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完工,客来!

      根据现代社会的数据统计,山西是全国铝土矿储量最多的一个省,按理说是很容易找到铝土矿的,但李泽轩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就只能去挖他老同学家里的那座铁矿了!
  
      谁让他正巧去过那座铝土矿呢!谁让现代的朔州在唐代仍然叫做朔州呢!
  
      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有许许多多的巧合!
  
      解决了炉身内衬的材料问题后,摆在李泽轩面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炼铁高炉内部的散热问题。
  
      铁的熔点在一千五百度左右,而铁炉内部又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如果热量得不到及时释放的话,这东西无疑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旦热量积累到一定程度,毁坏设备是小事,爆炸之后带来的对人员带来的伤害才是大事!
  
      现代的高炉用的都是专用地风机,马力强大,散热效果自然没得说,但这个时代还没电呢,就是有地风机也转不起来啊!
  
      其实说起散热风机,就不得不说下古代的水排了。很多人认为水排带“水”字,应该是水利灌溉工具。实际上水排是东汉时期杜诗发明的水力鼓风冶铁工具。最初鼓风工具叫做人排,用人力鼓动;继而用畜力鼓动,多用马,叫马排。直到杜诗采用水利鼓动,因此叫水排。
  
      工坊以后的炼铁高炉,倒是可以先用这种水排来散热,但目前灞河上的水坝还没开建,没有一定的水势落差,水排也很难转动!
  
      “先用畜力排风散热吧!明年修水坝、建水电站,电网搭起来后再考虑其他!”
  
      李泽轩喃喃自语道。
  
      想到这里,他提起笔开始画了起来,以他现在的工程造诣以及制图功力,画出一个改良版的马排(用马拉动的鼓风工具)还是没有问题的。
  
      马排除了鼓入外界空气,带走炉子内部热量的作用外,还能为炉身内的火池带来氧气,促使燃料充分燃烧。
  
      冬天的夜,万籁俱寂,没有虫鸣,更没有鸟叫,书房内只能听到铅笔与纸张摩擦的“莎莎”声。
  
      云山处于长安城之外,自然没有更夫的打更声,对于李泽轩来说,正好方便他全神贯注地去思考,去绘图。
  
      在他的改造下,这个从现代搬过来的炼铁高炉,已经渐渐失去了它原来的样子,但其炼铁的效率并没有减弱多少,而且改造后的高炉,也越来越适应唐代当下的条件与环境!
  
      …………………………………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
  
      李泽轩已经整整两天都没有出过书房了,深知自家夫君性格的韩雨惜,虽然想劝其回房休息,但她并没有劝!因她知道劝了也没用,反而会徒增李泽轩的烦恼。
  
      这两日,李泽轩吃、住都是在书房的,他的面前已经堆起了厚厚一摞图纸,那些画废了的图纸,被扔在地上满地都是,反观他的面色,却并看不到任何憔悴,这正是得益于《太玄经》给他带来的庞大精神力,以及川流不息的内力!不然换一个人,肯定早就累趴了!
  
      要问他为什么这么拼?李泽轩可能自己都答不上这个问题,讲道理他现在有权有势有娇妻,只需跟其他纨绔二代一样混吃等死就行了,没有任何理由去这么拼!如果真要说出个所以然来,或许只能说,这就是一个工科宅男骨子里的执着吧!
  
      “呼!哈哈~!完工!”
  
      第三日上午,李泽轩将这几日画的图纸都连起来检查了一遍,发现全无问题后,他长舒一口气,大笑道。
  
      “吱吖~!”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韩雨惜推门而进,红着眼圈,心疼道:
  
      “相公!既然忙完了,那你赶紧去歇息吧!这里就交由妾身来收拾!”
  
      这速度,显然这女人是一直在书房外守着的啊!
  
      李泽轩心中有些感动,这个小女人啊!真让人心疼!
  
      “哈哈!为夫没你想的那么娇贵!娘子宽心便是!不如咱们去房中研究下闺房之术?”
  
      李泽轩摸了摸自家媳妇滑嫩的脸颊,笑着道。
  
      韩雨惜嗔怒道:“相公!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净想这个?快去睡!一刻钟后你要是还没睡着,妾身直接自我了断了算了!”
  
      能说出这般话,看来她是真的焦急而且真的有些恼怒了。
  
      李泽轩连忙道:“好好好!为夫这就去睡!娘子你以后再也莫要说这种话!哎!好像还得再等一会儿才能休息了!”
  
      就在他准备移步到卧房时,忽然又顿住脚步,道。
  
      “相公!你.....”
  
      “呵呵!娘子莫急,不是为夫不睡,而是有客来了!”
  
      韩雨惜就要发怒,李泽轩却打断她的话,说道。
  
      说完后,这货背着手,施施然向屋外走去,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他刚刚听到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岳父!福伯、小斌,你们来了?”
  
      没过一会儿,屋外就传来了李泽轩的笑声,韩雨惜本以为刚刚李泽轩是在唬她的,可听到那声“岳父”之后,她也顾不上生李泽轩的气了,连忙跑出去了!
  
      屋外,正是福伯、韩里正带着福斌以及其他四个中年人来了。
  
      “少爷,您先前交待的事情,老朽可不敢怠慢,今日这是来交差了!”
  
      福伯捋着胡须,呵呵笑道。
  
      “哈哈!进去说!进去说!”
  
      “爹?您来了?女儿这就去给您倒茶~!”
  
      韩雨惜出书房之时,恰巧李泽轩他们刚进正厅,见到韩里正后,她高兴道。
  
      虽说云山别院距离韩家庄很近,但她跟李泽轩住过来后,韩里正也很少过来这边,一般都是有事的时候才来,所以此时她才这么兴奋!
  
      “哈哈!娘子,可别忘了给福伯倒杯茶水!”
  
      李泽轩笑着打趣道。
  
      “呀!”
  
      韩雨惜这才想到来的人可不止她老爹一个,连忙心虚道:“当然...当然不会忘!”
  
      众人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
  
      李泽轩看向韩里正,笑着道:“岳父,您往后可要经常过来串门啊!不然雨惜到时候都要把您当成客人了!”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