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四十八章 温情、试探! 二合一

      “兰儿?”
  
      李泽轩转过身,兰儿已经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李泽轩忍不住又揉了揉小妹头上的羊角辫,笑道:“兰儿,你刚刚去哪儿了?怎么哥哥回来这么半天了也不见人?”
  
      兰儿笑着打开了李泽轩的大手,然后弱弱道:“兰儿…刚刚在后院找小灰灰玩,外祖父和舅父看起来好凶,兰儿不敢在前院!”
  
      在李泽轩回来之前,正厅内是属于李京墨的“被批斗”专场大会,屋内的气氛一直都是很压抑的,而小孩子一般都比较害怕这种气氛,所以兰儿就偷偷溜到后院找小灰灰玩儿了。
  
      “呃,哥哥,他不是那……”
  
      说话间,兰儿这才留意到站在李泽轩身后的叶法善,她连忙用手捂住嘴,精致的小脸上同时也浮现出了一丝迷之尴尬,煞是可爱!
  
      毕竟她这是当着当事人的面说人家老爹、祖父的坏话啊,能不尴尬么?
  
      “哈哈!兰儿,这是你表哥叶法善,你先前应该见过!”
  
      李泽轩忍俊不禁,哈哈一笑道。
  
      兰儿一副“宝宝知道错了”的表情,朝叶法善脆声道:“表哥好!”
  
      叶法善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见兰儿这副萌萌的模样,责备的话是再也说不出口了,只能闷闷道:“表妹好!”
  
      “哈哈,行了,咱们回前院吃饭吧,不然娘一会儿还得过来叫我们!”
  
      李泽轩站起身,在二者的肩膀上同时拍了两下,说道。
  
      “嗯嗯,快吃饭快吃饭!兰儿都饿坏了!”
  
      ………………………………
  
      见到了相别多年的父母,而且还解开了一直横在心里的心结,李夫人今天很是开心,这开心程度,都快赶上当初她见儿子从龙虎山回来那会儿了!
  
      虽然当年被逐出家族,但李夫人明白,身处那样的大家族,在那种情况下,能最终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君不见,其他大家闺秀为了自己不喜欢的婚姻以死抗争,最终她们的父母仍然不为所动,冷眼看其自尽?
  
      大家族的生活条件是好,但所谓的大家族,大多都是冷血的。她叶玉竹当年能李京墨最终走在一起,说到底还是叶国重最后时刻心软了!将其逐出家族不过是对族内其他成员做出了一个交代罢了!
  
      “娘,您尝尝这个蘑菇神仙蒸乳鸽~!”
  
      叶玉竹夹起一小块乳鸽,放到了老太太碗里,笑着道。
  
      叶家也属于高门大户,什么菜没吃过?但这道菜老太太还真就没听过,老人家不由奇道:“玉竹,这道菜的菜名怎么这么奇怪?老身还从未听过呢~?”
  
      叶玉竹轻笑道:“娘,这道菜可是雨惜前一阵子新琢磨出来的菜式,是把乳鸽提前放入盆内,加入蘑菇、葱段、姜末、蒜末、神仙醉、盐拌匀,腌渍一个时辰后,再放入锅中小火蒸一个时辰,这菜最是养人,娘您快尝尝~!”
  
      老太太惊讶道:“哟!竟是我那孙媳想出来的菜式?老身我可得好好尝尝!”
  
      说罢,她夹起白嫩嫩的乳鸽,送进了嘴里,谁知这乳鸽肉竟然入口即化,简直比豆腐还要鲜嫩,而且一股浓浓的蘑菇鲜香以及酒香,瞬间在口中炸开,老太太活了大半辈子,根本不是贪嘴之人,此刻却瞪大了眼睛,又给自己夹了一块,吃过后,老太太感叹道:
  
      “嗯,玉竹,这乳鸽太好吃了,入口即化、爽滑酥嫩、唇齿留香,简直回味无穷,侯府的厨娘肯定做不到这个地步吧?应该是你做的,没想到我家玉竹,现在厨艺竟然这般好!京墨、兰儿、小轩这些年是有福了~!”
  
      李夫人笑道:“娘,您眼力可真好!您和爹好不容易来一次,玉竹当然得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几道可口的菜肴了!其实呀,雨惜做这个可比我更拿手,我可都是从她那儿学来的~!她要是亲自下厨的话,娘您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味!”
  
