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授艺,意外发现! 二合一

      “嗯,刘莽,你在这里按个手印,便可以借走这五百文了~!”
  
      韩家庄,韩家小院。
  
      院中排起了一个小长队,韩里正在院子里支起了一个桌子,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文士,此刻,韩里正笑着对身前那个粗布麻衣的黝黑汉子说道。
  
      这汉子正是刘家庄虎子他爹,先前那个下了好大决心才跑来借钱、结果却忘了带母鸡的人。
  
      “哎!俺这就按!”
  
      刘莽也没看那张纸上的内容,应了一声,便毫不犹豫地咬破拇指,在上面盖了一个鲜红的手印。
  
      韩里正的为人,十里八村的都清楚,所以刘莽倒是不担心韩里正在文字上坑他,再说他就算不相信韩里正,还能不相信李泽轩吗?毕竟韩里正可是在李泽轩办事的。
  
      “好!这是五百文,你好好点点~!”
  
      韩里正点了点头,从身后的木箱中取出了一吊铜钱,递了过去,说道。
  
      刘莽双手接过,想要数数,但又有些不好意思,韩里正见状,呵呵一笑道:“呵呵,铜钱最好当面点清,以免后面生了误会~!”
  
      “多谢韩里正~!”
  
      刘莽心中感动,往左边挪了两步,将队伍让了出来,然后他就站在旁边当面数起铜钱来。
  
      韩里正喊道:“下一个~!”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走了过来。
  
      韩里正看着有些眼生,便问道:“小兄弟,你是哪个庄子上的~?”
  
      “韩里正,俺叫王庆元,十里坡王家庄的!上个月俺们庄刚并入侯爷封地~!”
  
      那青年连忙答道。
  
      韩里正看向旁边地中年文士,就见那文士将桌上的册子翻开至某一页,瞅了片刻后,才点头道:“王家庄确有此人~!”
  
      韩里正这才点头,对那年轻人问道:“嗯,王庆元,你要借多少钱?你借钱所为何事?”
  
      王庆元回道:“韩里正,俺俺借五百文,俺俺也想搭大棚种菜~!”
  
      韩里正满意地点了点头,拿出一张写有文书的纸,说道:“跟刘莽一样,在这里按上手印!”
  
      “哎哎!俺明白!”
  
      王庆元兴奋道。
  
      这时,旁边的刘莽已经点好了铜钱,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韩里正,这大棚该咋建?俺想好好学学~!”
  
      拿着这“沉甸甸”的五百文钱,他的心里一阵压力山大,想到若是种不出青菜来,那他们一家可就彻底完了,他的儿子别说去学堂上学了,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了,所以在搞大棚之前,得好好学学技术,不然这借来的五百文钱就白瞎了!
  
      “是啊!韩里正,咱们该上哪儿学建大棚啊!”
  
      其他人也将目光看向这边,刘莽问的问题,也正是他们想要问的,下定决心过来借钱的人,其实都想着借着这次种大棚蔬菜的机会,彻底改善自己的家庭境况,没人不想自己家的大棚能种出青菜来。
  
      韩立正抬起头,对所有人道:“要想学怎么建大棚,一会儿你们拿完钱了,我可以带你们去老胡家里看看,他们家已经建好一个大棚了,到时候你们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要当场问,老胡也会教你们一些种菜技巧,想要学的,可以在旁边稍等一会儿!”
  
      刘莽咧嘴笑道:“嘿!那成!俺就在旁边等会儿,多谢韩里正!”
  
      “哟~!这么多人呢!”
  
      这时,李泽轩从院门外走了进来,看着院中排着的长队,惊讶道。
  
      午后,他送走老舅后,心念庄子上的情况,便立马赶了过来,大棚蔬菜这种东西,对于许多百姓来说,可是寄托着家中生计,他若是不过来亲自指导,万一出了岔子,那罪过可就大了!
  
      “侯爷?侯爷来了!”
  
      “见过侯爷!”
  
      “见过侯爷!”
  
      大唐的勋贵中,李泽轩算是比较接地气的,经常跟底层的人民打交道,所以认得李泽轩的百姓也非常多,他刚一进门,就有许多人认出他来,队伍中的百姓们顿时兴奋了起来,连忙热情地行礼。
  
      李泽轩一一点头致意,他走到队伍最前面,先前那中年文士慌忙正了正衣冠,快步过来行礼道:“下官袁世海见过侯爷!”
  
