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高炉炼铁 二合一
从皇宫出来后,李泽轩直接回了云山,他这两天得赶紧将炼铁所需设备的图纸给画出来,因为这些东西造起来可一点都不容易。
  
  “娘子,这两日我就在书房闭关了,若没紧急事别让人来打扰我!”
  
  回到家里,李泽轩对韩雨惜说道。
  
  云山别院就这点好,因为他远离主城,平常人迹罕至,非常清静,而且这里山清水秀,端是一处修身养性的宝地!
  
  “嗯!但相公切莫累坏了身子,咱家现在又不缺什么,何必如此拼命?”
  
  韩雨惜显然明白李泽轩要做什么,类似的情形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她才一脸忧心地说道。
  
  “哈哈!娘子放心,凭你相公这体格,是怎么也不可能累坏的!不信等相公忙完了,再跟娘子大战三百回合!”
  
  李泽轩笑着捏了捏韩雨惜的俏脸,然后不正经道。
  
  当然,虽然嘴上这般说,但他心里对于自家媳妇儿呢关心还是很受用的。
  
  “相公~!”
  
  韩雨惜又羞又怒,她跺了跺脚,娇嗔一句,而李泽轩这时却已经溜走了!
  
  ……………………………
  
  “高炉炼铁,要想提高炼铁效率,必须得建高炉啊!”
  
  书房内,李泽轩面对着书案上一大张白纸,喃喃自语道。
  
  工业上,炼铁的方法包括高炉法、直接还原法、熔融还原法、等离子法等等,高炉炼铁是现代社会炼铁的主要方法,其产量占世界生铁总产量的95%以上。
  
  高炉炼铁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它使用的原料有铁矿石、石灰石和焦炭。在高炉内发生的反应主要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制备还原剂的过程,第二部分是冶铁的主要原理,第三部分是除去杂质,形成炉渣的过程。但高炉冶炼出的铁并不纯,还含有少量的杂质,因此被称为生铁。
  
  炼铁时将原料铁矿石、焦炭和石灰石按一定比例分层加入高炉(炼铁炉)中,被热风炉加热过的大量富氧空气从进风口吹入高炉,使焦炭燃烧生成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再与上层炽热的焦炭反应还原成一氧化碳;
  
  一氧化碳从炉顶加入并与不断下降的铁矿石发生反应。其中铁的氧化物逐步被还原成液态的铁,俗称铁水。被还原出来的液态铁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由炉底放出。而炼铁时加入的石灰石起造渣作用,目的是使铁矿石中熔点很高的脉石(其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与石灰石反应,生成浮于铁水之上的硅酸钙等,形成炉渣而与铁水分离。
  
  其实高炉炼铁可不是现代人的专利,早在宋代的时候,这种炼铁方法就就普及了。
  
  据史书记载,北宋元丰年间,朝廷军器监在汴河两岸架设高炉,炼铁的红光映日,昼夜不息。生产的高峰期,仅华北地区年钢铁产量就达到了七万多吨;要知道,大英帝国在整整七百年后才达到七八万吨的钢铁年产量,那时候它已经开始了工业革命。
  
  由此可见当时的宋朝,国力是多么的强大!只不过那时少了些名臣猛将以及圣贤之君罢了!如果将李二的这个文武大臣班底给送到宋朝,或许真能打造一个超级大盛世也说不定呢!
  
  “啧啧,还好小爷我是穿越到了唐朝,要是穿越到宋朝或者宋朝之后,那还怎么用高炉炼铁来装逼?”
  
  李泽轩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只听他喃喃自语道。
  
  后世的某些穿越YY,主角穿越到宋朝、明朝还造高炉炼铁装逼的,那些都纯属瞎扯,主角真要那样做的话,只能装逼不成反被打脸!
  
