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八十六章 林母劝学!

      “哎哎哎,宝顺你往左压车把,车要倒了!!”
  
      “靠!你给我小心点!少爷我就特娘的这么一辆自行车,你小子给摔坏了老子有钱都没地儿买!”
  
      “笨啊!你说给你连一辆自行车你都不会骑,你是不是废物?”
  
      “哈哈!小琴,幸好少爷我聪明,没有亲自去骑,不然岂不是要跟宝顺这蠢货一样被摔出屎来~?”
  
      “对对对!稳了!就这么骑!哈哈!在这院子里面给少爷我绕两圈!”
  
      “可以可以!爽!真特娘的爽!宝顺你丢开一只手,试试能不能只用一只手骑?”
  
      “哇哦~!厉害啊!果然能行!看赏看赏!”
  
      林家后院,小厮宝顺在林豪的唆使下,开始了学习自行车之旅,起初,由于不适应双轮车,这倒霉孩子不知道摔了多少次、挨了多少次骂,最后磕磕绊绊地能稳稳当当地骑行了。
  
      看着他迎着微风骑着自行车的潇洒样子,林豪坐在榻上居然也是一脸的享受,就跟骑在自行车上的是他一样,真的是把“云骑车”的概念给运用到了极致,秀的旁边四个丫鬟都是头皮发麻!
  
      “咳咳~!”
  
      几人欢声笑语间,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清冷的咳嗽声。
  
      “夫人!”
  
      四个小丫鬟顿时一个激灵,最先从自行车给她们带来的欢乐中反应了过来,福身一礼道。
  
      却是林文元的夫人从西市那边回来了!
  
      “哈哈!娘回来了!娘您快过来坐!小画,天这么冷,快给我娘倒杯热水!”
  
      林豪注意到身边的动静,转身一看,连忙笑嘻嘻地起身说道。
  
      “是,少爷!”
  
      之前帮林豪捶腿的那个丫鬟领命而去。
  
      林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温情,刚刚已经到嘴边斥责的话顿时又咽了下去,眼前这少年平时的确不学无术了点,但无论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啊!
  
      “小豪,这自行车可是你爹好不容易才弄到了,你怎么随意让下人骑,万一摔坏了呢?”
  
      林夫人拍了拍儿子的手,示意儿子坐下,然后她也坐至一旁,说道。
  
      今日之前,她可能觉得自行车也没什么,也就几百贯钱的东西,林家还是出得起的。可是今日在西市见到成百上千的人,排了老长的队就是为了抢几十辆自行车的时候,她才明白自行车的珍贵,这东西即便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的啊!
  
      他们林家之所以有,还不是因为商会会员的关系?
  
      林豪听罢自家老娘的话后,笑道:“娘!这自行车骑起来这么危险,孩儿若是贸然就去试骑,指不准会被摔伤,到时候娘您肯定会心疼的!所以孩儿就让宝顺先骑骑看!”
  
      林夫人一听,也觉得是这么个理,便放下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
  
      “小豪,先前雅川先生留给你的课业,你都做完了没?”
  
      这个雅川先生,姓王,是长安万年县的一个名儒,前朝的时候中过秀才,隋灭唐兴后,虽然再也没有参加过科举,但在万年县这一带仍然非常有名望。林文元先前花了重金,而且托了好多关系,才终于请动这个老先生每隔十天过来给林豪上一天课。
  
      只见林豪一脸愤懑道:“娘!那个老家伙骨子里根本就看不起咱家,孩儿凭什么要做他留下来的课业?咱家又不欠他的,他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咱家?要不是您跟爹拦着,孩儿早就让人揍他一顿了!”
  
      “你敢~!”
  
      林母瞪了儿子一眼,然后她对周围的丫鬟跟小厮们道:“你们都下去,刚刚豪儿说的那些话,谁要是敢往外乱说,看我不撕烂他的嘴!”
  
      下人们心中一凛,忙道:“是,夫人!”
  
      待他们都退走后,林母看向林豪,语重心长道:“小豪,娘也知道雅川先生看不起咱们林家,但娘不怪他,自古士、农、工、商,咱们林家世代经商,虽说不愁吃穿,但在读书人的眼中,咱们注定要低人一等,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你爹请雅川先生来教你诗书,并没有指望你去参加科举,金榜题名,他只是希望你能通理明志,将来好继承他为你创下的家业,毕竟商人子弟不能入朝为官!”
  
      林豪立马不服气道:“娘!永安侯他不就是出自商人之家吗?他如今不就贵为国侯了吗?”
  
      李夫人拍了一下儿子的胳膊,没好气道:“永安侯只是一个特例,人家有一个神仙师父,还有一身本事,咱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能与之相比?”
  
      “可是娘,孩儿听说永安侯的炎黄书院,并没有禁止商人子弟入学,等到那些学生肄业之后,难道借着在炎黄书院学到的本事,还不能入朝为官吗?”
  
      林豪皱了皱眉,又说道。
  
      此时,林母眼脚浮现出了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她柔声道:“那还说不准,不过能进炎黄书院读书的,即便学不到永安侯的五成本事,一两成想必还是能学到的。就凭借这一两成的本事,那也是有大出息的人!不说别的,就说永安侯愿意给商人子弟这次入学的机会,也是值得我们去感激的。”
  
      林豪难得地没有反驳,他点头道:“嗯,永安侯的确跟其他人不同,这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林母立刻笑道:“那小豪,你有没有想过去炎黄书院进学?再过大半年,炎黄书院便会再举办招生考试,你要不要去试试?说不定那里比家里更有意思呢?”
  
      林豪一听,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不不不不,娘!就孩儿肚子里的这点墨水,怎么可能考得进炎黄书院?您还是趁早放弃这念头吧!”
  
      林母沉声道:“小豪你没试怎么就知道不能?现在距离明年的招生考试还有九个多月,娘之前听人说,韩家庄有个七八岁的傻孩子,就只温习了两个月的功课,便考进去了!娘知道你其实并不笨,只是懒而已!你现在若是下定决心去考炎黄书院的话,娘相信你明年一定能考上!”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