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四十章 如愿以偿!

      “爹~!凭什么我就不能在炎黄书院了?您不就是嫌女儿是个女儿身吗?可当年离萤师祖一介女儿身不仅当了将军,还当了墨家巨子呢?为什么我就不能来书院治学了?”
  
      (离萤,墨家第四十二代巨子,同时也是第一个女巨子,多次与北魏交战,曾与尔朱家族交锋,并挫败尔朱家族,统帅铁骑军,乃南朝悍将之一)
  
      李泽轩刚进门,就听墨凌薇对墨槐争辩道。
  
      墨槐拍了拍桌子,恼怒道:“混账!现在能跟以前比吗?那个时候五胡乱华,天下动荡,墨家正值内忧外患之际,离萤师祖才挺身而出,可如今天下承平,墨家也没有了内忧外患,哪需要你一个人女儿家在外抛头露面?呃...山长!”
  
      墨槐说到最后,才发现推门而入的李泽轩,老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些许尴尬。
  
      毕竟这是家丑啊!
  
      李泽轩笑了笑,走到了墨槐身前不远处,然后道:“呵呵,本是找墨先生有些事情,一时不察未经允许便进来了,还望墨先生勿怪~!”
  
      墨槐尴尬地连连摆手道:“无妨无妨!倒是小女顽劣,让山长见笑了!”
  
      李泽轩摇头道:“墨先生此言差矣,而且墨先生刚刚有句话也说错了!”
  
      墨槐问道:“哦?敢问山长指的是哪句话~?”
  
      李泽轩瞅了瞅墨凌薇,给了后者一个“包在我身上”的眼色,然后对墨槐道:
  
      “墨先生刚刚说,如今天下承平,墨家也没有了内忧外患,哪需要墨姑娘一个人女儿家在外抛头露面?昔年孔子(这里,李泽轩说的是孔子,而不是孔圣人,就是为了避免刺激到墨槐,毕竟在墨者们的眼中,圣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墨子)说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再到后来,西汉儒家大师董仲舒因“天人三策”而汉武帝破格重用,之后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天人感应,三纲五常”学说,而正式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个独尊儒术的结果,就是彻底确立了男尊女卑的关系,逐渐形成女子“三从四德”、“从一而终”的封森严礼教。
  
      我本以为男尊女卑的观念只会在儒学中才会有,倒没想到墨学之中同样也会存在!但墨先生可别忘了,昔年墨家圣祖在天下广招墨者、发扬墨学的时候,可有提到过什么男尊女卑、女人不准抛头露面?儒学传承至今已然变了许多味道,我不希望,相信墨先生与墨家圣祖也都不希望墨学步儒学的后尘吧~?”
  
      女权,李泽轩虽然不是女人,但他也觉得过度的男尊女卑观念,非常不利于社会发展,或许可以借助墨家,借助墨凌薇,来给这个时代的女权意识做一个榜样!再说,适当地放开点女权,也有助于解放社会生产力啊!
  
      “好!好!好!山长您说得太好了!”
  
      李泽轩的每一言,都说在了墨凌薇的心坎儿里,这些话她自己也很想说,但感觉说出来没有李泽轩那么有气势,李泽轩刚一说罢,墨凌薇就兴奋地鼓掌喝彩起来。
  
      同时她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可见平日里李泽轩对韩雨惜是多么尊重啊!真是令人羡慕!
  
      墨凌薇是听得开心了,可是李泽轩刚刚的那一番话却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了墨槐的胸口,就见他面色大变,眉头紧锁,一滴冷汗从他的额头滑落在了下巴上,“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许久之后,墨槐开口了,他的声音竟然有些沙哑,“多谢山长提醒!墨学传承至今,的确有些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山长今日之言,宛若警世长钟,墨某定当时刻谨记!”
  
      其实墨槐对于李泽轩的感情很是复杂,咳咳,不要误会,此感情非彼感情,当初与李泽轩第一次见面时,他对这个毛头小子很是轻视,结果当场就被打脸,但李泽轩打脸的方式,让他惊觉李泽轩身上有太多与墨家圣祖相似的地方,不由得就把李泽轩当成了墨家圣祖转世。
  
      虽然李泽轩解释过他不是,但墨槐潜意识里,仍然是把李泽轩当成了墨家圣祖转世,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会甘愿带着墨家仅存的几十号人,全部加入到炎黄书院,他觉得这样或许是对墨学更好的延续。
  
      李泽轩方才说的那些话,直让墨槐感觉是墨家的圣祖在当面敲打他,所以他才会面色大变,头冒冷汗。
  
      李泽轩见状,忙道:“墨先生言重,方才我不过随便说说罢了!您若是觉得不对,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墨槐惭愧道:“不不不,山长说的没错,老夫带着墨家子弟入世数月,倒没想到竟然沾染上了世间俗气,确实不该啊!哦,对了,山长您先前不是说找老夫有事吗?”
  
      李泽轩此刻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道:“咳咳,墨先生,楼上的天文望远镜想必您老也看过了,陛下对这东西很是满意!而这望远镜主要是令爱完成的,我看令爱于这方面有很高的天分,便想着将她聘请到书院当做特聘教授,您看.....”
  
      墨槐皱了皱眉头,李泽轩见状连忙又道:“您放心,墨姑娘她来到书院后只负责研究,不负责学生的教学,您看如何?”
  
      谁知墨钟摆手道:“山长你误会了,老夫担心的不是这个,老夫是觉得,书院教授身份何等尊贵,就凭这丫头那点小聪明,如何能够胜任~?”
  
      李泽轩大笑道:“这就不劳烦墨先生费心了。墨姑娘的学识与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正所谓英雄不论出处,有志不在年高,书院要唯才是举,墨姑娘完全配得上特聘教授这个头衔!”
  
      听到李泽轩这般夸赞自己的女儿,墨槐心里忍不住有些开心,说到底还是亲生的啊!
  
      “既如此,老夫并无异议!”
  
      墨槐看了女儿一眼,点头道。
  
      “哇~!爹~!您终于同意了,真是太好了!您真开明~!”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如愿已偿墨,凌薇毫不吝啬地立刻将马屁奉上,惹得墨槐直翻白眼…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