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五十二章 看你不顺眼!
皇宫,甘露殿。
  
  “孝恭的队伍,这会儿应该出城了吧?”
  
  李二坐在龙榻上,轻声问道。
  
  “回陛下,郡王爷已经出城了!”
  
  赵松躬身回道。
  
  李二的眼睛眯了起来,喃喃道:“大唐的府库能不能支撑与突厥的国战,就看孝恭的市舶司能不能扛起大梁了~!还有,崔家,崔善福,哼……”
  
  先前戒日王朝宰相阿罗那顺想要替戒日王求娶大唐公主,李二心中当然不愿意,长乐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怎么可能将之嫁与蛮夷?但他身为一国之君,当然不能感情用事,即便是走过场,他也得听听群臣的意见。
  
  结果,李泽轩的挺身而出、仗义执言让他很满意,而崔善福却支持大唐嫁公主,并大力鼓吹两国和亲之好,那个时候,李二就对崔善福起了杀心,可一直没有找到好机会。
  
  万万没想到前些日子李孝恭拿着被选中去岭南的朝堂官员名单之中,赫然就有崔善福的名字。
  
  按理说崔善福身为鸿胪寺卿,乃是九卿之一,是不该被安排到岭南的,但李二在看到名单上“崔善福”那三个字后,心中顿时转过了许多念头,于是……
  
  市舶司的最终名单,震惊了所有人!
  
  要知道崔善福不仅仅是鸿胪寺卿,而且还是清河崔氏下一任的接班人选,李二做出如此决断,是不把世家放在眼里吗?
  
  不过许多人转念一想,如今的李二还真有底气不把世家放在眼里,以前的大唐不缺良将,更加不缺精兵,但却钱,一旦出现战争,大唐的粮草供应很有可能会出问题。但现在朝廷府库充足,不缺兵、不缺将,更加不缺粮草,世家若想放肆,那还真得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李二的雷霆一击!
  
  世家们敢放肆吗?
  
  当然不敢!
  
  李二既然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就说明已经做好了世家反扑的准备,一旦世家有任何异动,说不定还正中了李二的下怀,毕竟对李二来说,在收拾突厥之前,先把后方给安定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为此,数十年没上朝的东郡公崔君绰专门拄着拐杖来甘露殿给崔善福求情,李二当然没有怠慢,不过他也没有同意,最终以“崔善福去岭南只是暂时的,待市舶司在那边走上正轨,自会将其传诏回来”的理由,将崔君绰给打发回去了。
  
  就这样,在李二的强势坚持下,崔善福随李孝恭南下的事情彻底成了定局。只是就连李二都不明白,李孝恭为何会将崔善福给写在名单上。要说这老家伙有才华吧,可朝堂上比他有才的大臣多了去了,这怎么看都像是李孝恭故意将崔善福给写上的!
  
  但李孝恭跟崔善福有什么仇,什么怨呢?
  
  这个李二还真不太清楚……
  
  “最近多留意留意崔家那边,若是有任何异动,即刻报于朕~!”
  
  李二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沉声吩咐道。
  
  他现在是真的有底气了,因为,工部那边关于火药的研究,已经有很大的进展了。如果世家选择在这个时候异动的话,他不介意给世家们再来一次“天降正义”!
  
  …………………………………
  
  “侯爷,您要的消息,属下已经打探到了~!”
  
  夜里,永乐坊,侯府书房。
  
  李泽轩负手立于窗前,庞非基在他身后抱拳道。
  
  “哦~?说来听听~?”
  
  最近他有一阵子没有关注朝堂局势了,今天在路上碰到崔善福后,他才有心让庞非基去打探打探消息。
  
  庞非基抱拳汇报道:“侯爷,据属下所查,郡王爷选拔出第一批去岭南市舶司的官员中,就有崔善福,朝堂上有很多人反对,但没想到陛下最后竟然同意了,后来崔家老祖东郡公亲自入宫求情,但好像并没有任何效果!所以崔善福今日才会随同郡王爷一同南下!”
  
  “哦!原来如此!”
  
  李泽轩恍然,随即疑惑道:“可王爷为何偏偏要让崔善福去岭南呢?他跟崔善福貌似没什么仇怨吧?”
  
  庞非基有些神色不自然地说道:“这个……属下问过怀仁公子,他说……他说郡王爷很早就看崔善福不顺眼了,所以才……”
  
  “不顺眼?”
  
  李泽轩愕然,这个理由真是好强大,好任性!嗯,老子就看你不顺眼,就是想干你,怎么了?皇家的人果然牛逼!
  
  其实,李孝恭对崔善福的恶感最主要还是来源于那次戒日王朝宰相替戒日王求亲,见到崔善福死皮赖脸地非要将大唐公主嫁到远邦,李孝恭心里就跟被刀扎了一样难受,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反正后来一看到崔善福的嘴脸,他就感觉这老货要把他自己的女儿嫁到别的国家!
  
  (或许这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吧!历史上李孝恭的女儿李雪雁就是因为和亲,而被远嫁到了千里之外的吐蕃,虽然留下了“文成公主援藏”的千古佳话,但父女分离、终生难以再相见的痛苦又有谁知)
  
  “侯爷,属下无意之中,还探查到了一个消息,是关于表少爷的!”
  
  庞非基小心翼翼地看了李泽轩一眼,低声说道。
  
  “哦?什么消息?快说!”
  
  李泽轩来了兴致,连忙问道。
  
  庞非基开口道:“据属下查探到的消息,表少爷从小就在南阳一带很是有名,甚至有着仙童之称!”
  
  见李泽轩一副很感兴趣的神色,庞非基继续说道:“据说表少爷的母亲因为在白天做了一个梦,梦到流星进入到了嘴里,并吞下了,醒来之后之后竟然受孕,十五个月后生下了表少爷,这个在当地已经传为一桩美谈!
  
  表少爷七岁的时候,意外在江中溺水,却莫名消失了,舅老爷只在河岸边寻到了表少爷的衣服。三年后,表少爷回家了,舅老爷问他这些年去哪儿了,表少爷却道:“青童引我,饮以云浆,故少留耳”。侯爷您说这神不神?表少爷这是遇到了神仙身边的童子了啊~!”
  
  李泽轩越听眉头皱的越深,末了,他板着脸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就把你唬成这样,法善不过是肉体凡胎,你小子莫要到处瞎扯,快滚去睡觉!”
  
  “是是是!属下告退!”
  
  ………………………………………
  
  意外的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