  摇了摇头,甩掉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李泽轩微微一沉吟,开始动笔画起图纸来。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已经有了炼铁高炉的三维模型,而他,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一台人形打印机。
  
  他是打算将现代炼铁厂经常用的高炉先完全复刻下来,然后根据大唐现有的条件再加以改造,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高炉的构造谈不上有多复杂,五十年代末的“大运动”,号召全国人民炼钢铁,甚至有的小学学生、生产队村民、副食品商店售货员都组成一个个炼铁小组,建造高炉来炼钢炼铁。
  
  但高炉的构造也绝对谈不上简单,中国近代的那些高炉的技术水平大约也就和宋代差不多,理论上是能够炼铁的,但是技术掌握不过关,所以大多不了了之。李泽轩他想要建造的高炉可不是那种残次品,要搞就搞最好的。
  
  一般一个完整的高炉由炉壳、炉喉、炉身、炉腰、炉腹、炉缸、炉底、炉基、炉衬、炉喉护板组成。炉壳,指的是高炉最外边的一层,主要功能是稳固高炉砌,保护炉体不至于外漏;
  
  炉身,高炉铁矿石主要是在炉身这一区域进行间接还原的;
  
  炉喉,高炉本体最上面的部分就是炉喉。型似圆筒,炼铁原料都是从炉喉加进去的,煤气也是从炉喉排出去的;
  
  炉喉护板,其指的就是炉喉的保护板;
  
  炉腰,高炉直径最大的地方,它连接着炉身和炉腹;
  
  炉腹,呈倒锥台型,是高炉融化和造渣的主要区域;
  
  炉缸,用于燃料燃烧、渣铁反应、贮存以及排放气体,型似筒形;
  
  炉底,位于高炉的最下面。炉底承受着炉料、炉渣以及铁水的静压力的同时还受到2000~4500℃的高温、机械、化学侵蚀;
  
  炉基,主要功能是把高炉承担的重量均匀的分给地面,其外形也是从上到下逐渐扩大的。一般有圆形或多边形,来减少热应力的不均匀分布;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纵然李泽轩有着“人形打印机”的超级速度,一座高炉内外部结构全画出来后,天都已经黑了。
  
  “砰砰~!”
  
  就在李泽轩沉醉在工程机械的海洋中时,门外传来了两声敲门声,紧接着便又是一阵脚步声,李泽轩眉头先是一蹙,紧接着又舒展开来,因为他光听脚步声,就知道是韩雨惜推门进来了。
  
  虽然成亲还不到一年,但夫妻二人早已将彼此的一切铭刻在心里,其中也包括脚步声。
  
  “相公,先吃些东西吧!横竖也不差这么点时间,身体最重要!”
  
  韩雨惜将食盒放在了另外一张桌子上,回头冲李泽轩说道。
  
  李泽轩收起思绪,拍了拍手,起身朝韩雨惜走去。
  
  “呵呵!谢娘子赏饭!哎!本来不觉得饿,闻到这饭菜香气,肚子里的馋虫就开始闹腾了!天上的厨神都要甘拜下风喽!”
  
  李泽轩坐了下来,见韩雨惜从食盒中端出两盘香喷喷的菜时,他笑呵呵地说道。
  
  “相公少作怪了!快吃吧!”
  
  韩雨惜嗔了一眼,娇声道。
  
  “哈哈!吃吃吃!这不是在吃吗?娘子你要不要也来一起吃点?”
  
  “不了,相公吃吧!妾身已经吃过了!”
  
  韩雨惜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投向了书案上的那好几大张图纸。
  
  图纸上那些纷繁曲折的线条,仿佛有着生命一般,勾勒出了一个庞大雄伟的高炉,可能是李泽轩画的太过于栩栩如生了,韩雨惜仿佛能感受到那炉中恐怖的热量,使他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怎么?娘子对于工程之事还感兴趣?”
  
  李泽轩嘴里一边嚼着饭菜,一边饶有兴致地问道。
  
  “没!妾身只是随便看看!”
  
  韩雨惜回过神来,她思忖片刻,又道:“妾身见相公图纸画得这般好,心里在想,相公若是将这种手法用于绘画上,想必不会输于阎少监(即将作少监阎立本)!”
  
  不要以为工程图纸都是一些生硬且毫无美感的线条,关键是看绘制之人的手艺,技艺高超之人的工程图,从中绝对能感受到不亚于艺术作品的美感,李泽轩现在就属于这种人。
  
  “唔!绘画这种事情就交给阎少监他们来就好,你相公我可没那个闲工夫!咱虽然优秀,但也不能什么都干、不给别人留活路吧~?”
  
  李泽轩半开玩笑地臭屁道。
  
  “扑哧~!”
  
  韩雨惜闻言,掩嘴笑道:“相公,哪有自己夸自己的?羞也不羞?”
  
  李泽轩翻了个白眼,“凭啥娘子你能夸,为夫就不能夸了?”
  