      “袁世凯?”
  
      李泽轩下意识一愣,心道不会这么巧吧?居然在唐朝碰到了一个袁大头?
  
      那中年文士神色尴尬,小心翼翼道:“侯爷,那个…下官是叫袁世海,不叫袁世凯!”
  
      这时,韩里正对按完手印的王庆元说了一句,并递过了一吊铜钱,连忙也走了过来,说道:“小轩,这位是蓝田县衙的袁县丞,老夫今日请他过来是想做个见证,这样也更为稳妥!”
  
      李泽轩恍然,他也听过,在古代办事很多时候都需要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中间人做见证,一般民间百姓办事一般都喜欢找县衙的公人做公证,这样出了事后也容易打官司,不得不说,他老丈人考虑事情还是非常周到的。
  
      这时候,他也知道自己刚刚听岔名字了,便带着歉意,说道:“原来是袁县丞!本侯刚刚一时没注意,听岔了名字,实在抱歉!袁县丞还请见谅!”
  
      袁世海连忙摆手道:“侯爷言重!您乃无心之失,下官也未曾放在心上!”
  
      李泽轩点头笑道:“那便好!”
  
      然后他看向韩里正,问道:“岳父,共有多少人前来借钱?”
  
      韩里正答道:“早上已经有七十多户过来借了,午后看这架势,今天一天应该有接近二百户过来借钱!”
  
      李泽轩心中一惊,他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这么多庄户建不起大棚,暗道还好当初他老丈人在旁边提醒了一句,要不然照先前那政策,很多人就算是想弄大棚,估计也是有心无力。
  
      “嗯,岳父,可有安排庄户们培训大棚搭建以及青菜种植之法?”
  
      李泽轩又问道。
  
      韩里正点了点头,笑道:“安排了!一会儿老夫会带着他们去老胡家,老胡那边已经搭好大棚了,我带他们去现场看看!上午来领过钱的庄户,老夫之前已经跟他们说过,让他午后去老胡家!”
  
      李泽轩心中稍安,他看了看院中的木桌,自己那个装铜钱的大箱子,转过身朝庞非基开口说道:“非基,你现在去炎黄书院,让李泰、孟文浩、铁蛋、柯世清他们四个过来,就在这儿先等着!”
  
      “是,侯爷!”
  
      庞非基抱拳领命,立即转身而去。
  
      韩里正不明所以,问道:“小轩,你这”
  
      李泽轩道:“岳父,这么多庄户,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一会儿铁蛋他们过来帮你一起统计、发钱!现在你带着庄户们跟我一起去胡大叔家看看吧,胡大叔若是有什么疏漏,我也好在一旁指正~!”
  
      韩里正一听,也觉得有理,便应道:“那好!我们便先去看看!”
  
      说罢,他招呼起庄户们,打算跟李泽轩一起去老胡家,旁边的袁世海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跟着去吧,李泽轩又没有邀请他,不去吧,他一个人留在这儿像什么事儿?这院子里可还堆着一堆“巨款”呢!到时候要是少了七贯八贯的,他上哪儿说理去?
  
      “袁县丞,你若是愿意,便跟着一起来吧!”
  
      幸运的是,李泽轩并没有忘记他,袁世海连忙道:“愿意,愿意,当然愿意!”
  
      只是庄户们却有些不大愿意了,他们害怕袁世海跟着偷师,将大棚蔬菜的技术给学了去,并传给外村人。
  
      只是这大棚蔬菜的技术是李泽轩的,李泽轩都没说什么,他们自然也没有资格去说三道四,只能将这份不愿意给憋在心里。
  
      事实上,李泽轩倒不担心技术泄露,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要垄断大棚蔬菜的这门生意的心思,要不然他也不会将这门技术教给庄户们了。
  
      他只是想让自家的庄户当第一批大棚蔬菜的种植户,成为第一批尝到大棚蔬菜甜头的人,这技术讲道理并不难学,过一段时间后,被其他庄子上的人或者其他达官显贵给学了去,那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要想不泄露,那他当初就不应该将这份技术给公开出来,既然打算教给庄户们。那总有一天肯定会泄露。不过好处是现在市场上反季节蔬菜基本没有,他治下的庄户们能够享受到大棚蔬菜带来的第一批红利,也是极大地一笔利润。
  
      随着以后种植大棚蔬菜的人越来越多,大棚蔬菜的价格相应地也会越来越低,利润自然不会像现在的这么大了!
  
