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你叫叶法善?

      “你你叫叶法善?”
  
      眼见媳妇儿那边没什么问题了,李泽轩又将目光投向了他的表弟,顿了顿,小声问道。
  
      “是!”
  
      少年点了点头,惜字如金道。
  
      李泽轩咽了口唾沫,又问道:“是哪个法,哪个善?”
  
      少年奇怪地看着李泽轩,顿了一会儿才答道:“法不传六耳的法,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善!”
  
      李泽轩这下终于震惊了,他后退两步,一脸惊骇地看着眼前稚气未脱的少年,喃喃自语道:“叶法善,你竟然真的是叶法善!”
  
      李泽轩先前还存了那么一丝侥幸,觉得有可能是同音不同字,此刻,他的心里真是握了个大草,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表弟竟然叶法善?叶法善啊!
  
      有唐一代,除了出道比较早的李淳风和袁天罡之外,最为出名的道士莫过于叶法善了,其弟子之众,道教史上罕有匹俦,据史书记载,叶法善,有摄养、占卜之术,少得家传,尤擅符录,历高宗、武则天、中宗五十年,时时往来山中,屡被召放宫。
  
      在高宗一朝,叶法善彻底成了天下道教的领袖,不仅因道术高明而获得包括皇帝在内的世俗敬仰,而且还积极参与政治,并因襄助唐睿宗李旦即位和唐玄宗李隆基举事而立下大功,一度被封为了“护国天师”以及越国公,南阳叶氏的地位,也因此达到了巅峰!
  
      唐明皇开元十年,一百零七岁的叶法善无病而终,据传当时所居庭院异香芳郁,仙乐缤纷,更加坐实了叶法善是羽化登仙了的说法。
  
      唐玄宗于叶法善仙逝十九年后御撰《叶尊师碑铭并序》,大篇幅表述叶法善“潜泳水府,飞步火房,剖腹濯肠,刳睛抉膜,征召鬼物,奔走众神”等神异之术,使叶法善渐成羽流信众崇祀之神。
  
      正史中,叶法善是人,是一位高道大德;但是在民间传说中,他是神,是神通广大的道仙!
  
      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护国天师”、“人间道仙”,竟然成了自己的表弟?
  
      此刻的李泽轩,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这个时候他就不得不感慨自己的老娘真牛逼了,竟然出身在这么一个大家族,还有一个如此吊炸天的侄子!
  
      叶国重也留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走了过来,拧着眉头,看向李泽轩问道:“小轩,怎么了?善儿这名字了可有不妥?”
  
      讲道理,这法善二字当初他可是参考了《周易》,参考了道家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想出来的,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
  
      李泽轩回过神来,连忙摆手道:“呃没有,没有!这名字好得很,好得很!外祖父你们先坐,我我带表弟去府内转转,熟悉熟悉环境~!”
  
      说罢,他不由分说地将叶法善给拽了出去
  
      “小善,你修道多少年了?你师父是谁~?”
  
      屋外,李泽轩没有带叶法善去府内四处转悠,而是来到了西院凉亭下,套这小子的话呢!
  
      毕竟对于传说之中的叶天师,他心中也很是好奇。而且历史上关于叶法善的记载大多过于玄幻和传奇,李泽轩心里多少都有那么一点怀疑。
  
      “表兄,请不要叫我小善!”
  
      叶法善皱眉,一脸认真道。
  
      “好好好,不叫你小善!”
  
      遇到这么一个喜欢较真儿的小破孩,李泽轩颇为无奈,他只能改口道:“那法善,你修道多少年了?师父是谁~?”
  
      叶法善这才答道:“回表兄的话,法善四岁修道,如今已八年有余,不过法善所修道法,全源自家学,目前并未拜师!法善打算从明年开始,离开南阳,云游名山胜地,寻师学道,于道法之中寻得超脱!”
  
      叶家四代修道,皆以阴功密行及劾召之术救物济人,可谓是家学渊源,即便叶法善不出门,也能习得高深道法。
  
      在叶法善之前,叶家就有过许多出名的道士,比如他的叔祖叶静能,有道术,仍善属文。高祖时,直翰林,为国子祭酒,为道士师,有弟子百余人!
  
      叶静能在道教界的地位甚至超过了叶国重。《旧唐书·中宗韦庶人传》载,“时国子祭酒叶静能善符禁小术,散骑常侍马秦客颇闲医药,光禄少卿杨均以调膳侍奉,皆出入宫掖。”
  
      可见叶静能不仅因学问和道术出众而获得了国子祭酒的官职,而且还成为帝后身边的红人,“出入宫掖”,政治地位非同一般!
  
      这还真是一个少年老成的孩子!李泽轩在心里嘀咕道。
  
      他也不知道叶法善童年受得是什么样的教育,竟然会养成一副这样奇葩的性格,这是叶家的幸运,但同时,李泽轩也觉得这是叶法善本人的不幸,因为这种开了挂的人生,意味着注定失去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啊!
  
      听说这孩子明年要一个人出门云游,李泽轩心里有些吃惊,他板着脸道:“法善,你要出门云游的事情,你爹还有你祖父知不知道~?”
  
      叶法善即便再少年老成,也是怕自己老爹跟祖父的,此刻他缩了缩脖子,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些许小孩子特有的心虚,他脆生生地答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法善志在修道、解救苍生,谁也不能阻挡法善出去寻道~!”
  
      还真是个小顽固!
  
      李泽轩无奈道:“法善,父母在,不远游,这话你听说过没有?你年龄还尚小,出门云游难免会遇到危险,不如等过些年之后,再考虑此事~!”
  
      叶法善抬起头,一脸郑重地说道:“我爹我娘现在身体还健朗,正是法善出门云游寻道的好时机!再说亲人之爱不过小爱,救济苍生才是大爱!世间黎民不知道有多少正身处疾病折磨之中,法善要去寻大道,回来解救苍生!爹、娘他们肯定能理解法善的!”
  
      好吧!来到大唐这么久、见惯了各种奇葩的李泽轩,还是被眼前这个奇葩另类的少年给打败了!他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忽然身后传来了兰儿的声音:“呀!哥哥你原来在这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