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五十章 李淳风的新发现! 二合一

      南阳叶氏历史悠久,该家族属于江南叶氏始祖叶望的后裔。叶望原籍南阳郡叶县(今属河南),曾任雁门太守,汉末为光禄大夫,建安二年由青州渡江南下,侨居丹阳句容(现代的江苏句容),为叶氏南迁始祖。四传至叶琚,任钱塘(今浙江杭州)令,爱民如子,人称“叶父”。叶琚在百姓的挽留下安家钱塘,成为当地望族。叶琚去世后葬在栝州松阳卯山之右,谱称括州或卯山叶氏始祖。
  
      叶琚有四子,次子叶俭仕晋为折冲将军,留居松阳。叶俭的后代从此世居卯山之右,因建祠旷远,人称卯峰广(旷)远叶氏。唐代著名道士叶法善,便是叶琚的第十九世孙!
  
      所以说叶法善是来自括州叶氏也未尝不可!
  
      “道长识得我叔祖?”
  
      叶法善听到李淳风的喃喃自语后,疑惑道。
  
      他叔祖叶静能如今都七十多岁了,而眼前的李淳风,怎么看,也最多二三十岁的样子,按理说跟他的叔祖应该没有交集的啊!
  
      “令叔祖当年还是国子监祭酒的时候,贫道曾经与其有过一段交往,不过令叔祖有可能记不清了!”
  
      李淳风微微一笑,却不愿意细说。
  
      叶法善也不好勉强,在大唐历史上纷纷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两个道士,又交流了半个时辰的道法,眼看即将到正午,李泽轩便邀请这两人去了炎黄书院的食堂。
  
      看到窗几明净、富丽堂皇的食堂后,李淳风在心底又忍不住感叹炎黄书院的豪气,叶法善倒是没多少惊讶,因为这小子刚刚来这儿参观过。
  
      此时学生还未放学,加之目前书院敢于逃课提前吃饭的学生基本没有,所以食堂内一点也不拥挤,只有几个上午没课的老师在这儿提前吃饭。他们见到李泽轩后连忙纷纷问好,李泽轩微笑致意,并没有多说什么。
  
      三人点了几盘小菜,一壶温柔乡,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落座,开始小酌起来。
  
      “李道长,我表弟打算明年出门云游求道,这方面您算是他的长辈,你可得好生传授他一番经验!”
  
      浅酌一口小酒,再吃了一口飞黄腾达,李泽轩看向李淳风,说起了正事。
  
      他跟叶法善相识也不过一天多,按理说还没有熟到为其操心的地步,但他就是忍不住要去操心,或许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他,知道叶法善注定非同常人,才忍不住去关心的吧?
  
      “呵呵!侯爷这是担心令第年幼,出门恐遭危险吧?”
  
      李淳风咪了一口小酒,一双眼睛仿佛能够洞察世事一般,看了李泽轩一眼,笑道:“贫道当年九岁的时候,就离家远游,前往南坨山静云观拜师学艺,一路上倒也没遇过什么歹人。而且令弟额头高耸、眉毛上翘、天庭饱满,此乃大富大贵之相,短时间内短不会遇到意外灾祸!”
  
      李泽轩这才知道眼前这个道士更猛,九岁就开始云游天下了,他忍不住暗道,这古代的人都是这么妖孽的吗?
  
      “多谢道长吉言~!”
  
      李泽轩心中稍安,同时又有些豁然开朗,李淳风都能看清叶法善的面向,那叶国重岂能看不出?怪不得那老头儿一点都不着急呢,估计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吧!
  
      “呵呵,要说谢也是贫道该谢侯爷,犬子在这炎黄书院怕是给侯爷添麻烦了!”
  
      李淳风客气道。
  
      李泽轩摇头道:“道长说笑了,令郎在书院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何来添麻烦之说,书院倒要感谢道长家教有方了!”
  
      修道之人也是人,遇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孩子,李淳风即便平常心如止水,此刻嘴角也忍不住划出了一丝弧度,他端起酒杯,笑道:“哈哈!这谢来谢去的也好生没意思,贫道敬侯爷一杯,就当感谢今日的款待了~!”
  
