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九十章 不醉不归!

      “哈哈!你们喝你们的,就当我们两个老家伙不存在就是了!”
  
      “有家小店”内,王绩看李泰几人一脸窘迫的样子,他笑了一声,放下酒杯,又说道:“不过年轻人还是不要过度饮酒,浅尝辄止即可!毕竟酒烈伤身!”
  
      老家伙一副教育晚辈的人生良师模样,浑然忘了自己就是一个老酒鬼,哪里有资格劝别人少喝酒!
  
      “先生说的是,我等铭记在心!”
  
      李泰拱了拱手,客气道。
  
      “嗯!且去吧!”
  
      王绩摆了摆手,又继续喝酒了。
  
      李泰坐下,与李恪、长孙冲、程处默等人面面相觑,虽然王绩说不用管他跟虬髯客,但两桌人坐在一个地方吃饭,怎么着都会有些别扭。
  
      “咳咳!小恪,你这次月考,考得如何?”
  
      为了尽快打破尴尬氛围,无奈之下,李泰只能没话找话道。
  
      李恪看了自家兄弟一眼,回道:“应该还算可以,这次的试题,考得大多都是先生们之前讲过的东西,感觉好像还没两个月前的入学考试困难!”
  
      孙子凡插话道:“嘿!汉王你的感觉没错!这次的月考试题是书院的先生一起出的,之前的入学考试试题,大部分可是山长出的,肯定会更难一些!毕竟山长的思维和想法,很少有人能捉摸得透啊!”
  
      坐在邻桌喝酒的王绩,眼皮微微抖动了一下,老酒鬼好似想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他的脸色也稍微变了变。
  
      “呵~!孙子凡你小子又在胡说八道!为啥俺感觉两次的考试都是一样难?”
  
      程处默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拍了拍桌子,道。
  
      “噗!”
  
      众人笑喷!
  
      “哈哈!丑牛,要是有一份试卷让你也觉得简单了,那我觉得出卷之人,可以被山长赶出书院了!”
  
      李泰阴阳怪气地笑道。
  
      “草!青雀你又在拐着弯骂人!下次球场上让俺好好虐虐你!”
  
      程处默立马还以颜色,瞪着眼睛道。
  
      “菜来了!菜来了!”
  
      就在这时,顾小毛端着两盘菜走了过来,并大声喊道。
  
      “哟!这是炒菜啊!”
  
      两盘菜一盘是炝炒腌菘菜(腌白菜,唐代是有腌制的白菜的,由于食盐价格昂贵,而且冬天基本上没有蔬菜,腌白菜算得上冬日里的一道比较奢侈的菜),另一盘是葱爆鸡肉,看到这两盘菜,李泰挑了挑眉,有些惊讶道。
  
      “嘿!这是俺姐模仿书院食堂的菜式做的,用得都是猪油!”
  
      顾小毛放下菜盘,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醉仙楼在长安城火了快一年了,模仿其菜式的酒楼也不在少数,虽说味道不如醉仙楼正宗,但炒菜已经为更多的人所接受。炎黄书院食堂这边也有不少炒菜,而且为了缩减成本,用的都是猪油。
  
      “那你姐也挺厉害的啊!小毛,再拿些酒来!”
  
      李泰呵呵一笑道。
  
      片刻后,酒菜上齐,跟随李泰而来的一行人早已按捺不住。
  
      “啧啧!没想到咱们书院的小菜馆,酒菜的味道都来赶上长安城的一些酒楼了!厉害厉害!”
  
      程处默抽了抽鼻子,猛吸一口气,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啧啧称赞道。
  
      “哈哈!真金不怕红炉火,酒香不怕巷子深!丑牛,表面的光鲜可不代表内在的精致,小地方一样能出美食,哈哈!”
  
      这时,邻桌的王绩跟虬髯客已经吃完了,两个酒鬼醉醺醺地站起了身,王绩走过来拍着程处默的肩膀呵呵笑道。
  
      “你们吃吧!老夫与张三先生先走一步喽!小毛……结~账!”
  
      王绩摇摇晃晃地又对顾小毛道。
  
      “诶!王老弟,说好这顿饭某家请的,咋能让你来掏钱?”
  
      虬髯客红着脸,插话道。
  
      “噢!张兄先前说过吗?我咋不知道?”
  
      王绩估计有些喝高了,老家伙捶了捶脑袋,他又道:“行!那张兄你去结账吧!小毛,一共多少钱?”
  
      “王先生,张三先生,一共两贯零三百文,要不您二位改日再过来结吧?”
  
      顾小毛盘算了片刻,看着俩醉汉,担忧道。
  
      其实倒不是他这边的饭菜价格贵,主要是王绩跟虬髯客来这儿喝的都是好酒,所以最后加在一起想不贵都难。可现在这两人都是醉醺醺的,而且身上也不可能带这么多钱啊,所以他才这般建议道。
  
      “嗝……让某家看看啊!”
  
      虬髯客摸了摸身上的钱袋子,发现只有几百文钱,他只能道:“来来来,某家给你打个借条,明日你来找某家拿钱!”
  
      顾小毛连忙摆手道:“呃……不用不用!张三先生的承诺,俺还信不过吗?”
  
      虬髯客大手“啪”的一下,拍在了顾小毛的肩膀上,“让你拿纸笔就快去拿,某家喝完酒第二天一般都会忘记前一天的事情,要是不打借条,你小子能找老子要到钱那真是出鬼了!”
  
      李泰的眼睛瞪得滴溜溜地圆,他没想到虬髯客喝醉酒了,思路还会这么清晰。
  
      “咳咳!不必这么麻烦!小毛,二位先生的账,就记在我头上了,回头我一起给你结了!”
  
      李泰干咳两声,说道。
  
      虬髯客大笑道:“哈哈!某家吃酒,还轮不到让学生来请!小毛,快拿纸笔!”
  
      见虬髯客坚持,顾小毛只能照做。
  
      片刻之后,虬髯客打好了欠条,跟随王绩一同离开了。
  
      “呼!终于走了!”
  
      王绩跟虬髯客走后,孙子凡大松一口气。
  
      程处默哈哈大笑道:“来来来!今天咱们几个不醉不归!”
  
      长孙冲也兴奋道:“不醉不归!”
  
      “呃!那个青雀,你现在要不要跟张三先生一样,把借条先写上?不然一会儿喝醉了,第二天可啥都忘了!”
  
      尉迟宝林在这时候,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让在座几人顿时愕然。
  
      “滚!我难道还能赖小毛的账不成?”
  
      李泰大怒,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然后扭头朝顾小毛道:“小毛,你别站着,也过来一起喝几杯!”
  
      “那行!俺酒量不太好,各位别见怪!”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