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九章 一波三折!

      李泽轩不知道宜芳县很正常,但要是说岚县的话,他肯定知道。
  
      现代已探明的铁矿资源,山西省以能利用储量35.46亿吨,尚难利用储量5.14亿吨,位居全国第4位,其中还不包括分布很广但未做过勘查工作的山西式赤褐铁矿。
  
      其中,已查明铁矿资源量的89.3%都集中在岚县区(20亿吨)和五台山区(16.25亿吨)两处。
  
      除了铁矿资源外,岚县的其他矿产资源也同样丰富,比如煤、铁、锰、硫磺、大理石、花岗岩等等!可以说这是一个真正的矿产大县!
  
      而岚县,在唐代贞观年间就叫宜芳县,是这个时候岚州的州府之所在!
  
      所以,福斌能在宜芳县找到两个铁矿、两个硫矿和一个大煤矿,那真是一点都不稀奇!
  
      “谢谢少爷!”
  
      在福斌眼里,李泽轩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如今能得到李泽轩夸赞,这货顿时乐得找不着北了!
  
      “咳咳!少爷!恕老夫直言,这煤矿开采难度大,若是能采出大量的炭还好说,可若是没有炭、全是煤,那就亏大了!”
  
      福伯显然更稳重、看得更加长远一些,他忧心忡忡地对李泽轩说道。
  
      “呃...福伯,为什么炭有用...哦哦!我明白了!不过福伯您老不必担心,对我来说,炭有用,煤也一样有用!”
  
      李泽轩刚想问为什么炭有用、而煤无用时,前身的一些记忆顿时就涌现了一些出来,他连忙将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然后忙口道。
  
      前身的记忆告诉他,这个时候人们虽然已经开始用炭,但是煤还没开始流行啊!
  
      中国古代煤矿的历史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先秦时期是煤炭的发现与早期开发利用阶段;西汉至南北朝是煤炭开发利用走向成熟阶段;隋唐至元是煤炭开发利用的普遍发展与长足进步阶段;明清时期是古代煤炭开发利用的鼎盛阶段。
  
      但需要注意的是,以上所说的是煤炭,主要指的是炭,而不是煤,至少在宋代之前,煤是没有被大规模利用的!
  
      因为从煤矿中挖出来的未经处理的煤,一方面难以充分燃烧,另一方面,这种煤燃烧的时候会冒出大量的煤烟,所以老百姓是宁可烧柴禾,也不愿意去烧煤!
  
      因为柴禾冒出来的烟都比煤少!
  
      直到晚唐的时候,才出现用煤炼焦的技术。
  
      据唐人康骈《剧谈录》记载,洛(洛阳)中豪贵子弟,凡是用煤烧饭时,先要把煤烧炼一下,以烧去其烟气,称之为熟炭或炼炭,然后用这种炼炭烧饭。这种炼炭,就比较接近于焦炭,但由于不是有目的有意识地烧制,故仅是焦炭的雏形而已。
  
      至宋代炼焦技术臻于完善,使我国原煤加工利用进入了新阶段,煤的使用范围才逐渐广泛起来。明清时期,我国煤炭开发利用已达鼎盛阶段,类似于先前的盐铁专政,煤炭的开采权也已经收归国有了,并开始征收煤矿税!
  
      “什么?少爷有办法利用原煤?”
  
      福斌没觉得有什么,福伯双目却猛地一瞪,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震惊万分道。
  
      只要稍微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如果原煤能够利用的话,那一个煤矿可以带来多么惊人的财富!
  
      李泽轩没有否认,痛痛快快地点了点头,道:“是知道一些法子!所以这煤矿一定要采!炭也好,煤也罢,我们全都要!”
  
      福伯激动道:“如若少爷真有利用原煤的法子,那这煤矿当然得采!”
  
      李泽轩笑了笑,他沉吟半晌,看向福斌,问道:“小斌,先前你说在宜芳县遇到了些小波折,具体是怎么回事?”
  
      福斌挠了挠头,回答道:“少爷,是这样的!当初我们几个初到宜芳县时,就被当地几个地痞给盯上了!那些地痞听我们的口音,知道我们几个是从长安来的,便想找我们收取过路费!彪子他气不过,就召集兄弟们将那些地痞给揍了一顿!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谁知那些地痞跟宜芳县县令的儿子有关系,那县令的儿子不分青红皂白就让衙役把我们几个抓回了大牢,不过好在彪子功夫比那些衙役高许多,便趁乱逃走了。两日后,县令提审我们几人,其实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公堂上,那帮地痞成了好人,我们却成了欺软怕硬的恶霸,县令和县丞也根本不给我们申辩的机会,三言两语便要把我们送到县里的一个矿场服苦役!
  
      幸好彪子及时赶来,而且是带着岚州刺史府上的长史过来了!原来他那两天是带着少爷您的手令,去岚州刺史府搬救兵了!当时岚州刺史不在府衙,所以就由长史过来了!
  
      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宜芳县令教子无方,纵容其子豢养恶奴,扰乱治安,被岚州刺史撤职查办,宜芳县丞也未能幸免!事情传出后,我们几个在宜芳县内寻找矿脉,就再也没遇到过阻挠了!”
  
      听福斌说罢,李泽轩奇道:“嘿!竟然还有这等事?这岚州刺史还不错嘛!小斌,你们这一趟辛苦了!”
  
      “哼!侯爷不必同情这小子!出门在外,不知换身寻常衣服低调收敛,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从长安城过去的!去宜芳县的人那么多,那些地痞为什么不找其他人,非要找你们几个?还不是你们咎由自取?”
  
      福伯冷哼一声,丝毫不留情面地批评道。
  
      福斌顿时满脸尴尬,显然福伯的话说到了他的痛处。
  
      李泽轩看了福斌一眼,然后呵呵笑道:“福伯,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人走在路上突然被人撞倒在地,能怪那被撞倒之人今天不该出门吗?小斌他们一没违法、二没乱纪,被地痞欺负总不能不还手吧?
  
      他们走之前我就交代过,不许主动惹事,但也不能怕事!我倒觉得他们这次表现得挺好!再说,小斌他们这一次,无意间帮宜芳县的百姓除了一大害,不仅无过,还有功啊!哈哈!”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