      老太太笑道:“呵呵,我这孙媳不仅长得俊俏,做菜也这么好吃?小轩呐,你可要跟雨惜好好过啊!争取早日给祖母生个曾外孙~!”
  
      “是,祖母~!”
  
      李泽轩不愿扫了老人家的兴,满口答应道。
  
      韩雨惜满脸羞红,屋内众人皆是大笑,当然,除了另外两个埋头猛吃的小家伙。
  
      “娘,您是不知道,其实家里起初厨艺最好的就是轩儿,西市醉仙楼的那些新吃食,几乎全是他年初的时候弄的,但后来这孩子受到圣上重用,越来越忙了,也就没心思琢磨吃食了(一看就是亲娘,能把儿子懒说得那么委婉自然、冠冕堂皇)。
  
      再到后来雨惜嫁入咱家,这丫头根据小轩以前弄出的那些新吃食,自己又琢磨出了好多种菜式,比如什么豆豉生煎鸡、鲜虾甜酒酿、香菇土鸡煲、稻香炒蟹肉、虾仁溜扇贝、宫爆芋丝杏鲍菇、五彩豆子炒年糕、雪梨银耳炖肉汤”
  
      “呵呵,好了好了!玉竹你快别说了,你要是再说下去啊,你娘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老太太眯着眼睛,连忙打断了叶玉竹的话,又看向旁边的韩雨惜,一脸慈爱道:“这些菜啊,光听名字祖母都觉得口齿生津,雨惜,小轩他娶了你,可真是好福气哟~!”
  
      李夫人笑道:“可不是吗?娘,您看小轩成亲还不到半年,吃的都有些发福了!呵呵~!”
  
      老太太笑道:“发福好!发福好啊!小轩还是太瘦了,就是应该多吃!谁让这孩子有福气,娶了这么一个如意的娘子呢~!只是就苦了我的孙媳哦!”
  
      韩雨惜被这一通猛夸,夸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忙道:“娘,祖母,这些都是雨惜应该做的,你们可千万别这么夸我~!相公成天在外处理公务,可比雨惜辛苦多了~!”
  
      “哈哈!娘子,你就甭谦虚了,娘跟外祖母说得可是实情,不过最值得夸赞的其实应该是我,谁让我当初那么有眼光就认准娘子、非你不娶了呢?”
  
      就在这时,“闷声发大财”的李泽轩,忽然没羞没臊、臭不要脸地开始自夸道,声音里面有逗比成分,但更多的是他对自家媳妇的感激。
  
      话音一落,餐桌上的众人皆是大笑不已,韩雨惜掩着嘴,心中满是甜蜜,这一刻,她觉得先前一切的辛苦全部都是值得的。
  
      叶国重皱了皱眉眉头,有心想说吃饭的时候说笑不合礼法,但又想到这儿不是自己家,也就作罢了。其实他自进入李家之后就觉得这里很是不一样。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太清,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快乐吧!
  
      这里的每一个人,包括下人,全都是快乐的,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而不是强颜欢笑。
  
      他修道几十年,在洞察人心这方面还是有自己一套的。
  
      “娘,您和爹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在长安多住些日子吧!眼看再过一个多月就到年关了,你们不如就在长安过年如何?这边过年的时候可热闹了~!”
  
      笑闹一阵,李夫人看向老太太说道。
  
      韩雨惜也搭话道:“是啊!外祖母!眼看越来越冷了,这路上到时候也不好走,您和外祖父不如在长安多待些时日,正好孙媳能趁这段时间好好尽孝!相公,你说呢?”
  
      老太太拍了拍韩雨惜的肩膀,眼睛眯了起来,叶国重也把目光看向李泽轩,韩雨惜这最后一句话,看似普通,实则也算是一次询问,询问李泽轩有没有原谅叶家当年将李夫人逐出家族之事!
  
      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如今的李家,是李泽轩在当家,而不是李京墨。叶国重也想借此看看李泽轩现在对叶家的态度!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来说,叶国重当年所做之事并没有错,而且他这些年来也从未后悔过。
  
      但世间之事,岂能用简简单单的对错就能衡量?李泽轩身为叶玉竹的儿子,他当然有理由为母亲当年的遭遇报仇出气,而如今的李泽轩也有这个能力!
  
