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六十三章 暗流!

      “娘子,爹交待了什么事?”
  
      听完媳妇儿一本正经的话后,李泽轩出声问道。
  
      韩雨惜抿了抿唇,轻声道:“相公,爹午后的时候,让妾身告诉你,让百姓种植大棚蔬菜本是善举,但相公考虑事情也要更加周全,比如搭建大棚所必须的油布,相公封地百姓上千户,即便只有五成百姓愿意搭建大棚、种植蔬菜,那所需的粗布也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
  
      到时候长安城的无良布商看到商机,肯定会伺机涨价,相公虽然给了百姓每户五百文的免息借贷机会,但谁知道后面的粗布是个什么价?说不定五百文钱还不够搭一个大棚!”
  
      随着韩雨惜的讲述和分析,李泽轩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韩雨惜见状又道:“不过相公也不必担心,爹已经通知了咱家成衣铺的孙掌柜,让他准备一批粗布货源,以备不时之需,想必能缓解不少长安粗布供不应求的紧张局面!”
  
      李泽轩忍不住叹道:“还是爹考虑的周全,为夫还真是差点忽略了此事。之前借钱给庄户,可不仅仅只是让他们买大棚,种子也需要钱!若是长安布价飞涨,即便百姓凑够了布钱,很可能也买不起种子了。”
  
      韩雨惜见李泽轩脸上流露出了些许失落之色,忙劝慰道:“相公你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如何能考虑的面面周到?智者千虑也必有一失嘛!”
  
      李泽轩闻言笑道:“呵呵,娘子你不必安慰我,为夫还没那么脆弱!其实以孙掌柜的人脉,未必能在短时间内凑齐这么多粗布,这事儿要想尽快解决,还得依靠商会才行!娘子你且先忙,为夫去安排一番!”
  
      “嗯,相公你去忙吧~!”
  
      ………………………………………
  
      李泽轩来到前院,找到了王忠,让其派人去请一个人过来。
  
      大约半个时辰后,太阳即将落山,一名华服老者来到了李家,早在府门前候着的三宝,连忙迎了上去,“曹老板,我家侯爷在前厅等你!”
  
      没错,这个华服老者正是曹文东,长安城最大的丝绸商和布商,也是炎黄商会的第三大股东。
  
      “有劳带路!”
  
      曹文东客气地拱了拱手,道。
  
      在三宝的带领下,曹文东来到了李府前厅,见到正端坐上首的李泽轩,他连忙拱手行礼道:“曹某见过侯爷!”
  
      李泽轩摆手道:“不必多礼!”
  
      然后他连寒暄客套都没有,直入正题道:“曹老板,今日找你是有一事需要你的相助,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曹文东摇头道:“没有没有!曹某在家中本就无事,何来打扰一说?侯爷您有事尽管吩咐!”
  
      他这么客气,李泽轩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来了,他这是一有事需要帮忙就把别人拎出来,没事就把人放到一边,怎么看都有些不道义!
  
      其实这纯粹是他想多了,他的思维还停留在现代的人情世故上,但却忘了他这是在古代,这个士农工商、等级森严的时代,他要是不这么做,曹文东反而会奇怪了!
  
      “是这样的!近日本侯庄上的百姓想要买一大批粗布,数量很大,但百姓们手上的余钱又有限,所以本侯打算请曹老板帮忙从外地调运一批粗布货源过来,防止长安城其他布商趁机涨价!”
  
      李泽轩让人给曹文东倒了一杯茶水,然后说道。
  
      曹文东闻言,心里虽然在奇怪李泽轩庄子上的庄户为何需要大量粗布,但他却没有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历经各种人情世故的他,知道有些事情不该他问就千万不能问。
  
      “侯爷,不知您需要曹某准备多少粗布?”
  
      曹文东沉思片刻,问道。
  
      李泽轩心里稍微合计了下,伸出了五根手指道:“五万匹吧!而且全都是白布,到时候若是卖不完,本侯愿意按照市价全部收购!”
  
      他手底下的庄户,如果每家每户全部都愿意弄大棚的话,所需要的粗布最少在十万匹以上,而且这还没考虑到像老胡那样一家弄多个大棚的情况。
  
      之所以只让曹文东准备五万匹,主要是考虑到八个庄子不可能每户都愿意弄大棚,而且长安城现有的存量市场中,还有相当大一部分粗布库存,曹文东准备个五万匹,足以有能力来掌控整个长安城的粗布布价。
  
      曹文东暗暗吃了一惊,没想到李泽轩会一张口就要这么多布,他心里说不好奇那是假的,但这种问题,李泽轩不主动说,他是不会,也不可能主动去问的。
  
      “侯爷放心,一日之内,曹某绝对可以筹集五万匹粗布!要是一时卖不出去,也不需侯爷出钱收购,曹某自然有渠道将其销往其他州县!”
  
      曹文东自信一笑,道。
  
      他之所以能成为长安城第一大布商,靠的就是广阔且优质的进货渠道,李泽轩的这些要求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会有点困难,但对于他来说,还真是毫无困难,只是需要动动嘴皮子罢了!
  
      “行!那本侯就不再勉强,有劳曹老板了!”
  
      李泽轩起身拱手道。
  
      曹文东连忙也识趣地站起身,道:“不敢当,不敢当,侯爷若是无事,那曹某这就回去安排了!”
  
      李泽轩点头道:“曹老板慢走!”
  
      ……………………………
  
      第二日,长安城的布商们迎来了一大批“特殊”的顾客,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这些人本来只有在临近过年的几日才会过来买两匹粗布,可现在距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这些人便成群结队地过来了,不仅来了,更奇怪的是这些人直接是论车在买布,其疯狂程度,让不少布商都在暗自咋舌。
  
      问这些人为何要一下买这么多粗布,可他们大多都是在含糊其辞,要么就是理由十分奇葩,显然是在故意骗人。此种怪像让商人们均是异常费解。
  
      有些布商看到了商机,一面稍微往上提价,另一面则是紧急从其他地方调集粗布,虽说这东西相比丝绸、细绢来说赚的少,但赖不住数量大啊!
  
      一场涨价的暗流,正在迅速酝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