的梅俊夫妇一样焦急吧?
  
      摇了摇头,李泽轩后退了两步。
  
      他这一摇头,韩晓芸还以为是自己的孩子没救了,顿时就哭出了声来,不停地呼唤着“焕儿,焕儿”,至于梅俊,小伙子的眼睛里也是亮晶晶的,一副要哭却忍住不哭的模样。
  
      “晓东他姐,你哭什么?本侯又没说你家焕儿没的救了!”
  
      李泽轩这才知道韩晓芸误会了他的意思,便出声道。
  
      他刚刚摇头,只是觉得棘手,毕竟两世为人,今天只是他第一天当大夫给人看病啊!
  
      但也不是没办法,他脑海中存储了那么多信息,仔细想想办法还是能想出来的。
  
      “什么?侯爷您是说我家焕儿还有得救?太好了!太好了!侯爷您若是能救得我家焕儿,我们夫妇二人愿意一辈子给您当牛做马!”
  
      韩晓芸闻言,顿时抬起了头,一脸惊喜道。
  
      李泽轩摆了摆手,道:“本侯不需要你们当牛做马,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了!你家焕儿要想治好,有些麻烦,等会儿再跟你们说!牛大叔,牛大婶,你们家的大牛二牛病情较轻,我这儿有三副方子,按理说可以保证这两孩子药到病除,但是还没有来得及验证。
  
      你们若是愿意一试的话,我就让庞非基去给你们照方子抓药去,若是担心有风险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们,过两天后待我验证这方子真正有效后,你们再来取药也不迟!”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李泽轩的三副药方没有经过临床验证,虽然从药理和病理上来说,方子是没问题的,但能不能真正奏效,这还需要去验证。
  
      某种程度上来说,李泰、程处默几人这回都成了试药的,但这些都是李二、长孙、程咬金他们默许了的,毕竟这些人见多识广,知道普天之下能治好霍乱的人少之又少,李泽轩能有七八成把握已经很难得了!
  
      现在李泽轩的那三副药方之所以没有推广出去,就是在等待李泰他们的试药结果!
  
      这也是他刚刚特意交待梅俊不要到处声张的原因之一!
  
      “侯爷,俺老牛就算谁都不相信,哪能不相信您呢!俺们愿意试这个药方!即便治不好,我们也不怨您!现在整个长安城,也就只有您愿意治俺们家大牛二牛了啊!”
  
      李泽轩话音刚落,老牛就毫不犹豫地应声道。
  
      他旁边的冯春梅想要说些什么,但听罢他的话后,顿时又闭上了嘴。
  
      老牛说的没错,霍乱这种病现在不仅没人能治,而且也没人愿意沾惹,就跟今天上午的悬壶堂一样!
  
      “那好!你们先将大牛、二牛抬回去吧!稍后我让人将药材给你们送过去!”
  
      李泽轩点头道。
  
      老牛下意识道:“侯爷,这哪儿能让您破费,一会儿俺自己去抓药!”
  
      李泽轩摆手道:“牛大叔,不必多说!您还是快把大牛。二牛送回去休息吧!我好给其余两个孩子看病!”
  
      老牛也知道李泽轩根本不在乎这点药钱,闻言,只好带着媳妇抱着两个儿子出去了,至于李泽轩的恩情,老牛在心里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想办法还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