      叶家虽然在南阳一带,声望颇隆,但是要与李泽轩这个圣眷正浓的大唐国侯硬碰硬,还是完全不够格。但李泽轩若是真的撕破脸面,也会落得一身不孝的骂名,这个时代若是谁被扣上不孝的帽子,那这个人一辈子的前程基本上是完了!
  
      所以总得来看,如今叶、李两家正处于合则两利,斗则两败俱伤的微妙格局,叶国重虽然面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身为叶家前任家主,他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
  
      李泽轩的选择,直接关系到叶家接下来的命运!
  
      气氛陡然凝重!
  
      见大多数人都望着自己,李泽轩也停下了筷子,他又不是个睿智,自然能想清楚其中的关键。
  
      对于叶家,他心中自然是有怨气的。
  
      且不说他老娘平常对他有多么好,即便对他不好,他也应该感谢他老娘!因为要不是他老娘当年的坚持,大唐就不会有李泽轩这个人,更不会有灵虚真人收徒的故事,那他这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还说不定会穿越到什么人身上呢!反正无论穿越到谁身上,李泽轩都觉得没有现在的这个身份完美,富二代,会功夫,还是隐世高人的关门弟子,真的很难有这么完美的身份了!
  
      所以李夫人不仅人好,还是李泽轩的“大恩人”,结果没想到自家老娘多年前还被逐出过家族、而自己的老爹以前还被叶家的下人拿棍棒打过,李泽轩又怎么可能没有怒气呢?讲道理他最开始听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把叶家给烧了的心思他都有。
  
      但是………见到老娘看向自己的目光中竟然带着一丝恳求,李泽轩顿时就心软了。看来自己的老娘虽然被叶家伤害过,但是对叶家仍然有许多难以割舍的感情啊!
  
      也是,正所谓血浓于水,老娘跟叶国重还有叶家老太太之间,那是血脉之间的相连,岂能说断就断?
  
      罢了罢了!
  
      李泽轩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笑道:“娘子说的是!外祖母,您老就在长安多停留些时日,雨惜她会做的菜式可多了,正好趁这段日子挨样做出来孝敬您~!”
  
      屋内凝重的气氛,随着李泽轩话音落下,顿时消散无踪,老太太开怀大笑道:“好啊!既然我的乖外孙和孙媳这么稀罕我这个老婆子,那老婆子我就在长安多待些时日,享享清福,顺便尝尝孙媳你的手艺~!呵呵!”
  
      “好啊好啊!祖母你放心,这每个月的菜肴,雨惜保证您吃不到重样的,而且样样都美味~!”
  
      韩雨惜松了一口气,她其实比谁都明白李泽轩现在的处境,她就怕李泽轩一时意气用事,为了心中的那点怨气,不管不顾,做出“大义灭亲”的不孝之举,到时候被天下人唾弃。还好,李泽轩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没有意气用事。
  
      “哟~!一个月都不带重样的?你这说的祖母我都想永远赖在这儿不走了!”
  
      老太太半开玩笑道。
  
      “娘,什么赖不赖的,您要是喜欢这儿,就一直住在这儿又有何妨?正好玉竹可以在您身边尽孝了~!”
  
      李夫人闻言,忙道。
  
      “呵呵呵,好好好~!老爷,你看怎么样?”
  
      老太太笑呵呵地应着,然后朝叶国重问道。
  
      叶国重咳了两声,矜持道:“所幸族中近来无事,晚回去些时日也无妨!不过慧明身为如今叶家的家主,不可在外长时间逗留,三日后,慧明你便回南阳吧!至于善儿,便留在长安陪老夫吧!”
  
      讲道理,他虽然不喜欢李京墨,当年也为难了李京墨许多次,但现在李泽轩难得给他了一个台阶下,他要是还端着长辈的架子,岂不显得太不识趣?
  
      看样子叶慧明对叶国重非常敬重,闻言连忙放下筷子,站起身,郑重道:“是,父亲!等您和娘想要回去的时候,还请派人事先通知一声,儿子好亲自过来接你们!”
  
      李泽轩插话道:“舅父,不必了,到时候我会派护卫护送外祖父和外祖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