      李泽轩点头,笑着喝了一杯。
  
      这时,李淳风忽然说道:“侯爷,频道这几日用望远镜发现了一颗距离我们很近的星体,虽然相比于月亮要远一些,但却又比夜间天上的星辰要近得多。只是令贫道觉得奇怪的是,这颗星体只有在清晨的时候才能观测到,夜晚的时候,根本找不到!而且这颗星体周围,居然还有一圈光带,看上去煞是美丽,贫道翻遍了先人所留下星象图,也没能找到关于这颗星体的记载,真是怪哉!”
  
      星象图可不是现代人的专利,中国古人很早就开始观察天象,取得了许多令现代中国人自豪的成果,发明了诸如浑天合七政仪、天地仪等天文工具。到了隋唐年间,人们将天象学与命理学相结合,星命学说应运而生,它以“天人合一”思想为理论基础,以星辰变化推断人事吉凶。人们通过观察天空星象的变化,便可推测人间的福祸吉凶,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七政四余等都是星命推断的依据。
  
      李淳风说罢后,叶法善在一旁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想到先前在光华楼中庭上见到的那个带支架的圆筒,竟然是用来观测星象的,而且听李淳风的意思,居然是在半天观测星象,这听着怎么这么玄乎呢?
  
      李泽轩暗自吃惊,因为听李淳风这番描述,他很有可能是无意之间发现土星了啊!
  
      土星可算是太阳系中较为奇特的一颗行星,在望远镜中看来,它的外表犹如一顶草帽,光环的存在使得土星成为群星中最美丽的一颗,令观赏者赞叹不已。起初,人们一直以为太阳系中唯独土星才有光环,但直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后期,天王星环、木星环和海王星环的相继发现才使这一观点得以改变。
  
      墨凌薇做的这个天文望远镜,口径和放大倍数都不大,成像效果并不好,所以就排除了李淳风看到的星体是天王星、海王星、木星的可能,相比于这些星体,土星的光环更加明显,也更加容易被发现,运气好的话,即便不借助望远镜,凭借肉眼也能看到土星的光环。
  
      “恭喜道长了,您这是发现了一颗新的星体,假以时日,说不定道长能让现有的星象图更加完善,到时候可就青史留名了!”
  
      李泽轩拱手笑道。
  
      他并没有将他所知的太阳系九大行星,哦,应该是八大行星给说出来,有些东西得到的太容易,人们反而不会去珍惜,有时候当一个安静的“先知者”,让世人去发掘自己早已知晓的事物,这种感觉,也是很不错的。
  
      李淳风连忙摆手道:“这可不是贫道的功劳,若是没有炎黄书院的天文望远镜相助,贫道也不会有此发现,再说,贫道现在还有一事未解,就是这颗星球为何在晚上观测不到?而且星体周围为何会有一圈光环?”
  
      这个时候的李淳风,一聊起他的新发现,也就忘了“食不言、寝不语”了,虽然李泽轩从未表现过在天文方面的才能,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李泽轩肯定知道。
  
      李泽轩想了想,提示道:“道长可以想想,为何只有在夜晚才能看到月亮,在白天却看不到月亮?道长观测到的那颗只有在白天才能看得到的星体,其原理或许跟月亮相似!”
  
      土星与太阳的角距比水星还小,基本上伴随着太阳同升共落,所以在早上旭日初升的时候,只要天气晴朗,空气可见度足够高,用一般的普通望远镜,便能很清楚地看到土星的光环,当年伽利略用自制的望远镜,就是这样发现土星的!
  
      “至于那颗星体周围的光环,道长只要弄明白了月亮为何发光,便能想明白那光环所为何物了!”
  
      土星的光环是由彗星、小行星与较大的土卫相撞后产生的碎片组成的。光环可能含有大量的水份,构成它们的是直径从几厘米到几米的冰块和雪球。这些物质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通过反射,便形成了人们眼中所看到的光带。
  
      李淳风闻言若有所思,半晌后,他拱手道:“侯爷真是博才多学,贫道受教了!”
  
      “不敢不敢!待日后望远镜更加完善时,相信道长能发现更多的星体,到时候再为道长庆功~!”
  
