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三十四章 四喜临门!
    下了早朝,从皇宫出来后,李泽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嘿,这趟早朝没有白来啊!这下小爷我是成了真正的大地主了~!”
  
      李泽轩心里暗自感慨。
  
      如今他食邑一千户,这个时代,一般一户人家最起码有五个人,所拥有的田地大概有一百亩,一千户那就是十万亩良田!
  
      虽然这个时候粮食的亩产量很低,“百亩之收,不过三百石(大约三万斤)”,但盖不住田地的总量多啊!十万亩良田每年能产上千万斤粮食,就算是只收一成的赋税,也有上百万斤粮食啊!
  
      这个大地主当的真的可以在家混吃等死了!
  
      可以说就李泽轩现在挣下的这些家业,他的子子孙孙就算是一辈子碌碌无为,想要把这个家败光估计都很难!
  
      “侯爷,是不是有喜事?”
  
      庞非基见李泽轩一副兴致很高的样子,便凑上来笑嘻嘻道。
  
      李泽轩翻身上马,笑道:“嗯,大喜事!走!咱们回去!书院也得准备一下,晚上陛下和文武重臣会前往书院~!”
  
      “啥?陛下晚上要去书院?”
  
      庞非基瞪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这自从天下平定以后,皇帝基本上从未在晚上出过城啊!倒不是因为什么宵禁,当皇帝的哪儿还会在乎这个?主要是晚上出城不安全啊!
  
      毕竟这个时代又没有路灯什么的,城外到处都是黑灯瞎火的,很容易隐藏刺客。
  
      庞非基此刻来不及多想,因为李泽轩已经一马当先窜了出去,他也连忙翻身上马,带着手下去追赶李泽轩。
  
      ……………………………
  
      云山。
  
      李泽轩回到家后,并没有急着将朝堂上李二给的赏赐跟家里人说,因为他清楚等到下午的时候,宫里的圣旨肯定会下来,到时候他们自然就知晓了。
  
      果然,下午的时候,宫里果然来人了!前来传旨的人是赵松,李泽轩的老熟人了。
  
      二人简短地寒暄了两句,赵松见李泽轩的家人全部都在,便清了清嗓子,从后面的小跟班手上拿出一张圣旨,念道:
  
      “大唐皇帝诏曰,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而军帅戎将实朝廷之砥柱,国家之干城也………乃能文武兼全,出力报效讵可泯其绩而不嘉之以宠命乎。尔永安侯李泽轩平复霍乱,功高至伟,以一人之力救万民于生死存亡,令长安数百万百姓免遭霍乱荼毒,特加封汝食邑四百户,金十万!钦此~!”
  
      李泽轩道:“臣李泽轩领旨!谢陛下隆恩!”
  
      李京墨、李夫人以及韩雨惜突闻喜讯,都是有些惊呆了,这真是人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啊!
  
      李京墨反应过来后,就要让仆人去取喜钱,没想到赵松从身后的小厮手中,又抽出了一张圣旨,缓了缓,他看了一眼李夫人,道:“永安侯之母叶氏听旨~!”
  
      李夫人瞪大了眼睛,半晌反应不过来,她拽了一拽李京墨,指着自己不敢相信道:“老…老爷,赵公公说的是我吗?”
  
      李京墨连忙催促道:“快去啊!不是叫你还能是叫谁~?”
  
      李夫人这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她正了正衣冠,上前一步道:“老身叶玉竹听旨~!”
  
      赵松继续念道:
  
      “大唐皇帝敕曰,永安侯之母叶氏,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粹纯,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教子有方!着即册封为三品诰命夫人,钦此~!”
  
      “啊~?”
  
      李夫人脑袋有些发懵。三品诰命,这身份堪比那些朝堂重臣的发妻了,走到地方上连一州刺史都不敢轻视,如此显赫的身份就这么从天而降了~?
  
      “夫人,快接旨啊~!”
  
      李京墨急得额头冒汗,在后面小声催促道。
  
      其实他此刻心里有些酸溜溜的,自己在家里本来地位就低,现在自己的夫人三品诰命加身,那以后自己的地位岂不是更低了?
  
      李夫人连忙道:“老身领旨,谢圣上恩典!”
  
      赵松并没有因为多等了片刻而生气,他笑盈盈地将圣旨递到了李夫人的手上,又说了两句讨喜话,这才抽出第三封圣旨,道:“永安侯之妻韩氏听封!”
  
      韩雨惜心中一颤,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她走上前福身道:“妾身韩雨惜听旨~!”
  
      赵松见韩雨惜虽然眼中有些紧张慌乱,但举止还算落落大方,忍不住点了点头,道:
  
      “大唐皇帝敕曰,永安侯之妻韩氏,柔嘉淑顺,风姿雅悦,端庄淑睿,克令克柔,雍和粹纯,贤良淑德。着即册封为三品诰命,钦此!”
  
      韩雨惜的内心,立刻充满了巨大的惊喜,她福身道:“韩雨惜领旨,谢恩!”
  
      李京墨一脸震骇,还好现在他的手没有放在下巴上,不然非得把胡子给扯掉了!
  
      虽然诰命夫人只是一个荣誉上的象征,并无实权,但一门两个三品诰命,国朝成立这十余年来,几乎从未出现,即便是在前朝,也很少有人家能获得如此殊荣,也难怪他如此惊讶了!
  
      不过李老爹惊讶之余,未免有点小失落,他的夫人母凭子贵登上三品诰命,他的儿媳妻凭夫贵也是三品诰命加身,他这个当老爹的咋啥都没有?难道生下李泽轩这个儿子没有他的功劳吗?
  
      就在李老爹心里发酸的时候,赵松又开口了,“李京墨听旨~!”
  
      李京墨顿时回过了神,老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老夫李京墨听旨~!”
  
      赵松念道:
  
      “大唐皇帝诏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未有躬自累善,而其后不振者也,朕岂吝于褒贶哉!尔子李泽轩,其性之义,其行之良,允文允武,四方之纲,尔教子有方,特赐尔从七品飞骑尉,钦此~!”
  
      从七品?
  
      李京墨可不是小白,一些常识他还是懂的。虽说这个飞骑尉看上去品阶不如三品诰命,但这可是实打实的武勋职,一般只有那些有军功的将士才能得到的,所以李老爹此刻嘴都快笑歪了!
  
      “老夫李京墨,领旨,谢恩~!”
  
      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在这个含饴弄孙的年纪还有机会当官,人生之奇妙真是难以言喻啊!
  
      而且今日这四封圣旨齐至云山,算得上是四喜临门了!
  
      ………………………
  
      第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