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二十章 闺房夜话!
“相公,这孩子哭了,你是不是捏疼他了?”
  
  韩雨惜凑了上来,看着在李泽轩怀中哇哇大哭的小不点,一颗心顿时被融化了,脸上竟然泛起了母性的光辉。
  
  李泽轩回过神来,不由感觉颇为无语,他是在救这小孩儿的命好吗?怎么被自己媳妇儿说成了那种专门欺负小孩的怪蜀黍了呢?
  
  见梅俊夫妇一脸渴望地看着他手中的孩子,李泽轩一边哄着怀中的小孩儿,一边对梅俊夫妇道:“这孩子现在身体极为虚弱,我刚刚以本门内家真气帮他调理了一番身体,若想治好他体内的霍乱,怕是要比之前大牛、二牛他们要麻烦许多!”
  
  韩晓芸刚刚见自己的孩子醒来,原本还满心欢喜,可是听到李泽轩后半句话,她眼眶里的泪水又止不住要掉下来,“侯爷,求求您救救我家焕儿,我跟阿俊一辈子都会记住您的大恩大德!求求您了!”
  
  说着,她便要跪下去。
  
  韩雨惜赶忙过去拉住,劝慰道:“晓芸姐,你别这样,相公他既然能将焕儿唤醒,肯定有办法治好你家焕儿的~!”
  
  韩晓芸以前跟韩雨惜是同村姐妹,两人关系非常要好,在韩雨惜的印象中,韩晓芸一向是个极为要强女人,如今却向李泽轩下跪,正是说明了她对那小孩儿极为在意,这种母爱也让韩雨惜很受触动!
  
  李泽轩忙道:“晓东他姐,你不必这样,我又没说不救这孩子!这样吧,你们二人先在本侯这边住下,我这两天帮这孩子调养调养身体,顺便配些温和的药帮他缓解病情,你们二人觉得如何~?”
  
  听李泽轩愿意全力出手相助,韩晓芸立刻止住了眼泪,只不过她犹豫道:“这这不太好吧~?侯爷您能出手救治我家焕儿,我们已经很感激了,又怎好再此叨扰~?”
  
  梅俊也附和道:“是啊是啊!这样多不好!要不然我们每天早上将焕儿送过来,晚上再接回去吧!这样”
  
  韩雨惜劝道:“晓芸姐,你就住下吧?我们这么多年的好姐妹你还客气什么?正好我们好久没有叙旧了,晚上我跟你睡,咱们好好聊聊!”
  
  李泽轩一听,老脸一黑,险些吐血。
  
  最终,韩晓芸还是答应在云山别院这边住下了,不过梅俊却是被她“赶”了回去,理由是家里的衣服还要收、公公婆婆还需要人照顾!
  
  晚上,李泽轩给焕儿梳理了两遍身体后,便悲剧地回客房睡觉了!
  
  唉,这世道当好人难啊!当个好男人更难!
  
  “哇,雨惜,你们家这床可真舒服,你现在可真是太幸福了!”
  
  卧房内,李泽轩走后,韩晓芸也逐渐放开了起来,这女人毫无形象地躺在了有乳胶床垫外加弹簧加持的大床上,然后对韩雨惜感慨道。
  
  这些话其实她早上午进别院后就想说了,但那时她心中担忧儿子的病情,哪里有心思去在意李家别院的富丽堂皇?现在眼看自己儿子的气色越来越好,又能哭能闹了,她这才有心思跟好姐妹说闲话。
  
  “哪有!晓芸姐你也不差啊!梅俊肯吃苦耐劳,对你又好,为人也老实,你们也很幸福啊!”
  
  韩雨惜正抱着焕儿在哄睡觉呢,这孩子刚刚才拉完粑粑,一番折腾之后,她俩这才能够回房休息,此刻听到韩晓芸的话后,她微微笑道。
  
  说起韩晓芸与梅俊,这对夫妻也算是韩。梅两寸出了名的,出名自然是因为梅俊怕老婆出名,他俩跟房玄龄夫妇俩算是有的一拼!
  
  “他啊~?呆头呆脑的,哪有雨惜你说的那么好?”
  
  韩晓芸翻了个白眼,撇嘴道。但她嘴上虽是这般说,可她嘴角那一抹幸福的浅笑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嘻嘻,他好不好,晓云姐你清楚就行了,不必与我说~!”
  
  韩雨惜用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小家伙嫩嫩的脸蛋,扭头朝着韩晓芸轻笑道。
  
  “你呀,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一辈子攒下了什么大功德,这辈子竟然找到了永安侯这样的如意郎君,年纪轻轻,有钱有势有能力,长安城不知道多少大家闺秀都嫉妒死你了!”
  
  韩晓芸从床上坐了起来,白了韩雨惜一眼,道。
  
  韩雨惜的眸中闪现出一抹温情,嘴上却不好意思道:“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相公为什么会喜欢我”
  
  韩晓芸连忙道:“行了行了,我可不想听你们之间的情情爱爱,知道太多了,会被杀人灭口的!”
  
  这时她忽然半开玩笑道:“雨惜,你这么喜欢小孩儿,为何不跟永安侯生一个?话说你们成亲时间也不短了啊,而且永安侯年轻力壮的,也不像是”
  
  躺在客房的李泽轩,要是知道有人在诽谤他那方面不行,非得吐两口老血!
  
  “呀!晓芸姐你说什么呢?”
  
  韩雨惜大羞,连忙腾出一只手,捂住了韩晓芸的嘴。
  
  韩晓芸“咯咯”一笑,挣脱了“魔爪”,片刻之后,她正色道:“雨惜,你可别嫌姐姐多嘴,女人啊,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几年,而且永安侯年轻有为,长得又俊俏,你若是不趁早给李家添个小侯爷,这以后你可不好过啊!”
  
  韩雨惜面色微白,她道:“可是可是相公他说女人太早生孩子会对身体不好”
  
  “啧啧,永安侯可真是体贴你!”
  
  韩晓芸一听,啧啧感叹了一句,然后她暴露出了八卦属性,道:
  
  “不过这种事情乃是上天注定,他岂能控制得住?你们多同几次房,说不定哪天就有了?呀,雨惜,你别告诉我你们还没同房吧?不对,你这明显是已经通过房了,还好还好!”
  
  韩雨惜在心里道:相公还真就是控制得住,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通过月事来算房事的。
  
  心里虽是这般想,但这种闺房秘事韩雨惜怎么好意思跟韩晓芸说?她转开话题道:“好了好了,晓芸姐你别说这些了!你跟我说说你当初生孩子的情况吧!我听说特别痛,是不是?”
  
  “嗯生孩子啊!当然痛了,当时我都快要痛晕过去了,不过看到焕儿后,我就觉得我受得那些痛苦都是值得的!”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