      现在墨凌薇和阎少宁,正在加急为军方赶制一批军用望远镜,所以对于天文望远镜的改进也就暂时放了下来。但李泽轩相信,随着工坊制作望远镜的技术越来越成熟,生产出来的望远镜肯定会越来越先进,到时候说不定李淳风可以借助望远镜,将太阳系的几大行星全部给找出来!
  
      那样的话,李淳风或许会顺势提出日心说,但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被视为异类,毕竟在西方日心说刚刚提出来的时候,不少人都为此遭殃了。
  
      叶法善在一旁听他俩对话听的是目瞪口呆,在这以前,他对于自己的学问可都是引以为傲的,当然他也听说过不少李泽轩的事情,觉得这个表兄能凭借自己努力身居高位,本事还是有的,可没想到学识居然也这么渊博,很多东西他是听都没听说过,而李泽轩却能跟李淳风侃侃而谈,这就是差距啊!
  
      此刻,叶法善更加坚定了要外出求道的决心,若是不肯踏出家门,他一辈子就只能当井底之蛙了!
  
      ……………………………
  
      一顿午饭吃了近半个时辰,临近学生放学的时候,三人才散场。
  
      李泽轩吃过午饭后回云山别院那边小憩了一会儿,而叶法善则是在后院打坐休息。
  
      午后,李泽轩带着“外出采风、收获颇丰”的叶法善准备回长安。本来他还打算带着这个表弟去云山西面看看庄户们采药会不会遇到野兽呢,但叶法善不忍见到野兽被杀,也就就此作罢。
  
      来的时候是走过来的,回去的时候,李泽轩说什么也不愿意继续走了,他觉得特别浪费时间,便从书院的亲卫们那儿“借”了两匹马,一人一骑,向长安赶去。
  
      “哒哒哒~!”
  
      李泽轩亲卫队的战马全部订了马蹄铁,行走在坚硬平坦的水泥路上,马蹄与地面的撞击声显得格外清亮。
  
      不仅是人喜欢走平坦的水泥路,马儿同样也喜欢,一上了水泥路,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胯下战马奔跑的速度更加快了。
  
      这般速度下,没过多大一会儿,他们便走完了水泥路,又过了半刻钟,他们终于下了小道,走上了官道,谁知迎面却来了一大队官兵,浩浩荡荡,加起来大概有几千人的样子。
  
      “吁~!”
  
      李泽轩看清那对于为首之人时,连忙控制战马停了下来,并跳下战马迎了上去。
  
      “王爷,您这是要带兵南下吗~?”
  
      李泽轩问道。
  
      没错,来人正是李孝恭。他的身后还有数十名官员。
  
      李孝恭见到来人是李泽轩,便让军队先往前慢行,他自己一会儿再快马赶上,然后他冲李泽轩回道:“是啊,如今市舶司的雏形已经搭建完毕,各关键部门的官员也已就位,陛下那边正催得着急,本王便只能这般仓促地带着他们开赴广东了~!”
  
      看的出来,其实李孝恭本身并不希望这个时候去南方的,毕竟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李孝恭要是现在去广东的话,很有可能过年都得在那边过了!
  
      “那王爷一路小心!”
  
      李泽轩抱拳道。
  
      “哟~!这个小家伙是……?”
  
      李孝恭这才看到叶法善,好奇地问道。
  
      李泽轩介绍道:“王爷,这是我表弟叶法善,南阳叶家的人,昨日刚到的长安!”
  
      “表弟?”
  
      李孝恭沉吟片刻,恍然大悟道:“哦!你母亲娘家的人愿意过来找你娘了?呵呵,当年你娘的事情本王也知晓一二,倒没想到最终叶家还是服软了,哈哈!”
  
      李泽轩无语,听李孝恭这意思,他是早就知道李、叶家的事情,但这家伙还真是守口如瓶,也不知道提前说,真是老奸巨猾啊!
  
      “哈哈,对了小轩,你再仔细看看本王这队伍里面,有谁是你的老熟人?”
  
      李孝恭忽然压低声音,对李泽轩神神秘秘道。
  
      …………………………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