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烧啊!
“小轩,不可如此啊!”
  
  云山别院,韩里正听了李泽轩跟胡汉云的话后,连忙道:“小轩,你可能还不知道其他几个庄子的情况,就拿刘家庄来说,他们庄子刚并到你封地不久,先前秋收的时候,他们还是按照之前地主家的要求交的租子,再加上今年的收成普遍不好,更是雪上加霜。
  
  他们那个地方本来就不富裕,能吃饱饭都已经不错了,你让他们去弄这么多油布,他们就算把家里的粮食全卖了也不够啊!小轩你既然想了这个法子帮庄户们增加收入,那你也肯定想让所有的庄户都受此恩惠吧?所以这个问题,岳父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斟酌!”
  
  李泽轩听罢,一阵默然,暗道自己还是太想当然了。
  
  唐初的布料价格很是便宜,一匹细绢的价格也不过斗米价格,也就是三四文钱就能买到一匹绢布,至于搭建大棚所用的粗油布,那就更加便宜了,算下来一个大棚的成本,其实也就两三百文钱。
  
  李泽轩家里有成衣铺,他自然是知道长安城如今的布价的,正是因为知道,他才下意识地以为百姓们咬咬牙应该能负担的起一个大棚的成本,两三百文钱嘛也就相当于现代的几千块钱,一户人家挤一挤,想必应该可以凑出来的。
  
  但他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时代地主对于农民的剥削程度,是现代远远无法比拟的,这个时代吃不饱饭、穿不起衣服的人随处可见!两三百文钱真的是一个小数目吗?对于有些人家来说,这两三百文钱,可能足够他们一家人吃上一年!!
  
  “岳父说的是,小婿的确有些考虑不周!”
  
  李泽轩思忖了片刻,主动承认错误,并继续说道:“不如这样,小婿拿出一千贯钱放在岳父这儿,庄户们要是愿意搭建大棚、并且家里确实有困难的,可以过来找岳父你借一笔钱,每户最多借五百文,不需要他们付利钱,只要他们能在一年之内还清本金就成!岳父你看这样如何~?”
  
  关于资本借贷,可不是现代独有,这个在古代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儿。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孟尝君,当年之所以能够豢养三千门客、招揽各路人才,靠的就是放贷收息的买卖,根据历史文献记载,有一年,薛地歉收,很多因此人没交利息,孟尝君派人催收,仍“得息钱十万”,可见放债的规模是非常大的。
  
  与之相比,李泽轩这个根本就算不上放贷了,纯粹是行善事,毕竟他不收利息啊!
  
  韩里正笑道:“那真是太好了!如此一来,小轩你这才是真正地为百姓谋福祉啊~!”
  
  “嘿!少爷您可真心善,长安城里的钱庄借钱给人,每个月都还要一成的利钱呢~!”
  
  老胡咧着嘴笑道。
  
  这优惠条件,说实话他都有些心动了。
  
  关于民间借贷,在秦汉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高利贷的高峰期,到了唐朝后,民间借贷发展的更加迅猛,西市各种钱庄当铺林立,因此这里也成了中国最早的金融一条街。
  
  当然,朝廷为了抑制高利贷,对民间借贷也做出了许多限制,有明文记载的是,这个时候的法定利率为每月10%,年利率为120%,相比秦汉时期按复利计算利息的高利贷,这个利率算是比较友好的,但对于百姓们来说,这个利率还是比较高的,所以老胡听了李泽轩要免利息借钱给庄户,才会忍不住心动。
  
  毕竟如果找钱庄借钱的话,借五百文,一年后光利息都要还六百文,这么算下来,还真是借到就是赚到!
  
  李泽轩笑了笑,转开话题道:“胡大叔,岳父,你们再仔细看看这大棚,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最近这几天,就要将这种大棚推广给所有的庄户,到时候就辛苦你们了~!”
  
  韩里正点头道:“好!我跟老胡再好好瞧瞧~!”
  
  他跟胡汉云,年轻的时候虽然都有过一段不羁的岁月,但后来都是老老实实在家种地,也算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了,模仿别人种菜,这还不是小菜一碟?
  
  第二日,老胡一大早就出门了,今天他可没有随着村子上的青壮如山当护卫队,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买步。
  
  没有现成的油布,那就买粗布,然后再买些桐油,回家自己搞。
  
  去的时候空荡荡的一个牛车,回来的时候却堆满了一车的粗布车沿上还挂着两桶桐油。
  
  “哟~!这不是老胡吗?你买那么多布干啥?给儿子做衣服?也不对啊,做衣服你干嘛不买绢布,却买这么多粗布?”
  
  路上,总是不可避免地遇上一些熟人,老胡一般都是哈哈一笑,打马虎眼道:“哈哈!最近家里缺柴禾,买些粗布回去烧~!”
  
  不是庄子上的人,老胡是坚决不打算将大棚培育反季节蔬菜的秘密说出去的。、
  
  只不过他这个回应未免太过雷人。
  
  “买粗布回去当柴禾烧~?”
  
  听到老胡这个回应的人,均是怀疑老胡脑袋是不是烧坏了,虽说老胡家今年的情况好了不少,但也不至于奢侈到拿粗布当柴禾烧吧?
  
  “孩子他娘!我回来了!快出来帮忙拿东西~!”
  
  从长安官道到韩家庄的这段路,现在既平坦又宽阔,老胡没过一会儿,便回到了家,刚一进院子,胡汉云就扯着嗓子喊道。
  
  “哎,当家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刘月娥听到声响,赶忙从屋内跑了出来,见到牛车上堆积如山的粗布时,她顿时惊呆了:“这这,当家的,你这是买了多少钱的布啊~?”
  
  胡汉云擦了一把汗,咧着嘴道:“嘿!也就三贯钱的布,那掌柜的说,俺要是买的多,就多送些,于是俺就多买了点,不亏不亏~!”
  
  “还不亏?走的时候你怎么说的?只买两贯钱的,现在你买了这么大一车,多余的拿来做什么?”
  
  刘月娥闻言气道。
  
  “做什么?烧啊!啊呸,是种菜啊!”
  
  老胡一路上这个问题回答的太多了,差点就将那两个字直接给说了出来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