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姥爷不疼,舅舅不爱 下 !

      “咳咳!轩儿,你随为父出来,为父有事与你说~!”
  
      正厅内,半晌无言的李京墨,这时忽然干咳一声,说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正要挪步,就听坐在上首的那老头儿哼道:“有什么话不能在这儿说?你要是不愿意说,老夫来帮你说~!”
  
      李京墨转过身,一脸无奈道:“岳父大人,小婿不是不愿....”
  
      “哼!不用多说,这么多年,你这死要面子的秉性还是没有改,就由老夫来替你说吧!”
  
      那老头又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李京墨,然后看向李泽轩,说道:“你幼年患病,随灵虚真人赴龙虎山调养身体,许多事情不记得了,我也不怪你!但是你也没资格怪老夫~!”
  
      说到这里,老头站起身,走到了你在轩身旁,继续道:“老夫叶国重,这是你舅父叶慧明,叶家四代修道,在南阳当地也属望族,当年老夫虽然没有多少门第之见,但也希望自己唯一的掌上明珠,能寻得一佳婿托付终身。
  
      可万万没料到,你爹当时不过是一个走南闯北的游商、一个穷小子,却骗走了老夫爱女的心!穷倒是没什么,叶家虽不是大富之家,但也小有余资,你爹他只要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看在他们两情相悦的份上,老夫就算是将女儿下嫁给他也没什么!
  
      但是老夫见你爹的第一眼时,发现你爹人中平满、印堂有一道明显深陷的竖纹,老夫修道数十年,虽然道法上不如你师父灵虚真人,但也知道你爹的面相乃是相学里的斩子剑,此等面相的人很难有儿子,即便有儿子,也不得善终,八成会过早夭折,到时候又将是一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
  
      老夫一生就你娘这么一个女儿,如何肯将其嫁给你爹这样一个克子之人?就算你爹家财万贯、权势滔天,老夫也绝不会将女儿嫁给他!但你娘当时已经情根深种、无法自拔,纵然老夫与你外祖母万般阻挠,你娘仍然想方设法与你爹暗中相会。
  
      不得已之下,将你娘锁了起来,并给你娘说了另一门亲事,对方乃是南阳郡守之子,其人仪表堂堂、颇有才学,你娘得知之后以死抗争,六天六夜滴水未进,最终昏死在房间内!你爹当时闻讯、数度闯府,皆被老夫府上仆役乱棍打了出去!
  
      后来,大夫将你娘救醒,你娘仍然拒绝吃饭、喝水以及吃药,见你双眼一片灰暗,怕是已经萌生死志,你外祖母心软之下,乞求于我,让我同意这门婚事!老夫如何肯同意?但老夫若是不同意,你娘当时那样绝对活不过三天!最终,老夫,老夫还是心软了!
  
      但你娘因此被族老逐出家族,老夫当时心中也有怒气,便与你娘断绝了父女关系,约定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但因为这件事,叶家也彻底得罪了当地的郡守,双方摩擦不断,叶家牺牲了不少利益,元气大伤,但换取了一时的和平。
  
      所幸不久之后炀帝于江都被杀,大隋王朝土崩瓦解,天下群雄揭竿而起,中原大地陷入一片战火之中,南阳郡守死于了一伙贼寇手中。叶家平日积德行善,广修路桥,在南阳一带颇有声望,才在乱世中得以苟活,并逐渐缓过劲来!
  
      你娘与你爹成亲后不久,便生下了你。你娘那时候想起了老夫曾经说过的你爹是克子之相,心中担忧,便跟你爹一起又来到了南阳,求见老夫,想让老夫帮你看看面相,顺便检查检查身体!
  
      但因为当年你娘和你爹私奔之事给叶家带来了莫大的损失,叶家多数人都对你娘怀恨在心,说什么也不让你爹和你娘踏入叶家半步。后来你祖母心中不忍,偷偷一个人出去,在客栈见了你娘,还有你。
  
      你祖母回来之后,对老夫又是万般恳求,让老夫无论如何都要去见上你一面。老夫拗不过他,便也去了一趟客栈,可是看了你的面相并为你把脉之后,老夫只说了两个字——六年,便离开了。
  
      从那以后,老夫便再也没有见过你、你爹还有你娘!老夫也不让你外祖母去长安,因为老夫知道你绝对活不过六岁,为何要让她去?见得多了,到时候你死了,你外祖母岂不是更加伤心?
  
      再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爹造成的,老夫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他!后来等你稍微长大一些后,就经常生病,身体每况愈下,你爹、你娘开始带着你四处寻医,但这一切早已是天注定,你的病症乃是先天不足,世间凡医怎么可能医得好你?事实证明老夫当年没有错,你爹根本就不应该和你娘在一起!
  
      只是后来就连老夫也没想到,你竟然被灵虚真人看中,并带回了龙虎山。但即便这样,老夫仍然不认为你的病能好,也就没将这个消息告知你外祖母,就让她把你当成已死之人更好,免得到时空欢喜一场!
  
      可老夫还是低估了灵虚真人的本事,他竟然能帮你逆天改命,你现在的面相早已………咦~?你的面相………?”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国重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李泽轩的脸上,这一看之下,叶国重的脸色顿时变了,有震惊,更多的则是不敢置信!
  
      李夫人见状,立马慌了神,她走了过来,急声问道:“爹,怎么了?轩儿的面相是不是有问题~?”
  
      李泽轩也是一脸好奇地看向叶国重,他的前身修道八年,对于道家玄学五术——山、医、命、相、卜虽然不是很精通,但都有涉猎。作为一个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无神论者,李泽轩一开始是不信这玩意儿的,可是融合了前身的记忆后,他有些信了。
  
      前些日子李淳风也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但是被他给打断了,现在叶重阳这副表情,让李泽轩心里有些好奇,自己的面相到底咋了?让老家伙作出这般反应?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