      …………………………
  
      “侯爷,您来了~!”
  
      在韩里正的指引下,李泽轩一行人来到了韩家庄南面的一处田地里,这块田地其实就在韩家庄边上,距离村子很近。没料到此时田地里已经围了一大群人,有韩家庄的,也有梅村的,刘二爷赫然也在其中,老头虽然年纪大了,但眼睛可是顶好的,第一个发现李泽轩过来了。
  
      “刘二爷,您老也在啊!”
  
      李泽轩颇为意外地笑道。
  
      “嘿!这不是来学艺了吗?不仅老刘我来了,梅村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来人了!”
  
      刘二爷笑眯眯道。
  
      在韩里正将李泽轩要推广大鹏蔬菜的事情通知到八个庄子的时候,其他庄子的人可能会有少许犹豫,但梅村跟韩家庄的人,基本上全都毫不犹豫地选择加入其中,因为是李泽轩帮他们赶走了恶霸(刘世仁父子),是李泽轩带领他们过上了如今的富足日子,李泽轩是他们心目中的神,他们无条件地相信李泽轩。
  
      这两个庄子,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就是归李泽轩管辖,庄子上的人基本上都还算是富裕,其他人在考虑要不要弄大棚或者上哪儿借钱去弄大棚的时候,他们便已经行动了。大部分人在今天上午就进城将粗布、桐油给买了回来,午后一得闲,就跑到老胡这里来学技术。
  
      “少爷,您来了!”
  
      不远处的老胡,这时也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跑了过来。
  
      “嗯,胡大叔,你这棚子搭得还不错啊!”
  
      李泽轩扫了一眼田地里的大棚,笑着道。
  
      老胡挠了挠头,道:“嘿!跟少爷您在别院那儿的大棚,还差了些。”
  
      李泽轩摇了摇头,道:“呵呵!不差不差!胡大叔,你给他们讲讲这大棚的搭建技巧,我四处转转,看看你这大棚!”
  
      老胡自是满口答应,这个是先前本来就说好了的。
  
      他将众人引到了大棚边上,开始讲解道:“哈哈,其实这棚子搭起来也很简单,俺给你们讲一遍,你们肯定能会!要想搭起一个这样的棚子,首先”
  
      老胡带着庄户们进了棚子,一边走,一边讲,李泽轩则是在棚子外面四处转悠,他在检查这大棚的密闭性,忽然,他瞥见大棚边上不远处地土堆里,有一小片黄绿色,再定睛一看,发现那片土堆里面,竟然长着一小片绿豆芽!
  
      哦,准确地说应该叫做绿豆苗,泡在水里发芽的才叫豆芽,长在地里的应该叫豆苗。
  
      “靠!我咋就没想到可以搞豆芽呢!”
  
      见此情景,李泽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忍不住拍了拍脑袋,懊丧道。
  
      “豆芽?侯爷,何为豆芽?”
  
      刚刚走过来想找李泽轩说话的袁世海,闻言忍不住一愣,问道。
  
      “哦,没什么!”
  
      李泽轩回过神,转身看向袁世海,岔开话题道:“袁县丞怎么没一起进去?”
  
      袁世海苦笑道:“这大棚培育蔬菜之法乃是侯爷为治下庄户们所创,下官身为外人,又怎好去窃听机密?”
  
      李泽轩诧异地看了这人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县丞还是个正人君子。
  
      “呵呵!些许俗艺,谈不上什么机密!本侯既然将其拿出来,便没想着要一直守着这个秘密!袁县丞若是感兴趣,大可进去听听!”
  
      乱世出小人,盛世出君子,不得不说,李泽轩自从穿越过来后,遇到的好人远比小人要多。对于袁世海这样的人,他心里还是挺有好感的。
  
      袁世海欣喜道:“侯爷高义!其实下官心中一直在好奇这大棚是如何在冬日培育蔬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