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孙思邈归来!

      长安城以及长安城周边的疫情,远比李泽轩预料的更加严重。
  
      第一天李二收到的奏报是一共有八百多人感染了霍乱,第二天,人数却直接上升到了两千多人!
  
      疫情的突然爆发,让百姓们或多或少都产生了一些恐慌。
  
      之前官府曾派人告知百姓不要饮用灞河河水,所以百姓们都明白了霍乱是从河水中传染的,因此没有人再敢去河中打水,甚至也没有人在河边行走,不少渔民都不愿意下河了。
  
      为了阻止恐慌情绪继续蔓延,关键时候《大唐日报》的头条新闻上,出现了一片关于霍乱病源、病理以及传染方式的详细讲解,新闻标题下面的署名是李泽轩,这就大大增加了新闻内容的可信度。
  
      如今《大唐字典》推行都快半年了,识字的人越来越多,基本上每家都有孩子可以比对这字典念报纸的,所以现在《大唐日报》上的新闻,连普通百姓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待看到新闻上说霍乱主要是通过者水源传染的、互相之间接触不会传染的时候,不少人都是大松一口气,再看到将水烧开可以杜绝水中存在霍乱病源时,那些正在喝着凉水的人,连忙将嘴里的水给吐了出来,并喊叫着自家婆娘赶快烧些热水!
  
      烧热水对于庄户人家也不费事,最多就是费些柴火,但这玩意儿山上多的是,随便去砍一些都够用上好几天的,没人会为省点柴火而去冒得霍乱的风险,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不过最让百姓们欣喜的是,朝廷正在研究治疗霍乱的方子,目前已经处于验证阶段,只要再等几天,就会有结果!
  
      绝望之中的霍乱患者家人,顿时看到了希望,人们对于霍乱的恐慌,随着这篇新闻,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清晨,李泽轩吃过早饭,给韩晓芸的儿子又梳理了一遍身体,并叮嘱韩晓芸记得准时喂小家伙喝药后,他便骑马出门了。
  
      已经过去了一天,他得去看看程处默、李泰这些试药的人现在怎么样了,挨家挨户的跑,他估计中午之前都回不了家,这个时候他就忍不住在心里抱怨了:“唉,孙老头出去云游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游到长安啊!害得现在我这个半吊子医生得亲自上阵,压力山大啊~!”
  
      别看李泽轩在人前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那都是装出来的,他暗地里闲下来时,不知道在脑海里推敲了多少遍药方,而且还翻了不少从太医署搜罗来的医书,因为他知道人命关天,稍有不慎就很有可能造成大型的医疗事故!到那时,他就是真正的好心办坏事了!
  
      如今李泽轩的《太玄经》已经达到了第八层,精神力早就今非昔比,他的大脑一旦认真推敲起某些事情来,推敲一天都能抵得上别人不眠不休推敲一个月的,越是推敲,李泽轩对那三副治疗霍乱的药方就愈加地有信心。
  
      但这种事情,总要眼见为实才好!
  
      第一站,他是先去了孙家,孙伏伽此刻上早朝了,临走之前想必吩咐过门房,李泽轩一道明身份,便直接被迎了进去,孙夫人见到李泽轩后,自是一番感恩戴德的话绵绵不绝,好不容易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孙子凡,李泽轩问起了这孩子的病情。
  
      “永安侯,昨天我家凡儿被送回来后,我就让人按照你的嘱托给他按时服药,你这个药可真是神奇,昨夜一整晚,凡儿一共只起来拉了两次,现在气色也好多了!没想到永安侯年纪轻轻的,不仅学问好,武功好,而且医术也好,可惜老身当年没有生个女孩儿啊,不然”
  
      孙子凡的老娘有点自来熟,也有点话痨,说起话来简直有些停不下来,开始的时候分明是在说孙子凡的病情,可到最后竟然扯到要跟李京墨结亲家上面来了,李泽轩都有些佩服这女人的脑洞了,他连忙打断道:
  
      “咳咳!伯母,我们还是谈论子凡的病情吧!我再给他把把脉!”
  
      孙夫人醒悟过来,连忙道:“哦,对对对,永安侯你还是亲手把把把脉,这样我才放心!”
  
      李泽轩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孙子凡的手腕,开始装模作样地把脉。
  
      其实他哪儿会这个?他只是用把脉做掩饰,趁机用真气探察孙子凡的身体而已。
  
      片刻后,在孙夫人和孙子凡母子俩殷切的眼神中,李泽轩点了点头道:“嗯,恢复的不错,再服一天的药,子凡应该就不会再腹泻了,三日之内应该就会痊愈!”
  
      “多谢山长!”
  
      孙子凡感激地抱拳道。
  
      话说摊上这么一个博学多才,武艺高强,医术还高超的山长,也真是他这个当学生的福气!
  
      “呵呵,这次真是有劳永安侯了,等我家老爷回来,一定亲自上门感谢!”
  
      孙夫人热情地笑道。
  
      李泽轩连说不必,然后逃也似地出了孙府。
  
      后面他又去了程府,出乎意料的是,程处默这货昨天吃了药后,今天就完全好了!李泽轩用真气反复探查了几遍,确认这货体内没有病源之后才罢手!
  
      他只能将这归结于程处默超强的身体恢复能力了,有时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未必没有优势啊!孙子凡现在还虚弱地在床上躺着,而程处默已经可以活蹦乱跳地出来浪了,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看完程处默,李泽轩又依次去了尉迟家和魏王府,得到的结果都很令人满意,尉迟宝林的康复状况只比程处默差上那么一点,而李泰的情况则是跟孙子凡差不多。
  
      这四个人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能够证明李泽轩的药方是可以治疗霍乱,疫情如火,李泽轩觉得现在可以全面推行他的治疗方法了。
  
      想到这里,他便直接打马朝着皇宫走去。
  
      恰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李泽轩一直不喜欢在长安城纵马,所以很快就要被追上,他只好控制着大白,站到了路边。
  
      转眼之间,一队军士骑着战马奔驰而过,李泽轩不经意间一瞥,却看到了一个熟人,这货顿时兴奋地叫道:“卧槽,孙道长你特娘的可算是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