  韩雨惜摇了摇头,懒得计较,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相公!上次您画的那些图纸,妾身帮你锁在柜子里了,怎么也不见你用?是不是忘记了?”
  
  她说的其实就是李泽轩上次画的那几张发电机图纸。
  
  “暂时先不用了!马上都到年关了,为夫懒得折腾那些了!咱们先过个安安稳稳的年再说!”
  
  李泽轩回道。
  
  “嗯嗯!以前过年都是跟铁蛋还有爹爹过的,相公今年能不能将他们接过来一起过年?”
  
  提起过年,韩雨惜的双眸中瞬间焕发了夺目的神采,她虽然已为人妇,但也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心底或许还保留着一些童真,期盼着过年时候的那种热闹与喜庆。
  
  “呵呵!这有何不可?只要娘子开心,莫说这点小事,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为夫也给你摘回来~!”
  
  李泽轩大笑道。
  
  讲道理韩雨惜即便不说,他到时候也会那么做的,他老丈人跟小舅子大过年的就爷俩,那怎么能行!自然是两家人一起过年才显得热闹!
  
  “嘻嘻!那天上的月亮光秃秃的,妾身要那做什么?不过妾身还是谢谢相公能答应!”
  
  韩雨惜莞尔一笑,道。
  
  “唔,一家人谢来谢去是作甚?嗝~!好了,为夫吃完了!娘子你且先去休息吧!今晚我稍微晚些睡!”
  
  李泽轩放下碗筷,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说道。
  
  炼铁高炉的大体图纸虽然画出来了,但其中还有非常多的细节需要他一个一个地去考虑。
  
  “相公,不能明天再画吗?也不用急这一时吧?”
  
  韩雨惜一听,就知道李泽轩今晚要“加班”,于是劝解道。
  
  “嘿!有些事情就得一鼓作气,这口气泄了,那下次再找回来就需要很久了!娘子你不用担心,困了我自会去休息,绝对不强撑!”
  
  李泽轩摸了摸媳妇儿乌黑柔顺的发丝,柔声道,其实就以他现在的武道修为,就算是三天三夜不睡觉也能扛得住!
  
  “那好!相公你要说话算话!妾身就不打扰你了!”
  
  韩雨惜知道李泽轩决定的事情是劝不回来的,便妥协道。
  
  “嗯!娘子快去歇息吧!”
  
  李泽轩笑着道。
  
  韩雨惜点头,带着餐盘食盒出了书房。书房内顿时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耐火!首先炉子里面必须得耐火啊!”
  
  李泽轩看着先前画的结构图怔怔出神,片刻后他喃喃自语道。
  
  “对!耐火水泥!顺便把耐火水泥给搞出来!最近让福斌快马加鞭去一趟朔州,先搞点铝土矿回来!”
  
  忽然,李泽轩眼睛一亮,兴奋道。
  
  山西朔州,他前世的大学室友就是来自于这个城市,那家伙是真正的家里有矿,不是煤矿,也不是铁矿,而是铝土矿,他有一年国庆放假的时候还随其一起去现场看过。
  
  巧合的是,他那室友不知一次地在他吹嘘朔州的历史,说是“朔州”这个名字在北周时就已经有了,隋代虽改名为马邑郡,但唐代时李渊又给改回来了,可谓是一座历史名城。
  
  现在的李泽轩,凭借着记忆,甚至能在地图上标出他前世室友家的那个铝土矿详细位置!
  
  “嘿嘿!老同学,不好意思了,你家的矿先借我用用!你应该不介意吧?”
  
  李泽轩像个神经质一般,跟“空气”对话道。
  
  铝土矿也称高铝粘土,主要矿物为一水硬铝石、勃姆石、三水铝石和高岭石等,这玩意氧化铝含量高,研磨后加上石灰石煅烧,就是耐火水泥;直接压制成砖,可以烧制成耐火砖,最低耐火温度可达一千五百多度!
  
  其实宋代的那种小高炉一般都是直接使用粘土筑造的,但寿命不高,李泽轩想打造一个最接近于现代钢铁厂所用的那种高炉,所以这种现代炼钢炉才用的高级耐火材料自然能用就用了!
  
  更何况,他还有他老同学给他“留下”的一座铝土矿呢!不用白不用嘛!
  
  二合一章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