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七十七章 仁孝!

      唐代官吏选拔的途径有三种,即门荫,杂色入流和科举。
  
      所谓科举入仕大家都很熟悉,自从隋文帝开创科举之后,中国封建王朝的官员选拔制度正逐渐被科举所取代,但凡事总要有一个过程,在唐代的时候,科举还并不是朝廷选官的最主流手段,此时依靠门荫以及杂色入流方式步入朝堂的官员,仍然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当然,唐朝对门荫入仕也有严格的规定:一是有封爵者可由子孙承袭;二是皇亲可按关系的亲疏叙阶授官;三是散官,职事官三品以上的曾孙,五品以上的子孙,二品勋官的儿子可以资荫入仕。
  
      王仁表这种情况就属于门荫入仕的第二种类型——以皇亲国戚叙阶授官,一上来就是一州的刺史,起点比那些寒门子弟不知道高了多少,主要因为他娘是同安公主!
  
      “岐州刺史?那恭喜仁表了!希望仁表能造福一州百姓,成就一番丰功伟业!”
  
      李泽轩怔了片刻,朝王仁表拱手道。
  
      虽然他并不知道岐州在哪儿,但不论在哪儿,一州的刺史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官了,搁在现代差不多相当于高官级别的了。
  
      在较长时期内,唐朝采用了“道、州、县”三层级行政划分制,但是“道”的实际权限相互间差异很大,变革繁多,而且其基础往往是节度使的实际权力膨胀,所以这一体系常被称为“虚三级”。
  
      贞观初,李二分天下为十道,王仁表即将要去的这个岐州,就属于京畿道,别称凤翔府,治所在雍县,下辖九个县,距离长安还算是比较近,而且地盘也比较大。
  
      最起码这个岐州比王仁表的老爹管理的隋州要更大、而且更靠近大唐的政治中心。看得出来,同安公主为了自家儿子的前程,在李二面前费了不少的心思。
  
      此刻的王仁表,面上却并没有多少即将为官一方的喜悦,他苦笑道:“为官理政并非仁表所长,不敢求功,但求无过即可!”
  
      李泽轩笑着说道:“仁表不要那么悲观嘛!你有王家做后盾,等你上任之后,依靠着王家的资源,在岐州发展农商,让百姓们富裕起来也并非什么难事!人在做,天在看,只要你一心为民,百姓们都会记在心里的~!”
  
      王仁表点了点头,拱手道:“借小轩你的吉言!到时候怕是少不得要向你讨教些为官经验!你用了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将你封地管理的井井有条,百姓也都能安居乐业,实乃我大唐所有官员之楷模~!”
  
      谁都喜欢听好话,李泽轩也不例外,更何况这不仅是好话,也是实话不是?他笑呵呵道:“哪里哪里!我只是见不得百姓受苦罢了!仁表你只要善待百姓,相信你在岐州任期满了之后,万民肯定会夹道相送的~!”
  
      王仁表郑重地点了点头,道:“王某此生虽志不在官场,但如今既然要为官一方,必当尽力去造福百姓!”
  
      李泽轩笑道:“哈哈!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他日若到岐州,定与仁表再次把酒言欢!”
  
      王仁表拱手道:“一定!”
  
      说罢,他转身告辞而去。
  
      冷雨瑶路过李泽轩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抱了抱拳,道:“侯爷保重!您是个好官!后会有期!”
  
      最开始的时候,她的确看李泽轩不顺眼,但最后李泽轩强大的武道实力,以及超凡的人格魅力,让她不得不心生敬佩,如今她对于李泽轩的态度已经转变了好多。
  
      李泽轩微笑道:“冷姑娘也保重!”
  
      ……………………………
  
      眼馋自行车生意的何止王仁表一家,午后的时候,炎黄商会的其他几大股东曹文东、林文元、廖西凡、张靖阳都过来询问了关于自行车售卖的事情。
  
      廖西凡当时认购了四万贯的商会股份,但其中有两万贯是帮着他的好友冯志华认购的,冯志华出海回来之后,听说还有这好事知乎,毫不犹豫地将两万贯钱连忙给了廖西凡。
  
      所以炎黄商会本来第一批会员应该是六人,但此时却变成七人了,李泽轩知道后并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些人私底下的交易他也管不着。
  
      值得一提的是,李承乾在临近傍晚的时候,也亲自来永乐坊找到了李泽轩。
  
      他不仅是奇趣阁的股东,也是炎黄商会的第一批会员。
  
      “怎么?承乾你也对自行车感兴趣?你身为储君,却行商贾之事,恐怕传出去不太好吧~?”
  
      李泽轩见到李承乾后,忍不住问道。
  
      李承乾心虚地四处瞅了瞅,道:“小轩,话可不能这么说,父皇的众多子女手下都有自己的铺子,我虽然不能亲自参与商贾之事,但下面的人还是可以的!”
  
      李泽轩恍然,他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些什么,皱眉道:“承乾你难道缺钱了?”
  
      其实他是想问李承乾是不是开始养男宠了,只是这种事情他又不好直接去问。他记得史书上记载,李承乾好男风,还养了个男宠名叫称心。
  
      按理说,奇趣阁每个月返给李承乾的分红,完全足以应付东宫的日常用度,李泽轩想不明白李承乾为什么会缺钱,所以才想到那方面。
  
      李承乾不疑有它,老老实实地点头道:“嗯,近日是有些缺钱。”
  
      不待李泽轩发问,他直接又说道:“近日天气越来越寒了,母后住的宫殿已经许多年都没有修缮,而母后一到冬天,气疾就容易复发,父皇的腰背在早些年也受过不少伤,天冷的时候,父皇的旧伤也很容易复发,我便想着帮父皇跟母后修缮修缮宫殿,正巧昨日看到你那自行车,我觉得这东西到时候应该很受欢迎,便过来找你要些货!”
  
      “呃.....原来如此!”
  
      李泽轩摸了摸鼻子,神色有些尴尬,没想到自己将李承乾的一片孝心想得龌蹉了,不应该呀!
  
      “没问题!于情于理,到时候自行车都会有承乾你的一份,你只管放心便好了!”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