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八十八章 月考进行时!

      李泽轩带着试卷回家后,大致浏览了一遍,第二天就给书院那边送了回去。
  
      这次月考的试卷没有李泽轩整幺蛾子,整体来说,试题难度只是处于中等,没有什么古怪题,很考验学生的基础,李泽轩基本上没怎么改,因为没必要每次考试都整一些古怪题目为难学生。
  
      “嘿!丑牛,子凡、宝林,你们几个放学后踢不踢球~?”
  
      炎黄书院,光华楼,一年级一班,课间的时候,李泰起身对后面的几个时常一同踢球的人问道。
  
      现在足球已经成了学生们生活的一部分,李泰在以前可是不怎么喜欢运动的,但自从军训减肥成功后,足球又横空出世,他开始迷恋起这门热血的运动,基本上隔三差五都会找一些朋友去操场踢球。
  
      “靠!明天就要月考了,青雀你还有心思踢球?你这是不把咱们这些成绩差的当人看啊!”
  
      程处默立刻就愤愤不平地说道。
  
      “唔!青雀,俺今晚也不陪你去踢球了,俺还要温习功课呢!”
  
      尉迟宝林站起身,挠了挠头憨笑道。
  
      李泰撇了撇嘴,满不在乎道:“不就是一场月考吗?至于吗?平常该学的都学了,没学到的,你们现在学也来不及了!不如一起踢场球放松放松,说不定还能考得更好呢!”
  
      程处默翻了个白眼,道:“青雀,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成绩好无所谓,可以瞎比玩,但我跟宝林可跟你不一样,咱们是趁着最后这段时间能学多少是多少!哎!话说青雀你就不想争这次月考第一吗?”
  
      李泰毫不犹豫的摇头道:“随缘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何必强求?”
  
      程处默乐笑了,这家伙顿时阴阳怪气地说道:“哟哟哟!几天不见,青雀你竟然开始变得无欲无求了吗?难道你想出家修佛了?”
  
      李泰闻言笑骂道:“去你的!你才要去当和尚呢!”
  
      “嘿嘿!依我看,青雀这是没有争取第一的动力了啊!哈哈!要不然以青雀的性格,绝对会不考第一不罢休!”
  
      孙子凡见状,笑着一语道破天机。
  
      事实的确是如他所说的那样,如果搁在一个月前,李泰是非常在意这次月考的名次的,因为那个时候李泽轩说过,足球只有通过月考的前三名才能够获得,其他地方有钱也买不到。可到后来,李泰不知道李泽轩为什么食言而肥,居然在拿出了大量的足球售卖。
  
      对于他李泰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那都不叫事儿,既然用钱能买到足球,那月考还那么拼干嘛?月考只不过是学习过程中一次小小的考验罢了,可不值得他如此在意。所以也就有了他刚刚那句非常佛性的回答。
  
      李泰被看穿心思,面不改色道:“等考完了,我请你们去“有家小店”吃一顿庆祝庆祝,如何?”
  
      “这个可以!”
  
      “那下午踢球你俩去不去?”
  
      “不去!”
  
      “靠!子凡你呢?”
  
      孙子凡摇头道:“青雀,我也不去了,今天天气可不好!”
  
      李泰无奈,只能去找其他人了
  
      第二日,炎黄书院的第一次月考正式拉开帷幕。
  
      随着书院钟鼓连续敲响了三声,三十二个考场的监考老师同时开始分发试卷,书院巡考组的老师也开始启动,挨个考场进行巡查,以防学生在考试中作弊。
  
      其实单论监考力度,炎黄书院的月考都快赶上大唐的科举考试了。
  
      这也是李泽轩想尽力为学生们打造一个公平的学习与竞争环境,所以才这么重视考场纪律。
  
      这次月考一共有五个科目,其中经学和地理是合卷的,第一天上午考算学,第一场考试的难度就拉满了,下午考物理,第二天上午考化学,下午考经学和地理,考完了就放假,因为明天正好是周五。
  
      月考的算学试卷,是由徐宏志出的,他跟李泽轩一起在算学馆共事了一段时间,李泽轩出试题的刁钻,他倒是学去了两分,这不,算学试卷前面大多是靠一些与书本上知识点有关的基础题,这部分的题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只有对知识点掌握的十分透彻的人才能做全对,可最后一题,徐宏志为学生们准备了一个惊喜。
  
      “假设有一个池塘,里面有无穷多的水。现有两个空水壶,容积分别为五升和六升。推理如何只用这两个水壶从池塘里取得三升的水。”
  
      这是一道跟数学有关的逻辑推理题,相比于先前几道题,这题无疑更加灵活,因为它考的不是书上的某个知识点,而是你整个人的推理能力。
  
      这道题的分值足足有十五分,所以没有学生会主动放弃这道题,一个个儿地纷纷开动脑筋,并在草稿纸上演算着答案。
  
      坐在十六考场的孟文浩,思索了大概半刻钟的工夫后,终于动笔了:“先把六升的壶装满,然后倒进空的五升的壶里,六升的壶里剩一升;
  
      接着把五升的壶倒空,把六升壶里剩的一升水倒进五升壶里;
  
      再把六升壶装满水,往五升壶里倒直至装满,倒进了四升水,剩余两升水;
  
      最后把五升壶倒空,把六升壶里剩的两升倒进五升的壶里去,这时五升的壶里剩三升空间。把六升壶里装满水,然后往五升壶里倒直到加满,倒进去三升,六升的壶里还剩三升。”
  
      写完之后,孟文浩摇了摇头,心里暗想到:这题还挺有意思的,看来徐先生的出题功力已经逐渐靠近山长了呀!
  
      孟文浩能做出这题,第一考场李泰又岂会做不出来,他也只思索了半刻钟,便得出了答案,而且还是一个不一样的答案:“先把五升的壶装满后倒进六升的;
  
      再把五升的壶装满,倒进六升的,五升的壶里面剩四升的水;
  
      然后六升的壶倒空,五升壶里的四升水倒进六升壶里面,六升壶里剩四升水;
  
      最后,把五升的壶装满水,用五升壶将六升壶装满,五升壶里就只剩三升的水了!”
  
      写完后,李泰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声念叨道:“以前山长出了一道在池子里放水的题,现在徐先生又出了这道在池子里取水的题,还真是有意思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