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六十六章 贪欲无止!

      程咬金的一番话话,让李泽轩禁不住暗道老程为人处事还是很有原则的,不是自己的,坚决不强夺,即便遇到的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东西。
  
      “程伯伯,其实………”
  
      “哈哈!小轩你不必再劝!这东西既然是你给你家庄户谋的福利,那老夫就断没有横插一脚的道理。还是等到明年再说吧!到时候老夫派些庄户到你庄子上学取经验,你可不要拒绝啊!”
  
      李泽轩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程咬金直接打断,老程态度很是坚定地说道。
  
      李泽轩转念一想,笑着道:“呵呵,多谢程伯伯对小侄家庄户们的体谅,但其实程伯伯您如果也想让国公府的庄户种植大棚蔬菜的话,也不必等到明年,只需等到半个月之后就成!
  
      那时候咱们两家大棚蔬菜的成熟期刚好错开,即便会有一小段重合的时间,对我家庄户的影响也不是很大!再则,如今长安城布匹存量越来越紧张,半个月前之后也会宽裕许多,所以程伯伯您完全可以再等一小段时间!”
  
      程咬金眼睛一亮,颇为心动道:“这样真的不会影响到你庄上的庄户~?”
  
      李泽轩道:“影响甚微!即便蔬菜重合期有所重合,到时候也可以借助水路,将蔬菜运到其他州县售卖!”
  
      借助水路运输蔬菜,其实也是一条可选之路,这个时代的长安水运发达,而且得益于当年隋炀帝修的大运河,从长安可以通过大运河直达南方。
  
      但运输过程中蔬菜的保鲜与糜耗,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李泽轩还是不打算走这条路子的。
  
      毕竟长安城拥有上百万人口,这个超大城池完全能消耗掉他封地上的大棚蔬菜,再说,即便大棚蔬菜多到一定程度,李泽轩也不会亲自插手,他不是还有个商会么?商会的成员们,肯定对大棚蔬菜都很是眼热。
  
      程咬金开怀大笑道:“哈哈!若真对你庄上的庄户没有影响,那半个月之后,程家的庄户就也开始弄大棚了!对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秦二哥?回头老夫将此事也告知于他,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李泽轩摇头道:“小侄当然不会介意,即便程伯伯不说,小侄也会将大棚蔬菜的事情与秦伯伯说的!咱们三家休戚与共、命运同体,又何须分得这么清!”
  
      其实程咬金要是今天不来,李泽轩就打算明天去秦家问问秦琼要不要也引进大棚蔬菜,秦琼是他媳妇的义父,平常是把李泽轩真当做亲儿子看待的,李泽轩一有事情,秦琼均是第一个站出来,并且对待李泽轩的要求,秦琼总是无条件答应,比如说先前书院军训,秦琼毫不犹豫地应了李泽轩之邀,来到书院当了一个月的军训教官。
  
      所以一有好事儿,李泽轩肯定要先想着给秦琼分一份过去。
  
      至于程咬金,对李泽轩这个晚辈当然也很好,老程讲义气、重情义,很多时候李泽轩受到攻讦,他的行为也更加暴躁和直接,李泽轩对这老货也很是敬重,要不然今天他也不会将大棚蔬菜的事情告诉程咬金了。
  
      程咬金深深地看了李泽轩一眼,难得地一本正经道:“好!重情重义,丑牛没看错你,老夫也没看错你!不过小轩你放心,大棚蔬菜的事情,老夫与秦二哥绝不会与外人说,庄上的庄户们,老夫也会叮嘱他们保守秘密的!今年冬天,长安城的蔬菜就看咱们三家了!哈哈!这下子吃青菜总算不用找陛下讨要了!”
  
      ………………………………………
  
      第二日。
  
      “都给我打起精神,今天肯定有许多人过来买布,都给我放勤快点儿!”
  
      一大早,东、西两市布坊的老板,不约而同地训起了自家伙计,脸上一片迷之自信。
  
      “是是是,掌柜的放心!”
  
      “掌柜的,您怎么如此笃定今天会有许多才行来咱们这儿买布啊?”
  
      有个别伙计忍不住问道。
  
      掌柜得意一笑,脸上流露出一副运筹帷幄的表情,道:“哼!老夫得到消息,李记成衣铺以及曹家布坊的布,在昨日就已经售卖一空,今日无人搅局,那些百姓就只能回来卖咱们这些涨价的布了!嘿!老夫昨日已经从富州调集了五千匹白布,一会儿应该就能运到了!哈哈哈!”
  
      “掌柜的英明~!”
  
      伙计们立刻送上了马屁!
  
      掌柜笑眯眯道:“都给老夫听好了,今日咱们铺子的粗布,一律三文钱一匹!细绢五文钱一匹,丝绸十文钱一匹!少一文都不许卖!”
  
      三文钱一匹,相比于之前三文钱两匹的价格来说,如今粗布价格赫然已经上涨了整整一倍。
  
      “掌柜的,可若是其他商铺比咱们的价格低怎么办?”
  
      有伙计担忧道。
  
      掌柜眼睛一眯,笃定道:“哼!老夫说三文一匹就三文一匹,没了永安侯与曹文东捣乱,今日长安城的粗布就只有这一个价!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
  
      很多时候,贪欲能够迷住人的双眼,当一个人心中满是贪念的时候,那危险距离这个人就不远了!
  
      “掌柜的,掌柜的!不好了!不好了!”
  
      东市,刘记布庄。
  
      开市已经半个时辰,这里却没有成交一笔交易,倒是有人过来看过布匹和丝绸,但听到那高昂的售价后,均是望而却步了!这里的掌柜刚开始是一点也不着急,他觉得等那些买布的人发现李记成衣铺与曹家布坊没便宜布的时候,肯定都会转回来加价买他们这贵布。
  
      可半个时辰过去了,仍然没人过来买布,店内的掌柜顿时坐不住了,连忙派人打探消息。一刻钟后,打探消息的伙计,仓皇而回,便跑边喊道。
  
      掌柜的顿时就一个激灵,他快步上前,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呼呼~!掌柜的,不好了,曹家布坊今日不知从哪儿运来了一大批粗布,现在他们店门口摆满了布匹,少说也有几万匹!百姓们都跑到那儿去买布了!”
  
      …………………………………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