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五十六章 你有违天道!

      “夫人,我这哪里是在较真,你问问岳父岳母,他们有没有听过在房子里种菜~?”
  
      李夫人的话里,带着非常明显的偏向性,李京墨顿时就不满意了,话说他现在也算是有官身的人了,怎么在家里的地位还是这么低呢?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叶国重见李京墨将话头调转到他身上,他想了想,道:“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也会没有,小轩回长安的这一年来,一直善于创造奇迹,京墨你身为父亲,怎么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
  
      难得地,叶国重居然开始为李泽轩说话。
  
      叶家老太太闻言笑道:“老爷说得没错,轩儿这孩子可不像随便说大话的人!京墨你现在把话说得这么满,以后就得饿肚子喽~!”
  
      老太太这句话顿时逗得众人大笑。
  
      兰儿拍手道:“嘻嘻!爹爹要饿肚子喽!不过爹爹别担心,到时候兰儿回头给您送吃的~!”
  
      送吃的~?你爹我又不是要去坐牢,用得着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来送我送吃的~?
  
      李京墨老脸一黑,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几人说话间,院子内的一溜土地边上,已经插起了两排高度一致的木棍,两个木柜的顶上还撑着一片儿弧形的竹篾,看上去还真像一个房子的框架。
  
      李泽轩这时候也顾不上跟老爹贫了,他亲自下去,指挥着家中仆役,将定制好的白色油布,挨个绑在支架上。
  
      这个时代还没有塑料,李泽轩思来想去,就只好用油布来替代了,说是白色的油布,但白布浸了桐油后怎么可能还是白色?看上去倒像是暗黄色,但即便这样,也比黑色好多了,毕竟黑布吸光不透光,到时候不利于蔬菜生长!
  
      这些油布是李泽轩特意定做的,每隔特定的距离,上面就附有两段绳子,用来绑在事先插好的支架上。
  
      北方的冬天尤其寒冷,为了保险起见,一层油布并不足以解决问题,李泽轩是将这个大棚,弄成了内外双层油布的结构,如此一来,这个大棚就更加保温了。
  
      当然除了这个,李泽轩还准备了一套保温方案,那就是“自然”加热法。
  
      所谓的自然加热不是平白无故温度就升高了,而是一种神奇物质的作用,这种物质就是发酵剂。
  
      具体方法是:在整地、作畦或作苗床时,在土壤中填充牛粪、猪粪、新鲜垃圾、厩肥以及粉碎的秸杆、稻草,然后加入适量的麦曲或小曲做发酵剂,最后再填埋菜园土,这样发酵剂中的微生物就可以利用原料工作了。
  
      这些原料可以缓慢的释放地热量,逐渐提高土壤和空气的温度,以保证植物的正常生长。
  
      这一世的李泽轩虽然从来没种过地,但不要忘了,前世他可是农民家庭出身,那时候他家里曾经搞过大棚,当时就是用的这种微生物发酵放热的方法,来保证大棚温度,事实证明,效果相当不错。
  
      只不过那时候他们用的发酵剂也是工业发酵剂,效果可能会比麦曲或小曲好一点。
  
      二十多个仆役,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才将这不足半亩面积的大棚给“搭建”好。
  
      第一次见这种长条形的“房子”,兰儿兴奋极了,小丫头在大棚里面穿梭来穿梭去,就是不知道累,拽都拽不出来,好像是要把这里当成她的新家。
  
      不过在三宝挑来一担大粪的时候,不需要任何人说,这丫头便已最快的速度跑出来了!
  
      “臭三宝!你闲的没事,挑两桶粪便过来干嘛,呀,臭死了,你可真恶心!”
  
      兰儿捂着鼻子,边跑边骂道。
  
      “小姐,我...我....是少爷让我.....”
  
      三宝一脸委屈,其实他也不愿意挑这臭烘烘的玩意儿啊,这还不是李泽轩要求的吗?
  
      “行了,三宝,快将让人将马粪、牛粪往菜地里给填均匀了,然后撒上麦曲,再将菘菜、寒瓜、韭菜、荠菜的种子给我种上!”
  
      李泽轩打断了三宝的话,吩咐道。
  
      话说这些粪便可不是普通的粪便,而是新鲜的马粪和牛粪,这玩意儿得来可不容易,府上出动了几十个仆役,还有庞非基带着的十几个亲卫,一同出马,几乎将长安城各户人家府上的牛粪、马粪都给收走了。
  
      之所以用牛粪和马粪,而不用人的粪便,主要是因为牛和马都是草食性动物,粪便里含有未消化的残留物,更容易发酵,而且发酵后的产物,对于蔬菜肥性更好!
  
      “好嘞!少爷!”
  
      三宝应了一声,带着其他仆役,开始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一时之间,西院臭气熏天。
  
      李京墨、李夫人、叶国重等人再也呆不下去了,连忙快步出了西院。
  
      李泽轩虽然有闭气法门,不怕这臭气,但他的媳妇儿韩雨惜害怕啊!于是他也拉着韩雨惜出去了。
  
      “表兄,你真的有信心在这房子里种出菜来~?”
  
      叶法善缀在后面,出声向李泽轩问道。
  
      李泽轩自信一笑道:“那当然!不出意外,过年的时候,法善你应该就能吃到这里面的菜了!哈哈!你在南阳过年的时候可吃不到新鲜的这些玩意儿!”
  
      “托表兄的福!”
  
      叶法善笑着迎合了句,然后继续问道:“春种秋收,此乃天道,表兄你在冬日种菜,岂不是有违天道?”
  
      李泽轩看着这倒霉孩子,无语道:“得得得,哪儿那么多道,你表哥我就是想吃一点自己种的菜,怎么就有违天道了?法善,你别成天这么死板,生活嘛,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咳咳,斤斤计较是不行滴!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
  
      说罢,他拍了拍叶法善地肩膀,然后扭头对韩雨惜道:“娘子,为夫一会儿要回云山那边,你要不要也一起去?”
  
      韩雨惜想了想,点头道:“嗯,妾身也去,说不定还能帮相公一些忙!”
  
      李泽轩笑道:“那行,为夫这就让人准备马车~!”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