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动了邪念!
“妙、妙、妙,妙啊!这三副方子层层递进,对病源的攻势连绵不绝!先是温经止血,补虚回阳,再是壮阳止泻,驱寒止痛,最后则是温中和胃,降逆止呕。尤其是这灶心土,用得实在是太妙了!倒是没想到小轩你的医术会如此高明,此等绝妙药方也能想出~!看来贫道即便不赶回长安,此次疫情也是有惊无险啊~!”
  
  甘露殿内。
  
  孙思邈看完李泽轩的药方后,满脸惊讶地感叹道。
  
  当然,李泽轩给他的这药方是不全的,用厕筹熏病人的法子李泽轩没有说出来,要是说出来的话,估计一代神医孙思邈也得立马蒙圈!
  
  李泽轩心道这方子可是后世数十代中医总结出来的智慧结晶,当然牛逼了,不过这种时候还是得谦虚,于是他拱手道:“孙道长谬赞,这方子是家师总结出来的,晚辈可不敢居功,您看这方子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吗~?”
  
  孙思邈慨然长叹道:“灵虚真人不愧为一代高人,贫道不及也~!这方子既然已经有过治愈霍乱的先例了,自然说明方子本身没有问题。眼下就应该大量配药,尽快平复疫情才是~!好在这方子上的药材全都是些寻常药材,便是配上几千份的药,对于朝廷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李二赞同道:“朕这就命太医署抓紧配药,明日一早,开始向全城百姓发放药材~!孙道长你一路奔波劳累,先回官署好生歇息,若是后续治理疫情出现不顺,还需孙道长你来主持大局!”
  
  不是他不相信李泽轩,而是他总感觉李泽轩好像对自己医术都不自信,有孙思邈这个行医多年的老手在旁边坐镇,无疑更加保险!
  
  “多谢陛下,那贫道告退~!”
  
  孙思邈也没有勉强,他一路日夜兼程,的确是乏了!
  
  李泽轩来皇宫的目的已经达成,便也跟着告辞。
  
  二人便一齐出了皇宫,路上李泽轩给孙思邈详细地讲了讲长安城霍乱的来源以及感染情况,听完后,孙思邈目露惊疑道:
  
  “小轩,你这霍乱病因的说法倒是新奇,古籍上对于霍乱起因说的是清气在阴,浊气在阳,营气顺脉,卫气逆行,清浊相干,乱于胸中,是谓大悗。乱于肠胃,则为霍乱!而你说的是一些肉眼看不见的小生命可以导致人体感染霍乱,贫道当真是闻所未闻~!
  
  但细细想来,你这种说法未必没有道理!很早之前,贫道便知道喝生水易患病,而开水不易患病,若是水中真有你说的那些各式种类的小虫子,那这个就非常好解释了~!只是这些小生命若是能有办法看到其体貌,那就更有说服力了~!”
  
  李泽轩闻言,心中一动,笑道:“这有何难?肉眼看不见,不代表就真的没法看见,实不相瞒,再过一阵子书院就会有一个工具,可以直接看到数十万里之外的月亮上的大致形貌,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都能实现,那观测水中小生命又有何不可呢~?”
  
  孙思邈行医半生,纵然是云游过五湖四海,可谓是见多识广,但他也还从未听说过如此离奇的事情,他的脸上,此刻惊讶之色更浓,“凡人居然可以看到天穹云端上的月亮形貌,小轩你此言当真~?”
  
  李泽轩点头道:“自然是当真,到时候孙道长也可以去书院亲自看看~!”
  
  “书院~?”
  
  孙思邈这才反应过来李泽轩在上一句中,提到过书院,他好奇道:“小轩,你说的是什么书院~?位于何处~?”
  
  李泽轩回道:“孙道长,晚辈说的书院就是云山的炎黄书院,那里目前已经聚集了许多工学人才,以后会造出更加新奇的东西!”
  
  “炎黄书院?”
  
  孙思邈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哦,贫道想起来了,一个月前贫道在随州一带听说过炎黄书院,而且你还是炎黄书院的山长,差点忘了这个了!话说小轩你办这个书院,难道只是为了传播所谓的工学吗?”
  
  李泽轩摇头道:“晚辈主要是想发扬家师的一身学问,不致使其失传!”
  
  孙思邈一脸欣慰道:“不错不错,灵虚真人有你这样的徒弟,若是在天有灵,想必会十分欣慰的!”
  
  李泽轩在心里暗自嘀咕道,灵虚真人若真是在天有灵的话,肯定会降下一道神雷,将他这个“妖孽”给轰死!
  
  “哦,对了,孙道长你在长安住官署,不如去云山那边住,那里有山有水,环境很是清幽,晚辈为您置办了一处别院,您闲暇时可以顺便去书院转转,平常晚辈也好方便向您老人家请教医术啊~!”
  
  李泽轩眼珠一转,开始动起“邪念”,这货竟然开始打起孙思邈的主意来了!
  
  “别院~?不用不用,贫道云游惯了,你便是给贫道一座别院,也只会是浪费~!更何况无功不受禄,贫道怎好无故收你如此贵重的东西”
  
  孙思邈连忙摆手道。
  
  李泽轩笑着劝道:“今年春季的时候,晚辈在终南山遭遇贼匪打落山崖,要不是孙道长出手相救,晚辈此刻恐怕就没命继续站在这里了!所以无功不受禄的话,孙道长你是万万不能说的!至于别院,都是非常简陋的房子,也值不了几个钱,孙道长您可别拒绝了~!不管您老住几天,那别院晚辈都一直给您留着,留下吧,万一今后要是用得上呢~?”
  
  李泽轩都把终南山那次孙思邈对于他的人情给搬出来了,孙思邈哪里还好再一次地拒绝?他只能答应道:“那好,贫道就去云山别院休息吧!”
  
  李泽轩大喜,他忽然想到了孙思邈的徒弟胡竟然,于是又问道:“孙道长,胡竟然她的眼睛有没有治好?他这次可有跟你一起回来~?”
  
  孙思邈道:“治好了,竟然的眼睛早在两个月前便已经完全治好了!这一次由于为了赶路,老夫便独自上马,竟然她掉在后面,由五个禁卫保护着,不会有什么危险!”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